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我的1979

873、各奔前程{二合一章節,今天三更完成}

    

    一夜未眠。  .  .

    不出李和意料的是,付霞選擇了第二條路,不過選擇去的地方令李和意外,居然是新加坡。

    她給出的原因很簡單,新加坡同種的華人多,看著熟悉,要是去歐美,人高馬大的洋鬼子她看著犯怵。

    他讓董浩陪著她去辦理了簽證,然后他親自開車把她送回香河處理公司事宜,該賠的要賠償,該退的要退,一切按照規矩來。

    兩天來,從始至終兩個人都沒有說幾句話,一個人是心里有氣,另一個人是心里有怨。    他抱著付堯,摸摸腦袋,柔聲道,“等爸爸有時間會去看你,好不好?好好學習,天天向,努力做一個有用的人。”

    “對不起。”付霞看著這一幕,終于肯低下腦袋,眼前她的事業沒了,地位沒了,來的快,去的快,她不想再失去李和。

    李和閉著眼睛,細聲道,“以后做事多動腦子,你是三十多歲的人了,不能再由著自己性子來。哪怕是為孩子著想,也要做個榜樣。”

    仍然沒有再看她一眼。

    “我走了那公司的事情....”辛辛苦苦建立的產業,付霞還是不放心,“我想推薦馮磊,這孩子真不錯,次的事情是我逼他的,他也是沒辦法,你要不給他個機會?”

    李和冷笑道,“你能逼他,其他人也能逼他,這不是犯錯的借口。”

    他不會再借機給任何人機會。

    “廠子里的老員工都是我一手提拔出來的是沒錯,可是他們工作都很認真,業務能力很強,我不想他們因為我的事情而受牽連...我想...”付霞退而求其次,想多做點什么。

    她雖然不承認自己有錯,可是眼前的結果是已經出來,她自己是無法挽救,她不想再讓別人跟著倒霉。

    李和不耐煩的道,“不需要我說一百遍吧?那是我需要考慮的問題,不需要你付董事長操心,你當前的主要任務是照顧孩子。

    還有,既然你要去新加坡,新加坡有我不少朋友,你也不用拘著自己和孩子,有事情打我電話。”

    “謝謝。”她還是能感受到李和的關懷,心里不禁一暖。

    “哎,我也說聲對不起,次不該動手,我向你道歉。”李和也不忍再數落她。

    “沒事,你是男人,男人得有男人的樣子。”付霞笑了,“我反而覺得這樣挺有男人味。”

    “少扯犢子。”李和忍不住笑了,“我以后有機會去新加坡會去看你們娘倆,都好好照顧自己,錢呢,我已經給你匯進新加坡星展銀行的戶頭,到機場以后,接應你的人會把卡給你,密碼是付堯的生日號碼。”

    “難為你還記得。”付霞一陣欣慰。

    “我兒子的我能記不住嘛。”李和揉著付堯的小腦瓜子是舍不得放下,“小堯,你說是不是啊,乖兒子。”

    他每一個孩子的生日,他都記得清清楚楚,這是出自一個做父親的本能。

    “哥。”

    “嗯?”李和好的抬起頭。

    付霞抿著嘴唇道,“我想提一個要求。”

    李和猶豫了一下,還是道,“說吧,只要我能做到。”

    “我能不能經常回來看看?”付霞問的小心翼翼。

    “當然能,又不是流放,我讓你出去的目的,是想給你換個環境,開闊一下心境,不是讓你這樣繼續執拗下去,這樣對孩子成長有好處,你想回來,我還能攔著你不成,你父母兄弟都在,回來看看正常。”李和失笑。

    付霞簽證下來了,她出發之后,一個人都沒有通知,連李和都沒有說,一只手拖著行李箱,一只手牽著付堯,眼淚婆娑的走了。

    她喜歡這里,她熱愛這里,這里有她難舍難分的人事。

    她真的做錯什么了嗎?

