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我的1979

1156、不斷否定

    他甚至野心勃勃的計劃給孫子兒子在首都換套大房子!

    一改之結婚時候對待彩禮和婚房上的態度,他兒媳婦現在可是他老李家的功臣!

    給套大房子怎么了?

    他兒子是農村戶口他就不計較了,但是孫子一定是要做城里人的!再苦不能苦孫子!

    什么農村“廣闊天地,大有作為”這一套他是不信的,他做了一輩子農民,農村是什么熊樣,他能不清楚?

    信這一套的一定是ccav7致富經欄目看多了!

    “咱們趕緊走吧,等會大太陽出來熱,”李闊辦好出院手續進來,催促著走人。

    眾人幫著拿了東西,一同出了醫院,徑直往李闊家去。

    家里的菜都是提前預備好的,女人們下廚,忙的很快,不一會兒就是一桌子菜。

    “這個雞怎么是這個味道?”李兆輝吃著感覺不怎么對勁,“里面放了什么佐料?”

    李燕笑著道,“這個小五做的,叫咖喱雞,里面加了咖喱。”

    “三叔,你不習慣吧?”老五也給旁邊的三嬸夾了一塊,“嬸子,你試試,我在外面,經常自己做著吃,挺習慣這口味的。”

    李兆輝道,“不硬不塞牙,就是味道有點怪怪的,不過進嘴里還是挺好吃,我看行。”

    李和也嘗了一塊,感覺不錯,不禁高看了老五一眼,不過沒吭聲。

    孫子剛出院,李兆輝就向兒子提起了自己的打算,老倆口想發揮余熱,把孫子帶回去,專職看孩子。

    他一個勁的摸摸鼻子,大概是煙癮有點熬不住,但是他可不能抽,他家老大李兆坤都知道在孩子面前不能抽煙,他不能連他家老大都不如吧?

    他準備把該說的說完,攢足勁下樓抽。

    李闊看看床上彭月的臉色,曉得肯定是不能同意的,就道,“孩子還小呢,要吃奶,你們帶不了。”

    李兆輝道,“我又沒說現在帶,等抓周回去,那會斷奶,就剛好留家里,你們趁著年輕就多努力,好好干事業,不要讓孩子分心了。”

    “爸媽,你們平常也忙,再說待孩子傷心勞力的,平常我們就照顧不到你們了,哪里還敢讓你們替孩子操心。”公公早上才允諾了一套房子,彭月的興奮勁還沒過,此刻說話還是比較婉轉。

    三嬸道,“等你坐完月子,我就得回去,你們年輕,頭回帶孩子,我們都不放心。老人給看孩子,這不天經地義嗎,你放心吧,孩子肯定比你們還精細呢,你看看你姐,李闊,不都好好的嘛。”

    媳婦不放心她,她還不放心媳婦呢!

    小年輕能懂什么?

    這小孫子剛出生,已經儼然成了她的心頭肉。

    “媽,要不后面再說,”李闊不想直接澆滅她老娘的這種熱情,“現在才剛出院呢。”

    李兆輝道,“現在不都是老人帶孩子嗎?實在不行,你們就回省城,我在省城給你開個店,再買套房。”

    他決定退一步。

    現在他財大氣粗,也有底氣。

    李闊道,“我這才剛起步呢,哪里是能說放下就放下的。”

    “生意哪里不能做了?”三嬸接著道,“你大媽給你大哥,二姐看了這么多年孩子,不都挺好的嘛。”

    王玉蘭曾經是她一度羨慕的對象,含飴弄孫不就是老人最大的心愿嗎?

    好嘛,她這有了孫子,還常年看不到,不等于沒有嗎?

