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我的1979

912、含著淚也要演完

    不過,他還是拒絕了攝像記者的進入,不同意錄像采訪。

    這是一個二十來歲的女記者,作為媒體人她就有關注李和的情況,但是真的見到李和本人的時候,她還是震驚了,想不到亞洲首富真的是這么的年輕!

    手里有大筆的財富,年輕的都不像話!

    對于李和的固執印象深刻,她正準備寒暄幾句以便緩和氣氛,想不到李和卻看了一眼手表,直接要求進入主題。

    李和道,“我很趕時間,麻煩快一點。”

    何芳帶著孩子來香港過年,他晚一點要去接機。

    “李先生,我們都知道,你對內地經濟一直都是很積極的態度,是什么原因讓你認為內地經濟是向好的一面發展?”記者的用詞很小心,深怕一不小心就得罪了亞洲首富。

    “我不是積極,是有信心。”李和道,“世界上有幾個國家的經濟增長率在10%以上?而且還是連續三年....”

    這些答案他已經向很多人說過了,所以此刻答起來,倒是流暢的很。

    女記者定了定神,繼續問道,“墨西哥、巴西、阿根廷也在之前創造了經濟奇跡,可是之后一樣面臨了經濟危機,中國這兩年的通貨膨脹都是在兩位數以上,你為什么認為中國不會例外?”

    李和笑著道,“與其說是通貨膨脹,不如說是計劃經濟扭曲價格造成的報復性反彈。這種動蕩其實并不是第一次,每一次從計劃體制向市場化,從封閉體制走向開放的推進都會打破原先的均衡,必然帶來一撥物價的動蕩....”

    “那么我是不是可以這么理解,你認為之前的物價的是不正常的,現在的物價上漲是為了恢復正常物價?”

    李和想了想道,“你可以這么理解。”

    記者對于李和這種模棱兩可的回答非常無力!

    什么叫我可以這么理解?

    你倒是給個準話啊!

    不過,人家是世界首富,不愿意給明確回答,她也沒辦法,只得用筆在小本子把這行提問給刪掉。

    她不再追著這個問題不放,問了幾個不痛不癢的問題,李和也是回答的中規中矩。

    采訪結束后,李和同她握了握手,轉身下樓走人。

    “李先生,不在這里吃個晚飯?”潘友林跟著追下樓。

    “不用了,趕著去機場。”李和已經上了車。

    飛機準點抵達,一看到娘三的身影,李和小跑了過去,剛要親一口何芳,就被何芳用手給擋住了,“這么多人,注意影響。”

    “想爸爸沒有?”李和笑呵呵的接過小閨女,在小丫頭臉上吧唧了一口。

    “臭。”小丫頭嫌棄的擦了下臉,扭過頭,任怎么樣,都不要再讓她老子親。

    “你又抽那么多煙。”何芳的鼻子朝著李和身上嗅了嗅,“一股煙油味。”

    “我現在抽的是雪茄,煙抽的很少。”李和也朝著身上聞了聞,感覺沒有何芳說的那么嚴重。

    何芳不屑的道,“那能好到哪里去?還不是煙味。”

    李覽最是可憐巴巴,只得在那里看著他老子寵溺著他妹妹,而對他不聞不問,好像他不存在似得。

    “走吧,自己走。”李和好像感覺到了兒子的情緒,摸了摸他腦袋,“快點回家,你奶給你燉了老母雞。”

    王玉蘭早早的守在門口,見李和的車子進院子,就迫不及待的把李怡抱在了懷里,而又對李覽進行了自動忽略。

    李覽還沒來得及憂傷,就被突如其來的大胡茬子扎了臉。

    “乖孫咧,想爹爹沒有。”李兆坤抱著李覽親了好幾口。

    “想。”李覽明顯回答的心不甘情不愿。

    “想死俺的乖孫了。”李兆坤被善意的謊言欺騙而不自知,激動之下又親了李覽一口。

    李覽摸摸被扎的生疼的小臉,欲哭無淚。

    李和給了兒子一個鼓勵的眼神,自己撒的謊,含著淚也要演完。

    “瞪啥啊?”李兆坤誤會了李和的眼神,瞇瞇眼怎么示意都不是好意思,“老子化成骨灰你還能認識咋的!”

    李和轉過頭不搭理他,混不吝的老子拎不清!

    他也無奈啊!

    李柯對著最小的妹妹李怡感覺新鮮,但是只抱了沒一小會兒就開始躲著了,她的頭發可經不起那么揪!

    這小丫頭下手可狠了!

    中午自然是一頓大餐,從雞鴨魚肉到蔬菜,除了魚是在漁村買的,其它的都是家里自己家里的。王玉蘭不但把家里院里菜園子的規模給擴大了,飼養的規模也增大了,雞鴨鵝總共有400多只,根本吃不完。

    沒幾天,楊學文就過來了,要帶著楊淮和李沛等三個孩子回老家過年。

    他現在是賺的盆滿缽滿,因此在接孩子的同時,成車的拉來禮品。

    一方面是處于孝敬丈母娘和老丈人的心思,另一面是感謝丈母娘給照看孩子。

    “家里不缺東西,花冤枉錢干嘛。”李兆坤難得的說了一回體面話,而且看女婿陡然順眼了許多。

    不抽煙,不喝酒的毛腳女婿也不是一無是處。

    第一次得到老丈人的好臉,楊學文也是興奮的很,酒桌上哪怕是強撐,對著李兆坤也是一個勁的敬酒,差點把自己喝吐。

    最后楊淮這個懂事的孩子,不愿意讓爸爸再繼續喝,不吭聲不吭聲的奪了他的酒杯。

    “姥爺就能喝?”李兆坤有點吃味,這孩子他從幾歲就帶著身邊,也沒這么體貼他啊!

    “孩子嘛,不藏心思。”楊學文還是同老丈人舉了最后一杯。

    兒子心里有他,高興歸高興,不好表現在臉上。

    “爹爹,你喝果汁。”李柯趴在了李兆坤的肩膀上,貼著他胡子拉碴的臉上,把果汁的吸管塞進了他嘴巴里。

    “還是咱老孫酒壇子好。”李兆坤大感欣慰,一掃之前的不悅。

    勉強喝了一點果汁,然后用酒哄哄的嘴巴對著孫女親了一口。

    “這邊還沒呢。”李柯一點都不嫌棄,李兆坤親完左邊,還讓他親右邊。

    “一個不落。”李兆坤對著她的臉又親了一口,親完之后,深為得意!

    你們王八蛋就王八蛋吧,老子還有孫女呢。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