    她為了孩子,為了孩子的一切,這不止是她的兒子,也是他的兒子。

    坐在飛機的座位,她始終想不通,想不通那不想了,可是她還是止不住想哭,她已經努力的在控制自己的嗚咽聲,淚水還是止不住的下來了,把腦袋扭到窗口,不讓別人看見。

    付堯給她擦淚水,她一把的抱住他,喃喃道,“好兒子,好兒子,是媽媽對不起你。”

    李和抬起頭望著藍藍的天,好像真能看見娘倆的飛機似得。

    “走了好,走了好。”

    他想不到付霞會一聲不響的走,連個招呼都沒有打,也許她的心里還有怨氣吧。

    董浩道,“房子鑰匙她給了常靜。”

    “挺好,留個宅子,以后真想回來,也是個窩,也是個掛念。”李和點起一根煙,長舒一口氣。

    董浩道,“午法院剛剛宣判完畢,李舒白認罪,五年。小顧是一年。”

    “大奎呢?派人看著,不要亂說話,也不能在里面太舒服,不然他以為是在里面養老呢。”李和想起他還是牙癢癢。

    “你的意思是?”董浩怕意會錯誤。

    “你以為我想殺了他?”李和搖頭,“不,留著他,讓他體驗一下眾生也好,再說也根本輪不到咱們動手,他畢竟是年齡了,有個傷風感冒,救治不及時,也許是一命嗚呼。能不能撐住五年,還不一定呢。”

    董浩繼續問,“那李家聲怎么辦?江保健已經來電話問了。”

    李和笑著道,“他老子在里面受罪,他做兒子的怎么可以出來享福?而且還是用的我的錢享福?沒門的事情。父子倆既然有福同享,有難當然要同當。”

    董浩道,“我明白。”

    李和道,“那去辦吧。”

    感覺一切都雨過天晴,再好不過。

    董浩剛轉回頭,發現身后站著一個高個子的年輕人,他又回過頭對李和道,“馮磊來了。”

    “你去忙吧。”李和沖董浩擺擺手,然后拍拍公園里的長椅,對馮磊道,“愣著干嘛,來坐,你這胡子拉碴的,還講究不講究衛生了?”

    馮磊木訥的站在李和跟前,緊張的跟個小姑娘似得絞著手指,好半會才道,“對不起,李哥,我有負你的期望!”

    “什么辜負不辜負的,說這些太假,你可以說是我看著長大的,我了解你這性子。”李和并不以為意,馮磊的本質不壞,只是在道德與忠誠之間,他選擇了忠誠。

    付霞對他有提拔賞識之恩,他選擇忠于付霞。

    “你打我罵我都可以。”馮磊一副要哭的樣子,“這樣子我心里會好受點。”

    李和道,“別這么啰嗦,不然真惹我煩。你知道的,我要是真怪你,你不會站在這里,你會同李老頭一樣是獄友,在里面還能一塊做個伴,是不是?”

    “是。”馮磊的腦袋更低了。

    李和無奈的道,“你再這樣子,直接走人。”

    “哥,你不要趕我走好不好,我真的知道錯了,我一定悔改。”馮磊帶著哭腔,要不是李和瞪了一眼,他差點當著公園這么多人的面前跪下,“你再給我一次機會吧,我一定會努力報答你的。”

    李和搖頭,“馮磊,我記得你來我這的時候,你還是個半大孩子,那會挺喜歡你,真的,你是個不錯的孩子,千萬不要妄自菲薄。

    公司呢,也有公司的規矩,我要是繼續留你,別人會怎么想?

    是不是沒規矩,沒王法了?

    是不是以后大家都可以學你?

    你心里其實也明白,我讓你回來,你又能怎么樣?

    你現在還是大家眼的叛徒,跟誰處都不會開心,說不定還受氣,你能做的開心嗎?

    所以,不管是從你的角度,還是我這邊來說,你都沒法再和我共事。

    你是聰明人,這些年手里也沒有少掙錢,是個有前途的。你自己單干吧,不會在我這里差,好好干行,你畢竟還是你們家的頂梁柱。”