    所以,她和李兆輝的態度一致,想把孫子帶回去,在自己身邊照顧著。

    “那不一樣,”李燕一看態度僵持不下,不得不插話,她也覺得老子娘有點胡攪蠻纏了,哪個親媽愿意別人把自己的親兒子給領走?爺爺奶奶也不行的!“李沛他們都是去讀書的,沒有在鄉下待過。你說孩子在鄉下能學什么?這哪里是為孩子好,坑孩子呢。”

    她說的有點不客氣。

    李兆輝瞪著眼道,“等到上學年齡就回來上學啊,這我又沒攔著,我肯定要他做城里人的。”

    “現在城里孩子三歲就讀幼兒園的,你非要帶那一年干嗎?”李燕下決心和她老字頂上了。

    “我覺得吧,”老五在李兆輝的身上看到了李老二的影子,忍不住道,“現在最緊要的不是先給大侄起個名字嗎?”

    “把這個給忘了。”李兆輝一拍腦袋,對李和道,“二和,這里你讀書最多,你來起。”

    “彭月自己就是大學生,起個名字還不簡單,再說兩口子肯定孩子沒出來就已經定好了,李闊,”李和抱著堅決不摻和的態度,始終沒怎么說過話,“說出來,我們大家給你參考一下。”

    大家都望向李闊。

    李闊見他老子娘終于不在孩子歸誰帶這個問題上繼續糾纏,松了一口氣,“剛懷上的時候,彭月就開始翻字典了,男孩子叫李秉,女兒叫李凝。”

    “兵?多俗氣啊?”李兆坤第一個表達不滿。

    “是秉承的‘秉’。”彭月笑著解釋。

    “這個好。”老五第一個表示贊同。

    “我也覺得挺好。”何芳實話實說。

    “我看也不錯。”李和雖然覺得一般,但是也不好反對人家父母給孩子命名的權利。

    “我下樓抽根煙。”李兆坤忍不住了,一邊走一邊嘴里念叨,“李秉,李秉....”

    “不對...”他又猛地回頭道,“和老四重名了,胡鬧嘛...”

    所有人面面相覷,老四叫李冰。

    大家都是老四老四的叫習慣了,反而忽略了她的學名。

    “那就重起一個吧。”彭月想了想道,“你們看叫李聯怎么樣?”

    何芳問,“聯系的聯?”

    “怎么樣?”彭月點點頭。

    “這個不錯。”李兆輝沒有反對的理由,關鍵很順口,李莊還找不到重名的。

    全票通過。

    老五在李和這里住到第三天,就跟著李兆輝一同回了老家。

    李和雖然不高興她這態度,但是還是私下里了解了一下她的這個項目,方方面面的都打了招呼,不然一個女孩子想在這里做事情簡直是難比登天。

    何芳道,“你明明是關心她的,為什么不能和她好好說話?”

    “我這還不夠好?首先你得看看她愿意不愿意和我好好說話!”

    何芳道,“可是,她對所有人都很好,也沒有任何挑過她的不是,目前唯一說她不好的,只有你一個。

    從小到大,你就是在不斷的否定她。

    你越是否定她,她越是叛逆,越是向你證明她不是你口中說的那么一無是處。”

    李和冷哼道,“她有出息就不會拿我的錢,還和我作對。”

    “這就是你做錯了地方,你總是拿錢來作為和她談判的籌碼。”何芳嘆口氣道,“其實,你應該明白,她來這里并不是為了真的找你借錢,只是想緩和下和你的關系。

    你要知道,郭小姐從中使了不小的力氣,她一直開導老五,老五才下決心回來看看你的。”

    “不為錢,她能來找我?”李和壓根不信。

    “你啊,一上來就問,來找你有什么事情?

    她才賭氣說找你借錢的。

    人家原本做個攝影基地,一千萬差不多夠了,何況還有她同學在里面合資。”

    李和問,“她和你這樣說的?”

    “是啊,”何芳噗呲笑道,“反正已經受了你冤枉,你李老二的錢,不要白不要,她正好擴大規模。”

    ps:什么人生巔峰,白富美,不稀罕了!老帽愿意用一生擼換訂閱、換票!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