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我的1979

880、仇人相見

    朝鮮半島的鞠躬禮一般是只低頭不彎腰,要是對長輩表示恭敬,就是跪禮,而日苯人不止是低頭,還鞠躬,鞠躬彎腰的度數,男女手放什么位置還都是特別講究。

    李和再斜歪下腦袋,突然看了一老頭子,原來是老熟人,難怪看著不陌生。

    對方的一群人,顯然也看到了他這邊,談話的聲音也更低,變成了交頭接耳。

    本來李和這幫黃皮膚的面孔也沒啥稀奇的,馬來西亞包括馬來人、華人、印度三大族群,華人雖然不是最多的,但是肯定不少,所以要不是對方多看了李和這邊一眼,還真未必能發現。

    老頭子帶頭朝著李和這邊走過來,還是首先規規矩矩的行了一個鞠躬禮,然后用純正的中文道,“李桑,很高興再次和你見面。”

    “梅原末治先生,這叫有緣千里來相會。”對方伸出手,李和還是象征性的握了握,這點涵養他李老二是有的。他其實挺佩服這老頭子的,上次被他整的那么狠,此刻居然還能做到風度翩翩,彬彬有禮。他過頭對郭冬云感嘆道,“我有一點特別欣賞日苯人,就是笑里藏刀的功夫做的特別好,咱們得多學學。做偽君子不難,難得是一輩子做偽君子啊!”

    他身后的郭冬云等人哈哈大笑,毫無顧忌。

    “八嘎!”梅原末治身后的一個高個子日苯人對著李和怒目而視,要不是梅原末治攔著,說不準就要沖到李和跟前。

    董浩眼觀六路耳聽八方,早就瞧出了高個子是個練家子,只要對方再敢往前一步,他捏緊的拳頭就迎了上去。

    “梅原先生是文明人,不用這么大驚小怪。”李和也把董浩推到一邊,笑著對梅原末治道,“梅原先生到這里是有事?”

    “不必李桑操心,有時間希望再會。”梅原末治朝著李和再次一鞠躬,轉頭就走。

    “可惜了。”

    李和望著對方一群人遠去的背影感嘆。

    “什么可惜?”郭冬云不解。

    “武士道精神的凋零啊!”李和當然希望對方一言不合就是剖腹!

    受了這么大委屈還不剖腹?

    在他看來,簡直是武士道精神的墮落!

    郭冬云明顯還是不明白,不過也沒有再多問。

    只有董浩和齊華等人跟著大笑。

    李和對郭冬云道,“董浩他們對這邊不熟悉,你安排你的人打聽一下這幫子日苯人是來干嘛的。”

    不摻合一下就不是他李老二的風格,特別是這幫子和他有新仇舊恨的小鬼子。

    郭冬云道,“你放心吧,我馬上安排人調查,這個老頭子我是不認識,他后面一個中年人我是見過的,藤田集團現任社長梅原大吉。不過我想還是有關貿易的,七十年代之前,東盟四國的印度尼西亞、馬來西亞、菲律賓和泰國作為一個整體是日苯東亞地區最大貿易伙伴,雖然之后被四小龍超過而居第二位,但是貿易量依然很大。”

    李和道,“那個老頭子是他老子,上一任的藤田集團社長,梅原末治。”

    “原來是他,我聽這個人,是日苯化工領域的龍頭。”郭冬云恍然大悟。

    李和道,“所以爺倆一起來,肯定不是什么小事,很好打聽的,也許查查最近的新聞報道就能知道。”

    郭冬云應好,轉身就吩咐身旁的秘書去辦。

    李和抽好煙,本來想習慣性往地上踩,但是一看這富麗堂皇,急中生智丟給了齊華。

    齊華往地上的水漬里一放,呲啦一聲滅了,徑直站起身往垃圾桶里丟了。

    進入酒店,剛到電梯口,好巧不巧,電梯還在二十樓往底下降,李和再次遇到了梅原末治等人。

    “梅原先生,先來不如后到,是不是這個道理?”他很熱情的再次同對方打招呼。

    “那么,李桑,你是否聽過‘先發制人’、‘先者為尊’。”梅原末治也是瞇縫著眼睛看著李和,到了他們的這個地位和層次,對于人家的話總要多揣摩一遍,以便體會深意。

    他決然不相信李和會說這種很隨意的話。

    難道這是在暗示什么?

    “梅原先生,你先請。”話音落,電梯已經到了,雙方沒有人搶著上,李和很是謙讓了一下,起碼要對得起這老頭鞠了那么多的躬。

    “謝謝。”梅原末治沒有客氣,果真帶著人先上了電梯。

    這一行人把電梯擠滿了,李和等人沒有跟著進去,只等著旁邊的另外一部電梯。

    另外一部電梯已經被郭冬云帶過來的保鏢給霸占了,任何人想靠近都被給攔住了,被攔住的人雖然有氣憤,可是一看李和這一行人的架勢,還是很聰明的識時務者為俊杰。

    “還是低調一點好。”李和嘴上是這樣說,還是很不客氣的上了電梯。

    “沒事,凡是我不認識的,都是沒什么背景的。”郭冬云說的很霸氣,她哪里能不清楚李和的意思,表面是謙虛,實際上是在提醒她,不要亂得罪人,畢竟不是這里的地頭蛇。

    “那就好。”一聽這樣說,李和就覺得心安理得了。

    在酒店住過一晚,他一直睡到十點鐘左右,坐飛機雖然不耗費體力,可是挺耗費精力和心神。

    郭冬云等人已經等在餐廳,李和看著桌子上已經安排好的美食,笑著問,“這是算早餐還是算午餐?”

    郭冬云道,“這是我吩咐廚師特意做的一些本地特色,你看著吃吧,只要爽口就行。”

    “這是什么做的?”李和一看到面條,自然是先吃面條,可是一嚼到嘴里發現不是面條,這是略帶酸味的濃湯。

    郭冬云解釋道,“實際上是米粉,只是它的湯比較有特色,是用南姜花、黃姜、小蔥頭等香料加入馬鮫魚湯一起熬煮,主要特點就是酸辣。”

    “有股檸檬酸的味道?好像又不是?”李和砸吧砸吧品不出。

    郭冬云搖搖頭,“主要是羅望子的味道,檸檬酸的酸味有限,我剛剛問了齊華,今天沒有什么安排,要不要我給你做導游,好好看看。”

    “樂意至極。”李和沒有反對。

    【手機看書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網址h5.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