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我的1979

863、真真假假

    李和也不管這里能不能抽煙了,點起一根,大口的吐著煙圈,胸口一起一伏。

    他對李舒白氣的更狠了!

    不過還是側耳聽著眾人的談話。

    “這件商代青銅鑾鈴鐺也不對,第一紋飾線條不流暢;第二從側面看沒有發現鑄造錯位痕跡;第三銹色不是從青銅器里面走出來的,而像外面涂上去的假銹...”

    “《砥柱銘》也不對,黃庭堅真跡用筆頓挫奇崛,中鋒內斂,而此手卷點畫稚嫩,線條偏鋒為主,扁薄峭利,鋒芒畢露,缺乏含蓄凝重之致,且點畫單一,缺乏變化,不耐品味;結體一味縱任,虛張聲勢,氣勢嚇人,實則內蘊不足,缺乏黃書應有之書卷味。”

    一個穿著黑色馬甲的老頭看完之后,就直接把這八米多的書卷扔到了地上。在真正的行家眼里,這屬于不容置疑、無須鑒定的廢品!

    李和的心又是猛地一抽。

    “老馬,那件不用看了,肉紅色的胎質我不用手電筒都瞧得清楚,要是棒槌們看見了肯定喜歡,乳濁釉,嘿嘿,拿到琉璃廠說不定能賣個好價....”說話的是一個禿頂老頭子。

    “....”

    每聽一句話,李和的心都跟著跳一下!

    已經堅定完畢的20件藏品,無一個是真的!

    在最后一件琺瑯彩上,眾人終于爭論不下。

    “老宋,你要其它件有問題我認,可這琺瑯彩沒問題吧?

    無論人物,山水,都非常有質感,明暗清晰,層次分明。

    采用的畫法既有嚴整工細刻畫微妙的工筆畫,又有滲入淋漓揮灑,精微處,絲毫不爽,而且在表現技法上,從平填進展到明暗的洗染;在風格上,其布局和筆法,都具有傳統的中國畫的特征。

    我就不信了?

    你倒是說個一二三四出來啊!”

    說話的是一個戴著眼睛,弓著腰的矮個子老頭。

    被稱為老宋的,相反卻是一個個子高大,一頂黑色帽子,顯得精神抖擻的老頭,只見他指著面前的瓷器,道,“中國早的琺瑯彩器早為明代景泰年間燒成的銅胎琺瑯器,就是大家常說的景泰藍。

    琺瑯彩瓷早出現在清康熙時期,盛行于清康、雍、乾三代。琺瑯彩瓷,即用琺瑯質彩料描繪裝飾的瓷器。

    其制作工序有別于其他瓷器,先由景德鎮御窯廠制作優質素胎,送至皇宮,再由宮廷畫師繪畫,后由清宮造辦處的琺瑯作坊進行二次燒制。

    這種一器需經兩地制造的瓷器,是陶瓷史上的空前創舉.....”

    老頭子說的溫吞,不緊不慢,不過旁邊的有心人看看李和的神色,突然插話,善意的提醒老宋道,“老宋,少賣弄這些,大家都知道,撿要緊的說。”

    “抱歉,抱歉。”老宋也意識到了自己的毛病,自己這些人是拿人錢財辦事的,可不能耽誤時間,急忙道,“現代仿制的雍正琺瑯彩盤、碗在市場上比較多見,其特點是胎體過于輕薄,地釉近乎粉白光亮,也有亮青者,有的紋飾繪畫精細,比如眼前這件,器底青花書寫‘慎德堂制’款,乍一看,沒毛病,但仔細觀察則筆劃無力、松散,尤其是青花色調不沉著。

    最關鍵的是,這件明顯是做舊的,大家都是行家里手,不用我多說,仔細看看彩面。”

    這話一落,幾個懂瓷器的,就擦擦老花鏡,然后重新戴上,對著瓷器仔細看看,其中一個人道,“還是你老宋眼睛毒,這彩面是經過打磨的,打磨后還在紋飾線的周圍淡淡地涂些黑灰色的東西,模仿出經年使用的痕跡。”

    “是啊。”另外一個中年人湊過來道,“既然落了‘慎德堂制’的款,必然是精品,慎德堂是道光皇帝在圓明園的住處,有此款的器物應為皇帝御用品,滿清宮廷造辦處的瓷作檔對于這些東西必定是千挑萬選,非常認真,所以肯定不會有粗制濫造。”

    秦老頭瞅了瞅李和的神色,最后還是道,“你給的照片上的東西,統共21件,看著都不怎么對。”

    他平常雖然喜歡和李和打鬧取笑,但是看到李和這樣子卻是有點不落忍,連‘贗品’這個詞都不好意思用,深怕刺激到李和。

    “謝謝。辛苦!”李和感覺胸口要炸了!

