當前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我的1979

774、走著瞧

    他憤恨的看著李和,恨不得對其剝皮抽筋,食肉吸髓而后快!

    我跟你什么仇什么怨!

    “梅原先生,笑一笑十年少,這又苦著眉頭,可不好。

    為了感謝你對中日友誼的貢獻,我會幫你把藤田化學的事業發揚光大,請務必放心!

    為了你能多休息,我就勉為其難了。

    既然你已經退休了,就不要再多管。”李和說的鄭重其事,看到梅原感動的牙齒都要咬碎了,他很高興,一番苦心沒有白費。

    他原本給孫軟銀的時間是一周,但是孫軟銀向他提出了一個暗度陳倉的計劃之后,他很欣然的同意了延長時間,同時感嘆牛人的手段就是不一樣,輕而易舉的抽掉了藤田所剩無幾的現金流。

    “藤田家族的事務輪不到你插手。”梅原末治陡然挺直了身子,就那樣直勾勾的和李和對視。

    李和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笑著道,“梅原先生你不要這么看著我,我可不是花姑娘,弄的我挺不好意思的。”

    身后的金琳,直接忍不住撲哧笑了。

    “姓李的,你什么意思,怎么可以這么對梅原先生說話。”旁邊的宋秘書一直找不到插話的機會,而且也聽得稀里糊涂,此刻一開口,就把李和給訓斥了。

    李和看都沒看他一眼,坐在椅子上,感覺有點別扭,因此直接把腿搭在桌子上,調整了姿勢,這次才舒服一點。

    看著他這幅小人得志的嘴臉,梅原末治的臉上都能滴出血。真惡心啊!

    “我想宋秘書可能還不知道,我們李先生已經正式對藤田公司提出了收購,收購之后,如果到時候宋秘書真的想合資,來找我們就可以了,我想就不必再麻煩梅原先生了,畢竟年齡大了,還是多休息的好。”

    李和不愿意和宋秘書計較,但是金琳看不過這位宋秘書的嘴臉,徑直的出言相激。至于普及藤田集團和藤田化學、藤田製砥的區別,她沒這個義務,就說成了藤田公司。

    “你們?”宋秘uu小說大笑,“收購藤田公司?”

    他感覺這是有史以來聽到過的最大的笑話。

    話鋒一轉,接著道,“藤田公司可是世界五百強!”

    他說的好像比梅原末治還要自信!

    “是500強中的235位,年營收95億美金,凈利潤也有9億多,但是日苯股市泡沫破裂以后,所有的大企業都陷入經營困境,我相信藤田集團和藤田旗下公司的現金流也不多吧?

    據我所知,日苯現金流最好的兩家企業,一個是索尼,一個是任天堂,如果是他們一下子拿出15億加元,我倒是一點不稀奇,可是我只好奇梅原先生怎么能拿出15億加元的?”金琳見李和沒有反對她插話,因此說話越來越不客氣,“聽說你們和住友銀行和富士銀行的關系都不錯,也難怪,畢竟藤田的負債率也才剛剛80%而已。”

    說白了,藤田收購泰利森的錢都是借的。

    “想不到梅原先生這么大年齡,還有這么大的氣魄,一下子能借這么多錢,真是可敬。”李和手里夾著煙,朝他拱手,“不過,前車之鑒,后事之師,回首往昔,更近一步,三光汽船的例子才剛過去呢,好像就是因為一時沖動,抽光了現金流而倒閉的吧?當初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我當時就暗自跟自己說,人啊,千萬手里不能沒錢,借債度日可不好過啊。”

    三光汽船是日苯最大的航運企業,一度是世界上最大的船運企業,但是因為經營不善,1985年宣布破產,成為日苯歷史上最大的企業破產事件,震驚世界。

    同時,這也引起了一連串的連鎖反應,全球五十多家企業跟著相繼倒閉。

    梅原末治手捂著一起一伏的胸口,很慶幸自己沒有心臟病,他好半天才緩過勁來,冷冷的道,“想收購也要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沒那么容易。”

    “梅原先生,她說的都是真的?”宋秘書震驚的看著梅原末治,再看看李和,感覺不可置信。

    一個中國人去收購日苯人的企業?

