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我的1979

798、不簡單

    “鄉巴佬就是鄉巴佬,沒見過這種車吧。(最快更新)”陳明靜以為李和是看到這種車興奮的。

    “嗯?”

    納尼?

    李和斜著眼看陳明靜。

    “讓著點路。”陳明靜繼續冷嘲道,“這是四海酒店總經理的車,人家把你給撞了就是白撞。”

    “神經病。”李和白了她一眼,繼續站在馬路中間迎著車頭。

    “這不是開玩笑的。”孫長如臉色一變。他剛說完,發現李福成這個老頭子也迎著車子過去。

    李福成樂呵呵的道,“么事,么事,這咱大侄孫子的車。”

    他眼不花耳不聾,大壯開著這車來送的,他自然認識。

    孫長如正要強行把兩個人拉開,卻發現車子快接近的時候已經減速了。

    “謝謝了。”

    李和發現孫長如還不是那么壞。

    到近前他才發現,原來不止是大壯一輛車,而是來了四輛,除了勞斯萊斯和他的面包車,還有兩輛是林肯和賓利。

    “你跟著來湊什么熱鬧。”陳永強從賓利上下來,李和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

    “看看好車開到底是什么感覺唄。”李輝開的是林肯,他笑嘻嘻的道,“你別說,好車開著,人都飄,以后有錢了,一定要斗上一輛。”

    “我怕他們認不得路,就給他們帶路。”趙祖年從勞斯萊斯的副駕駛上下來,開車的自然是大壯。(最快更新)大壯給李福成拉開車門,“阿爺,你上車。”

    “開慢著點。”李福成對大壯的車速心有余悸。

    李和這邊人幾個人有說有笑,卻是冷落了一旁的陳明靜和孫長如。

    陳明靜眼睛不眨得盯著趙祖年看,然后問孫長如,“姐,真的是趙祖年?”

    “四海酒店你又不是去過一次兩次了。”孫長如也在驚訝。

    “真是那個趙祖年啊。”陳明靜依然不敢相信,“不是都說他是開封首富嗎?”

    堂堂的開封首富看到她的這個窮親戚怎么跟哈巴狗似得,讓她難以置信!

    李和不急著上車,丟給趙祖年一根煙,指著他那兩個便宜姑姑問,“那倆貨是誰?”

    “嗯?”趙祖年懵逼,你自己親戚你來問我?

    李和沒好氣的道,“我是問她們在本地的工作單位。”

    “那個孫長如,是干休所財務助理,他父親孫建設是安陽化肥廠的廠長。至于另外的那個叫陳明靜,是陳師長的閨女。”

    “我說呢。”李和倒是挺佩服的這個女人的,這個年紀能做到這個位置還是不錯的,雖然是個文職,可是在部分地方,算是副處級。

    至于軍銜?

    要是沒職權,都是虛的,看著好看而已。

    至于陳寶國的職位,雖然和他想的有的出入,不過也沒太驚訝。uuxs.net

    “趙祖年!”陳明靜對著趙祖年喊了一嗓子。

    她很氣憤趙祖年對她視而不見,要是在以往,看在她父親的份上,總要出來恭維兩句。

    “神經病。”李和自己上了大壯的副駕駛位。

    趙祖年一看大老板這態度,哪里還敢出來搭理。

    他不再多說,上了車,徑直走人。

    “姐,這家伙太猖狂了,我非教訓教訓他!”陳明靜看著李和小人得志的樣子,怒不可遏。

    孫長如搖搖頭,“不要亂來,趙祖年這個人本來就不簡單,小心大伯批評你。”

    “哼!”陳明靜氣的直跺腳。

    不過晚上的時候,陳寶國一回來,她就添油加醋的說了一通李福成這一對爺孫的目中無人,卻是提都不提趙祖年。

    “有這種事情?”陳寶國的臉色不好看,他尊重老母親的意思,留這個所謂的大哥在這里吃飯和過夜,已經是仁至義盡了。

    “當然!特別是那個叫李和的,簡直一點不那我們當長輩,簡直是惡劣的很。”陳明靜氣憤的道,“你說我們這么好心的留他們吃飯,他還這么不禮貌。”

    “真是這樣?”陳寶國沒有偏信女兒的話,卻是問向孫長如。

    “這...”孫長如看看陳寶國,再看看陳明靜,不知道如何作答,想幫著陳明靜,但是又不想違心說假話。

    “什么真的假的。”陳寶國的老婆把菜端到桌子上,冷哼道,“你自己那些親戚什么德行,你自己心里沒點數嗎?鄉下人沒一點素質。”

    “我自己也是鄉下過來的!連我也嫌棄了。”陳寶國臉色不虞。

    “不是,不是,我媽肯定不是這個意思。”陳明靜趕忙忙著圓場,“但是,爸,你看我媽被氣成這樣是真的。”

    “大哥,咱們以后過自己的,少理會他們就是。”孫建芬道,“自己都過得不容易,哪里還有心思管他們。你說咱媽也真是的?都多少年沒見了,少說都六十來年了?她就那么一眼就肯定那是她兒子?我開始還想著,總歸要問她問東問西確認一下吧?她倒好,進門就喊,福成啊,俺兒啊,你頭發咋白了啊!”

    她故意撇開腔調學著老太太說話的聲調。

    孫建設笑著道,“這個做不了假,老太太說過,有一年他沒看住孩子,讓牛蹄子踩了腳,有點羅圈腿,她后悔死了,生怕孩子以后找不到媳婦。而且他耳下有個長淋巴,看著像瘤,一般人可沒這兩個特征。”

    “也對。”孫建芬點點頭,“那時候天天在咱們耳邊嘮叨,跟咱們說,要去找你大哥啊,你大哥苦啊...其實她不想想,誰不苦?誰能好過。”

    “行了,那么多廢話,吃飯都堵不住嘴。”陳寶國氣的拍了下桌子。

    孫建芬不怕他發火,依然笑著道,“反正我只讓你做我大哥。”

    陳寶國無奈的嘆口氣。

    “大伯,我發現李伯伯那個孫子好像不簡單。”陳明靜任性,但是孫長如不能這樣,她得考慮全局。

    “叫什么來著?”一屋子的人全然沒有一個想的起來李和的名字。

    “李和。”

    一直在旁邊悶頭吃飯的一個男孩子卻突然說話了。

    “還是明成記性好。”陳寶國笑著贊揚了他一句,問孫長如,“怎么不簡單了?”

    孫長如道,“好像挺有錢的,我們在一張車上的時候,聽她電話里談生意都是幾千萬上億的。”

    “都是吹牛的!笑死人了!”陳明靜不贊同。

    孫長如道,“可是偏偏他和趙祖年認識,趙祖年這個人雖然是個出名的老實人,又低調的很,可是不代表這個人輕易對人服軟,更不用說他對什么人低聲下氣了,就是咱大伯和蘇書記去了,他也是進退自如的一個人。”

    “李和?”

    一屋子的人都在苦思冥想,但是沒人記得有什么人能談笑風生幾千萬上億的大人物。

    “吃飯吧。”陳寶國不再讓大家繼續談論。

    只是到第二天,李和爺孫倆進入病房的時候,他對著李和多看了一眼,看的李和心里發虛。

    ps:我19歲,沒處過對象,沒接過吻,別人都夸我潔身自好,是個好00后,其實她們不知道,其實我表白過好幾個女生,但是都被拒絕了...

    這章寫的不好,如果有意見,盡管提,明天修改!

    新的一年,祝小哥哥小姐姐們,發財!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