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我的1979

859、求票!求訂閱!

    明顯的賠本買賣不說,還讓人家繼續賺自己的錢!

    “去辦吧,聽我的就行。”李和揮揮手,沒有和他過多的解釋。

    齊華剛出辦公室,張兵就進來道,“潘友林來電話了。”

    “說什么?”李和從椅子上坐直身子。

    “李舒白手里的資金主要來自香港的幾家拍賣行,每筆都是幾百幾千萬。”

    “他眼力勁不錯,送拍的東西自然不會查,難怪能賺。”李和釋然,李舒白在玉石古玩方面的造詣,很少有人能比得上,靠這個賺錢是自熱而然的事情。

    “送拍人是陳立華。”張兵一邊說,一邊看李和的臉色。

    “陳立華?她怎么會和李舒白有聯系?”李和好像預感到了什么,總之里面透著一股古怪。

    這兩個人他從來沒有互相介紹過,甚至這兩個人本就不應該互相有交集。

    “潘友林說他找到了匯豐的威廉先生還有其他銀行的朋友,他們偷偷的告訴他,陳立華前后向李舒白在渣打、中國銀行、泰國盤古銀行的賬戶匯入了三億三千萬港幣。”

    李和道,“三億三千萬,還真不少,兩個人真會賺錢。拍賣的都是什么東西?”

    雖然是笑著說的,可是笑的很勉強。

    張兵道,“好像是文玩一類的藏品,不是珠寶。”

    “文玩?”李和疑惑道,“我記得當初我搞收藏的時候,他跟我說,文玩是文化,是精神,是內涵,是傳承,是不能用價格做評斷的,而且堅決不同意我拿這些東西出去賣,怎么輪到他自己就...”

    他突然咯噔一下,說不下去了。

    “潘友林說他會盡快把拍賣目錄寄過來,這樣你就看得明白了。”

    “直接派人送過來,盡快!盡快!”李和閉著眼睛,好像想通了什么,心猛地被揪了一下,深吸一口氣,“陳立華!李舒白!郵寄太耽誤時間。”

    “好的,我立馬就去回電話。”張兵發現李和的眼睛帶著血絲。

    “賬目上查出什么問題沒有?潘友林怎么說。”李和繼續問。

    “他說和霞家居集團賬目上的關聯方太多,供應商的價格高于市場均價三成,和霞家具店租的房子價格也高于市場價格的兩倍。

    因為都是你信任的人,他就沒有多少懷疑,怕你多心,也沒有逐筆進行會計憑證核對。他說因為注冊地都是在內地,他不方便多查,他懷疑,凡是同和霞家居集團打交道的關聯方都有可能是和付霞本人有盤根錯節的關系。”

    “很好!很好!很好!”李和一連說了三個很好,他沒有對不起她的地方!

    起碼在經濟財力上沒有讓她受過一丁點兒的委屈!

    “這一切還沒有證據,只是懷疑而已。”張兵努力的想平復一下李和的心情。

    “其它人呢?”李和想點煙,火機兩次沒點著,啪嗒被他給扔掉。

    張兵搖頭,“付霞的漏洞最大,其它人還好,沒有發現太大的問題。”

    蘭世芳從香河回到上次入住的小旅館,已經是凌晨一點鐘,房間的燈是亮著的,開門的是張兵,李和正陽躺在床上看書。

    “怎么樣?”李和起身點著煙。

    “這是洗好的照片,你看看。”蘭世芳從懷里拿出一個信封,交到了李和手里,“我先回來的,老萬在那邊繼續守著。”

    “哼,哼。”拿出一沓照片,李和不知道是想笑,還是想蔑視。

    他絕對沒有想到,居然是付霞和李老頭在一起吃飯、一起聚頭的照片!

    打死他都想不到!

    而且兩個人還是有說有笑!

    要知道,在以前,這兩個人是互相不對付的。

    如果說沒有什么貓膩,怎么可能如此和諧的聚在一起!

    要是沒有陳立華的事情,他覺得兩個人在一起未必不可,也許是因為李舒白年齡大了,想開了,想指導一下年輕后輩,未嘗不可,畢竟付霞同李老頭在自己家這么多年,付霞沒少做飯給李老頭吃。

    “和霞家具廠倒是經營正常,只是和霞皮革廠已經快要停工了,不少工人的工資都發不出來。”蘭世芳提起馮磊的問題,“馮磊好像挺賣力工作,每天都很晚下班,精神狀態不是太對。有一天,我看到他去付霞家里,然后一出門,就躲在角落里哭。”

    “哭?”李和氣急敗壞的罵道,“還有臉哭!”

    張兵提醒道,“要不要等潘友林派過來的人到了再說?”

    “幫我重新開一間房,我今晚就在這睡,明天人來了,直接帶到我房間。”

    李和長嘆一口氣,他說不好這是源于憤怒,還是因為傷心。

    就這樣,回到自己房間后,在簡陋的旅店里,迷迷糊糊的睡了一晚。

    第二天中午吃好中飯以后,讓李和沒有想到的是,親自來這里的居然是潘友林本人。

    “派個人就是,何必親自來。”李和沒有多寒暄,直接接過來潘友林的拍賣目錄。

    “沒事,剛好有點事情像你請示。”潘友林聞著了旅館一股消毒水的味道,不禁捏起了鼻子,想不通李和居然會待在這種地方,“陳立華送拍的藏品都在上面做了標記,劃的紅線。”

    “李舒白!你真是好樣的!”李和一下子把目錄甩在地上!

    他想保持風度,可是他做不到!他想心平氣和,想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同樣更做不到!

    他被曾經最信任的人,被視為親人的忘年交給騙了!

    陳立華送拍的六件東西,都是他這些年的藏品,由李舒白護送到浦江金鹿大廈地下保險庫的!

    他對他的藏品不是太熟悉,可是多多少少認識幾件,其中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那件元代瀆山大玉海,因為他曾親口聽溥和尚和他說過,國之重器,價值連成!

    所以這件東西送到浦江的時候,是他親自動手給包裝的,親自給送上車的!

    全世界唯一的一件孤品!怎么會突然出現在香港拍賣行的拍賣冊上?

    怎么會呢?

    “李舒白!李老頭!”李和再次咬著牙念叨了一遍!

    他像個傻子一樣!

    被騙了!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