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我的1979

18、養老

    “男人自當頂天立地,二姥爺說的。”何舟被他這個大舅舅刷新了三觀,居然會有這種奇葩的思路!

    “你二姥爺這都沒了,還說個甚。”何滿軍用衣擺擦了鼻涕,“運氣啊,是一時的事情,要是沒抓住,沒了就是突然沒了,一輩子都沒個好。”

    “是的。”何舟覺得他最后這話有點道理,運氣稍縱即逝,這個在他老子的筆記本中不厭其煩的闡述了許多,總之,機會蘊藏在大時代的發展趨勢中,要逆勢而為才能抓住機會。

    何滿軍拍拍屁股上的泥巴,站起身,再次點著一根煙,擺擺手道,“你好好混,要是混好了,也拉扯你大舅一把。”

    “大舅,你說笑了。”

    何舟跟在他后面,本以為是要一起回家的,可是想不到走到田埂的岔路口,何滿軍走了另外一個方向。

    他急忙喊,“大舅,回家吧,你往哪里去呢?”

    “我還有家嗎?”何滿軍回頭反問。

    何舟道,“二姥姥等著你呢。”

    “等我干啥?給她丟人?”何滿軍把煙頭往地上一扔,“你回吧,有我老妹在,你二姥姥不怕沒人照顧。”

    說完頭也不回的走了!

    “大舅舅!”

    何舟扯著嗓子喊,看著何滿軍的背影漸漸遠去。

    何老西對何滿軍的離去,并沒有表現出多大的意外。

    何老西淡淡的道,“這是怕人笑話呢,這話突然要臉了。”

    招娣拍拍何滿容的肩膀,“以后多辛苦你了。”

    家里還有一個老太太呢,何滿軍走了,照顧老太太的責任自然落到了何滿容的身上。

    何滿容笑著道,“一直都是我的事,家里不都是我一個人嘛,跟以前也沒什么區別。我想把阿娘帶到我家。”

    從她老子生病開始,她就在娘家照顧了,從來就沒指望過哥哥。

    現在,老子不在了,她不能再一直住在娘家,尋思著把老娘帶到自己家里。

    何老西笑著對弟媳道,“去閨女家好,你以后什么都省心,洗衣服做飯,都不用自己管。”

    他最是了解自己這個弟媳的,人潑辣,愛占便宜,又是出名的小心眼,要不然何滿軍不能讓家里給慣成這樣子。

    但是,何維保老婆的話卻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她正擦著鍋臺,把抹布一扔,對著閨女道,“俺不是你老子,往那一趟,不能動,不能走的。

    那么大個,俺搬不動,抬不動,要不然都不能要你回來,好了,現在你老子都入土了,再留你在家都是惹人笑話。

    你該干嘛干嘛,少來管我的事。”

    何滿容訕笑道,“娘,你過去跟我們一起,什么都方便,留你一個人在家,我不放心。”

    “餓不死俺。”何維保老婆固執的道,“一個人在家有吃有喝,可沒那閑工夫去看你們臉色。”

    何滿容道,“沒人給你臉色,你女婿也很孝順你的。”

    “愛咋,咋,你們別管了。”趙春芳難得和自己的妯娌站在一條陣線上,妯娌倆是經常性吵架的,但是這么一瞬間,她居然生出了一點憐憫之心。

    男人沒了,兒子不爭氣,就剩下一個孤寡老太太,這日子以后可怎么過?

    “對啊,他們都以為俺廢物呢。”何維保老婆砸吧砸吧嘴,繼續忙自己的。

    喪禮結束了,可是家里還是亂糟糟的,衛生都需要重新做。

    何滿容回了娘家,家里就剩下孤零零老太太一個人,何舟不忍心,就幫著一起收拾。

    “你大舅走的時候,真沒說啥?”老太太舊話重提。

    “二姥姥,他沒說啥,就說回來沒臉,”何舟看著二姥姥的臉色,有點不落忍,就接著勸慰道,“放心吧,他那么大人,不會有事的。”

    他喜歡二姥姥甚過自己親姥姥,雖然二姥姥在趙春芳的嘴里是個“壞東西”,但是一點都不妨礙他喜歡她。

    二姥姥和親姥姥都有一個顯著特點,就是‘不講理’,說不通理,是出了名的胡攪蠻纏。

    這就意味著,兩個人寵孩子,寵的永遠沒有道理。

    但是,兩個人的不同點在于,他親姥姥只寵何耀一個,而二姥姥是寵所有的孩子,小的時候,他在老娘那里受了委屈,總往二姥姥那里跑,總得被哄得很開心。

    何維保老倆口,是真心實意的待他好。

    老太太嘆口氣道,“你二姥爺說的對,咱家以后就乖孫你出息了,乖孫,你好好的,別跟那兩個狗東西學。”

    何舟道,“我會爭氣的。”

    至于那兩個狗東西,他不用猜都知道說的是誰。

    老太太笑咧嘴道,“找個好丫頭,生個娃,到時候姥姥給你帶。”

    “嗯吶,都聽你的,”何舟笑著應了,沒有拒絕,“到時候接你過去,給我帶孩子。”

    從心里來說,他不希望老娘過早退休,過著無聊的生活,至于她親姥姥,給他看孩子,那是不可能的。

    眼前最有指望給他看孩子的,那就是這二姥姥了。

    “中。”老太太笑的皺紋都舒展了許多。

    雪停后,太陽露出來了。

    一輛黑色的小轎車進了村子,不過并沒有引起李莊人多大的注意,身為著名的土豪村,每天來來往往的車子太多了。

    車子停在李家門口。

    李和正蹲在門口曬太陽,看到從車上下來的齊華,就笑著問,“從家里趕來的?”

    齊華笑著道,“是的,順便來你這邊拜個年。”

    他已經從秘書的職位上下來,正式擔任中再集團副董,當年的小齊也變成了老齊。

    何芳搬了一把椅子出來,“齊華,你坐,等會,我給你泡杯茶。”

    “嫂子,你別忙。”齊華眼見何芳已經在刷杯子,本來坐下了,又趕忙站起來,過去自己奪了杯子,找了茶葉,泡了茶。

    李和問,“最近沒什么大事。”

    齊華,“谷狗董事會沒有采取你的建議,堅決要推出了中國市場。”

    “走容易,以后想進來可就沒這么容易了。”李和長嘆一口氣,“隨便他們吧,一家好好的企業去搞政治化....”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