    他從來沒有被人這么給欺侮過!

    哪怕是受過窮,挨過餓,也沒有這么被人給窩囊過!

    這李舒白是早就下了心思要捋他一筆啊!

    要不然怎么可能處心積慮的弄這么多的贗品回來!

    這些贗品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做出來的啊!

    這是一早存了壞心要下套啊!

    這個套夠深!夠長!

    下套的人也非常有耐心!

    肯耗費十幾年的時間來做套布局!

    十幾年的感情都是假的啊!

    假的!

    如果是別人騙了他,他不至于這么憤怒,頂多怪自己有眼無珠,他狠狠報復一番,氣也就消掉了,可是騙他的人是李舒白!這個讓他一直信任的人!

    不但騙了他的東西,還辜負了他的感情!

    他突然想起了朱老頭的一句話,當你能被一個人生平中的波折坎坷、喜怒哀樂、悲歡離合所震撼時,你很可能會選擇信任這個人。

    是啊,他正是被李老頭的傳奇一生所吸引的,被這種淡泊名利的外表所欺騙的!

    “你沒事吧?”秦老頭看到李和緊握著的拳頭,抽搐的臉,是從來沒有見過的,他不明白是什么事情能讓這個向來風輕云淡的年輕人憤怒成這個樣子!

    難道僅僅是因為這些贗品?

    可是在收藏界,打眼也再正常不過,眼力不濟,何必抱怨?

    “青春,我可愛的青春。”李和似笑非笑,莫名其妙的說出來這么一句。

    “李先生,那現在其它藏品要不要鑒定了?”吳淑屏此時看著李和反而帶著一種憐惜和同情。

    “各位,麻煩了,大家近階段就吃住在這里,務必幫我把這保險庫的藏品都堅定完畢。”李和的聲音有點顫抖。

    “這里可是上千件啊!不是一時半會能弄完的。”說話的是那個禿頂老頭。

    “對啊,大家各自都有工作的,請假一天兩天是可以,要是十天半個月,這影響可不好。”又有人不同意。

    “是啊,秦老頭之前可沒說有幾千件,這工程量可大的很。”

    “..........”

    “各位,每個人一百萬,我要一周內知道結果!”李和大聲的說完后,目不轉睛的看著全場。

    “啊?一周,看什么玩笑!”雖然有人震驚于一百萬,可是他們得有這個能耐拿才行啊!

    “是啊,這個工作量肯定完不成!”

    這里藏品的數量可是不少,剛才的那21件藏品,就費了這十五六個人一番手腳,而且掌眼力這種事情,極其耗費精力,不是說這一個小時看十件東西,下一個小時也能看十件。

    吳淑屏突然朗聲道,“不知道大家在浦江有沒有相熟的同仁,大家給我聯系方式,我可以去請,添加人手。”

    說完又瞄了一眼李和,見他沒有說話,可能就是默認了。

    “這個可以,拿紙筆來。”終于有人同意了。

    “小丫頭,電話我沒有,給你個地址,自己去請。”

    “饒選棠,跟王世襄齊名的。”有人見吳淑屏說大話,但是起了開玩笑的心思。

    “趙樸初也在浦江,能請來算你本事。”還有更狠的,反正看熱鬧不怕事大。

    李和面無表情的對吳淑屏道,“跟董浩一起去請過來,花多大的代價都要請過來。”

    “李先生,那我先走?”吳淑屏曉得李和還在提防她。

    李和點點頭,轉身去了最里間無人的地方,一根煙接著一根煙。

    他想殺人!

    他從來沒有從來沒有這么恨過一個人,恨到入骨!

    “李老板,現在怎么辦?”蘭世芳擔心李和,最終還是大著膽子走過來了,站在李和身后依然能看見他的肩膀一聳一聳,顯然氣急。

    “打電話給喇叭全,先盯著陳立華。”李和沒有回頭,“等到我想她死的時候,她才能死!”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