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我的1979

865、求真相

    被稱為老宋的老頭子耳朵尖,不經意間聽見李和要把這些東西做廢品處理,趕忙到李和跟前道,“李總是吧?我托大,喊你一聲小李,成不?”

    “你有事?”李和現在看誰都有點不順眼,不免多了點傲氣。

    老宋訕訕笑道,“我聽說你要把這些東西扔了?這未免太可惜,這里雖然有贗品,可是畢竟不少算是古籍善本的復印本,是第一次公開出現,要是就這么扔了,就真的...”

    “是不負責任。”姓馬的老頭子說出了老宋不敢說的話,“這些東西可是都非常有研究價值的,要是遺失,就是對傳統文化的破壞。”

    “東西不能帶走,但是你們可以復印,拍照,給你們一天的時間。”李和對吳淑屏的道,“暫時不要扔,先在地下室找個倉庫保存。”

    他改變注意快的很,李舒白坑了他,他現在就得學會留一手,眼前這些老頭子萬一再坑他呢?

    “那非常感謝。”即使李和的態度不好,幾個老頭子也不以為意,還是非常的開心。

    在地大地產的辦公室,李和從樓上往下張望,看著緩緩流淌的黃浦江水,心里的滋味無處跟人訴說。

    “李先生。”吳淑屏敲門進來。

    “安排好了?”李和沒有回頭,還是對著玻璃窗外,然后慢慢的點著一根雪茄,從來對雪茄不感冒的他,第一次開始真正慢慢的開始享受抽古巴雪茄。

    “公司的事情我已經我安排好,隨時可以跟你走。”吳淑屏鎮定的道,“李先生,我愿意當面跟著李師傅做個對證,我是冤枉的。”

    “以后再說,你先跟著董浩回京,我希望你最好和這件事沒有關系。”李和把雪茄往玻璃上一按,問,“潘松呢?”

    蘭世芳道,“馬上就來。”

    李和這話自然是問他的。

    “架子越來越大了,請都請不動了。”李和發出不滿。

    蘭世芳不好接話,更不好替潘松解釋,除非是坐飛機,不然從青浦到浦東,怎么也得一個多小時吧?

    不過,他曉得,李和現在只是有氣沒地方撒而已,總要找個出氣筒。

    李和繼續問,“陳立華呢?”

    蘭世芳道,“昨天進的深圳,已經被付彪和喇叭全帶人控制起來,她現在的身份也是非同一般,長時間扣押,外界影響不好。”

    李和冷笑道,“身份?身份是我給她的!我說她沒,自然就沒。”

    “是。”從齊華到、董浩、吳淑屏、蘭世芳等人只能附和,誰都清楚著,現在的李老二就是一個炸藥包,有個火星子就能炸,最好不要唱反調。

    誰不識相,誰倒霉!

    盡管已經是秋末,天起漸冷,潘松進來的時候卻是滿頭大汗。

    “哥。”

    這一聲喊得情深意長,差點就要聲淚俱下!

    他心里把李舒白已經大罵了一百遍,這種破事怎么可能牽扯到他!

    不過心下明白,李和不一定是真的疑心他,要不然就不會讓蘭世芳告知他實情了,此時要不就是跟著吳淑屏一樣,斷掉外界聯系,要不就是跟著陳立華一樣,是小黑屋的待遇。

    “走了。”李和看都沒有看他一眼。

    眾人依然是包機去深圳,沒有再多停留。

    深圳這階段一直都是小雨連綿不斷,像有人拿著篩子篩糠似得,不時的要抖落下來那么一陣。

    煙云緲緲,雨霧蒙蒙。

    這是鄉下的一個寬敞、昏暗,而沒有任何粉刷的民房,空氣中彌漫著煙味,酒味,一張疤痕累累的大桌子擱在正中間,靠墻邊是五六把椅子,椅子上綁著一個女人。

    女人扯著嗓子喊,“朋友,你們無非是要錢罷了,你們這樣不聲不響的是什么意思,要多少錢,你們開個價!你們既然綁了我,就應該知道我的!所以爽氣一點,大家日后好相見!”

    女人被綁了手腳,面對一無所知的昏暗環境,不免有點著慌,門是關著的,但是聽見門外的劃拳聲,打牌聲,她知道她說話,外面的人是聽得見的。

    所以此刻,深陷囫圇,為了早日得到解脫,她不免起了破財免災的心思。

    “媽的,真手背。”喇叭全一連輸了五六千塊錢,有點罵罵咧咧,聽見女人的喊聲,對著旁邊的一個古小華道,“讓她安靜點,害的老子輸錢。”

    古小華站到門口,朝著屋里喊道,“陳立華,你這娘們安靜點,你那點錢還是自己留著買棺材吧!”

    不要錢?

    陳立華有點害怕,“我們無冤無仇,你綁我圖什么啊?朋友,你倒是說個明白啊,我從來沒得罪過你吧?”

    古小華道,“你別急,你等一會你就知道了,你這是不見棺材不落淚。”

    他扯著嗓子肆無忌憚,反正對方見過他,也沒聽過他的聲音,所以由他來喊話,而不是喇叭全。

    “行了,你這吧。”付彪把牌一扔,朝周圍的人擺擺手,“都走,都走,別在這里礙眼,嘴巴嚴實點,敢出去亂說,你們試試!

    喇叭全笑嘻嘻的道,“老子出來混最講信用,說了殺你全家,就一定要殺你全家。”

    他的臉色說變就變,身邊站著的幾個人,噤若寒蟬,唯唯諾諾的趕緊走人。

    身邊一時間只剩下他和喇叭全、古小華三人。

    看看時間道,“李哥,要來了,我去接機,你們看著。”

    喇叭全點點頭,隨即正色道,“不相干的人全部帶走,不要讓他們看到李先生,只留我們三個人就行。”

    “那是自然。”付彪連他的左膀右臂許恒大都沒有帶,黑有黑的路子,白有白的道,不是一條路上的人。

    李和一下飛機,就遇到了付彪,相互間只是點點頭,交流了眼神,皆是心下了然,沒有多說。

    站在那間破舊的民房前,李和點上雪茄,毫不在意飄蕩在空中的小雨。

    付彪道,“哥,就在里面。”

    “我知道屋外有人,你們說話!”屋外的動靜也讓陳立華跟著緊張。

    門突然看了,猛然抬起頭,看到門口那張戲謔的臉,目瞪口呆。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