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我的1979

47、認同

    雖然自己掙得少點,可是自己老娘身家豐厚,根本用不著他贍養,他沒有什么需要操心的,已經處在一個人吃飽全家不餓的逍遙境界,實在不愿意放棄這種優勢地位。

    “賭氣呢?”李和不明白現在這些孩子的想法,包括李覽和李沛的,他統統搞不明白。

    這些孩子比他倔強多了。

    如果在他的前三十年,有人跟他說,兄弟,來,來,我帶你混!

    他一定是屁顛屁顛的跑過去抱大腿!抱住了,抱穩了,就是少奮斗十年啊!

    什么節操,什么自尊,哪里有錢重要!

    年輕時要是太清高,就會覺得這個俗氣,那個陰陽怪氣,只有自己最高尚,因為自己關注的是宇宙和哲學,以及愛情與詩歌,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不需要很有錢,全家人和和美美最重要。

    直到三十歲以后,生活會給他上一堂沉重的課,房沒有,車沒有,存款沒有,連老婆可能都沒有。

    這個年齡再提詩與遠方,就有點作嘔了。

    只能羨慕的看著那些俗人心情一不好就跑巴黎廣場喂鴿子,而自己只能在昏暗的路口徘徊....

    總之,傲嬌需要本錢。

    “沒有,”付堯搖搖頭,“我想在還是學生,以學業為重,現在送開餐的話,也只是兼職做,所以,你的好意我心領了,謝謝uncle。”

    “以后有什么需要幫助的,盡管開口,”李和報了自己的電話,讓他記下,“千萬不要低估我的實力哦,我能做的,比你想象中的多。”

    作為一個父親,他希望能夠被兒子依賴,要不然到了他的這個年齡,還能有什么存在感呢?

    “我媽媽說你很厲害,她讓我向你學習。”付堯能夠清晰的記得媽媽向他描述這位李叔叔的時候和向他介紹他那死去的父親的語氣是一樣的,特別是那崇拜的眼神,絲毫不差。

    也就幸虧他老子不在了,要不然他有理由相信,他老子要吃醋,這家庭戰爭沒有理由不爆發。

    “我什么沒有什么值得你學習的,可以學習下李資政、邱德拔、黃祖耀、黃志祥、林文慶這樣的人物,他們的成功不是運氣。”他李老二的成功不可復制,他可以向別人夸夸其談自己的成功之路,但是不敢誤導自己的兒子。

    兩個人一人喝了三瓶啤酒,李和一點感覺沒有,可是看看付堯,眼睛紅了,他投去詢問的眼神。

    “喝不醉的,”付堯主動又拿了兩瓶,先啟開一瓶給李和,又給開了一瓶,然后自己杯子倒滿,“uncle,我敬你。”

    “畢業后,是想回國呢,還是想留在美國?”李和很關心這個問題。

    “在美國呢,只是一時逃避,我總歸要回國的。”付堯實話實說。

    “回國好啊,國內市場大,機會多,肯定有你施展的地方。”李和聽見付堯的回答很高興,“而且,你想想,自從金融危機爆發以后,現在全球經濟都萎靡不振,沒有比國內更合適的地方了。”

    “等等,uncle....”他感覺李和誤會了什么。

    “嗯?”李和不解。

    “我是的意思是回新加坡。”他的聲音低的自己都聽不見了。

    “對不起...”李和這一刻才意識到自己錯了,兒子從小在新加坡長大,入了新加坡籍,受到的都是新加坡的教育,早就把新加坡當成了自己的祖國。

    “我大概會回新加坡,”對付堯來說,中國,那只是母親的祖籍地而已,他也才跟著母親回去過幾趟,根本不會有什么概念,感情上,更多的是好奇,“當然,媽媽要是愿意回中國,我會跟著的。”

    “對了,這樣就對了,你媽媽呢,這些年很辛苦,有時候需要體諒一點,她這么拼,這么努力,掙下這么一番家業,還不都是為了你?”

    早些年,付霞被他禁足在新加坡,他的意思就是讓她安心照顧孩子,不要再做生意,但是,之后,他還是架不住他的哭求,他心軟,還是讓她做了生意。

    從馬來西亞開始進入家具市場,她是從窮人變成富人的,哪怕原來的底子沒了,她也曉得如何再次從窮人變成富人,何況這一次,她手里握著大把的資金,收購然后整合,就是這么簡單。

    不到十年的時間,她旗下的家具公司就成為了馬來西亞第二天家具出口企業。

    “我明白你的意思。”

    “平常有什么愛好沒有?”李和不再談之前的話題,他想聊一點開心的。

    “偶爾會打打球,就這樣子。”

    “趁著年輕得培養一點愛好,”李和笑著道,“萬一以后遇到煩心事,你就會發現只要做自己喜歡的事,那點煩惱就不算什么。”

    第四瓶喝完,李和就沒再讓他喝。付堯借著上衛生間的機會要偷偷買單,結果發現帳已經結了,好奇的望向李和,看到那坦然的神色,隨即了然,肯定是隨行人員付的。

    “uncle,下次我請你。”

    李和道,“車鑰匙給我,你別開車了。”

    “嗯。”付堯把鑰匙遞給他,他也不想酒駕。

    出了大門,李和就把鑰匙丟給了一個黑大個保鏢,然后一起上了付堯的車。

    他把付堯送到宿舍樓底下,就上了自己的車,返回伊萬諾夫的莊園。

    “李先生....”一上車,王子文就要解釋什么,就連坐在副駕駛上的邱亮都有點惶恐不安。

    “閉嘴。”李和面無表情。

    電話響了。

    “停車。”李和看了一眼來電顯示,“你們下車。”

    “是。”王子文連一句多余的話都沒有,不等車子停穩,就匆忙下去了。

    李和這才接起電話。

    “喂。”

    “你剛剛和兒子一起吃飯了?”付霞在電話里笑著問。

    “你消息這么靈通?”

    “我就這么一個兒子,你覺得我能放心嗎?”付霞反問。

    “他在送外賣,你也知道?”李和有點生氣。

    “這么說吧,他上班的那家披薩店也早就被我買下來了,只有他自己不知道。”對于李和的質問,她并不以為意。

    ps:想到馬上要開學了,腰也酸了,腿也疼了....投個票安慰一下吧.....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