    這不是破天荒頭一遭嗎?

    他是從來聞所未聞,徹底打破了他的認知。

    “那咱們就騎驢看唱本,走著瞧?”李和笑笑,論論企業管理,論企業發展,論行業影響力,他什么都輪不上.

    但是論現金流,論企業規模,這世界上能比得上他的,還真沒幾個,用錢砸也能把人砸死,如果沒有那么多討厭人的金融管制和收購限制,他就只管買買買就是了,從時代華納到微軟,他一個都不會落下。

    看著李和的背影,梅原末治緊緊的捏著拳頭,最后下定決心對身邊的人道,“立刻買機票,回國。”

    “嗨!”手底下的人立刻躬身,毫不猶豫的出了酒店的大廳,即使是他也知道此刻是關系著藤田集團生死的關鍵時刻。

    “梅原先生,你這是要回國?”梅原末治的做法讓宋秘書瞬間就懵了。

    難道地大集團的影響力真有這么大?

    可以這么輕松的逼迫一家世界500強企業就范?

    “抱歉,宋桑,我需要立刻回國。”梅原末治的態度再也沒有先前的殷勤了。

    “那咱們的合作怎么辦啊?咱們協議可是都簽訂了啊!”宋秘書很慌張,要是對方跑了,他找誰哭去!

    他攔在梅原末治的身前,急忙道,“梅原先生,你這么一來一回肯定耽誤時間,要不咱們先把增資的事情定下來?”

    他還抱著最后的一絲幻想,希望關鍵時刻梅原末治能改變想法。

    “請讓開,很期待下次再次見面。”

    不需要梅原末治的吩咐,他身側的人就把擋在他前面的宋秘書給拉開了。

    他此刻憂心忡忡,一分鐘都不想再耽誤,他的兒子還年輕,他不認為有能力處理好這次危機。

    而且,他還需要回去籌錢,他才是藤田的主心骨和信譽保證,如果他不出面,在目前信貸緊縮的情況下,他的兒子也不一定有能力籌措到資金。

    藤田化學是和三菱化學、住友化學一樣,在日苯位列前十的化學公司,是藤田集團最大的營收來源,也是藤田家族父輩所創立,絕不對在他手里丟失,否則無顏面對列祖列宗!

    他現在摸不清的是,李和是真的想收購藤田化學,還是打著撈一把就走的主意,但是不管是前者還是后者,他都必須面對!

    “梅原先生!你別走啊!”被兩個人架著胳膊,看著頭也不回的梅原末治,宋秘書欲哭無淚!

    他招誰惹誰了啊!

    這是!

    哎!

    他連番著嘆了好幾口氣!

    但是與劉局長的氣相比,就有點小巫見大巫。

    劉局長當著宋秘書的面,已經接連摔了兩個杯子!

    “可惡!可惡!”

    不知道是罵李和,還是罵梅原末治,宋秘書都沒敢接話,就那樣小心的低著頭,偶爾再瞄上兩眼。

    劉局長發了脾氣以后,在屋子里來回踱步,“人呢?”

    “誰?”宋秘書不解,劉局長在他身前轉來轉去的,把他頭繞的有點暈。

    “還能是誰?你不長腦子啊!”劉局幾近咆哮,“日苯人都跑了,這會還能找誰?地大集團的人呢!”

    “哦,哦,人還在酒店。”

    “趕緊約過來啊!”

    “啊!”

    宋秘書愣了,到底誰不長腦子啊!

    之前約人家,人家都沒來,這會人家更不會來了啊!

    要是能來,才叫有鬼呢!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