    “謝謝。”馮磊并不是那種不曉得天高地厚的,李和這樣做已經是很維護他了,要不然他現在肯定是在局子里待著,他老娘一定會哭瞎眼,老婆兒子也會無人照應。

    他能明確感受到,李和客氣的表面是一顆疏離的心,這些他都懂。回不去了,再也沒法回到以前了,這件事已經在雙方心里留下了陰影。

    如果是以前那種交情,他要出來單干,李和肯定會和他說,以后有什么困難盡管說,盡量幫襯,但是現在,一句暖心的話都沒有,全是場面話了。

    “這年頭不存在誰離了誰不能活,你對皮革行業這么熟悉,一定能出頭,離了張屠戶還能吃帶毛豬?我看好你。”李和笑笑,態度很堅決,馮磊他是不會再用了。

    “哥,對不起。”馮磊朝著李和深深的鞠了一躬,然后抹著眼淚,三步一回頭,寄希望于李和能再把他喊回去。

    可是這注定要是失望,李和只是笑著沖他揮手告別。

    常靜一直被蒙在鼓里,兒子突然回家說要單干,不在李和這里做了,把她給嚇了一跳。

    “你霞姨自己走自己的,跟你不相干,人家掙到錢了,當然有能力出去瀟灑,你這才哪跟哪,要撂挑子?這可不行,回去,你自己單干怎么行,你不是這塊料。”

    “媽,我沒撂挑子,是李哥支持我出來單干的,他說我長大了,總要出來見識一番風雨,你說,我總不能一輩子依靠別人吧,這多不好意思。”馮磊笑得很勉強,“我是不是做生意的料,我自己清楚。你瞧好吧。”

    “是啊,總不能依賴人家。”常靜嘆口氣,不再管。

    她還是不放心,徑直的去了李家。

    初冬的太陽,暖洋洋的,李和坐在門口,拾掇李覽給他抓背。

    李覽瞅瞅自己指甲里的黑灰,滿臉的不樂意,但是又不得不屈從于他老子的淫威。

    常靜過來笑著道,“小覽真是懂事了,這一季竄個子挺快,都沒有注意。”

    “是啊。”李和把衣服放下來,對著李覽道,“去看看妹妹在干嘛,別又禍害。”

    看著兒子奔跑的身影,他感覺很欣慰,這娃娃是長高了,本來作為跳級生是班里最矮的,但是這一年猛一長個,已經不是最矮的那個了,畢竟有小姑娘們墊底呢,男孩子的發育是小姑娘們要早點。

    “二和,馮磊是不是做錯什么事了?”常靜問的很不好意思。

    李和笑著道,“沒有,這孩子挺好,你不用多心。我的意思是付霞走了,他一個人留在那里也孤單,老丈人、小舅子什么的,他也指望不,還不如回來。”

    “哎,我是這么一問。”常靜道,“哪怕不在你這里了,以后有什么錯處,你還得指點著,該罵罵,一點都不用客氣。”

    “一定。”李和應付了一句,“你放心吧。”

    常靜道,“我去看看,聽說你家老太太回來了。”

    老太太此刻正抱著李怡,在大槐樹底下和一眾鄰居口沫橫飛。

    何老太太半夜做了一個夢,說她男人托夢給她說家里屋子漏水了,一時間心思重重,一晚都沒睡好覺,第二天要急吼吼的回老家。

    何芳姐弟倆都說她迷信,但是還是擰不過老太太,最后沒辦法,何龍陪著她回了一趟老家,終于在東北落雪之前回來了。

    “你們不知道啊,他給我托夢的時候,我還在那迷糊呢,咱們城里的房子是筒子樓,面還有人家呢,怎么可能漏水?

    要說是鄉下房子吧,咱們鄉下老屋早不在的,只有干活用的一個窩棚,那能算屋子嗎?

    不過我還得回去,不然不踏實。

    回家一看,筒子樓除了灰塵,一滴水都沒。

    我還在想呢,老頭子不能瞎說吧?

    我兒子還笑話我呢,說我迷信。

    我家一個親戚提醒我說,你去你家墳地看了嘛。”老太太一邊說還不忘一邊給李怡剝板栗,“這可提醒對了,我一去看,可不是嘛!

    我家墳地是挨著人家稻地的,這家子是個小氣吧啦的老摳,為了多沾點地,用鐵鍬把田都削到我家老頭子墳頭了,水灌進去了,你們看吧,我這跟人家好吵!

    你們說,這氣不氣人?

    他怎么給我占過來的,怎么給我回過去!”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