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我的1979

57、長兄為父

    “哎,是不是又想訴說你這種有錢人的煩惱啊,”大高個把球放在地上,一只腳懸空,一只腳踩在床側的床梯子上,“像你這樣,我們窮人家的孩子都不用活了。”

    “白雪峰,你知道的,我所有的生活費都是自己掙的,跟我的家庭有什么關系?”李覽很不高興聽見這話。

    “沒有好家庭,誰能有機會接觸圍棋啊,而且還是師從國手,比如像我,父母都是種地的老農民,”白雪峰笑著道,“我上大學之前連電腦開機都不會,結果現在讀的是計算機,你跟我比?”

    “你不懂。”李覽搖搖頭,也不欲多說,苦笑道,“你玩你的吧,我睡會覺。”

    “真不去?”白雪峰接著問。

    “不去。”李覽擺擺手趕人,“趕緊走吧。”

    見李覽不愿意去,白雪峰抱著球走了。

    李覽躺在床上,碾轉反側,怎么都是睡不著。

    手機響了,他也沒看是誰,懶洋洋的接起來:

    “喂,哪位?”

    “呦呵,拽了啊,連我號碼都敢刪?”電話里是個女人的聲音,明顯很是氣憤。

    “老姑?”李覽沒看號碼,光聽聲音就知道了,“姑,沒刪你號碼,我就是直接接的,沒看屏幕?”

    “你在哪?”老五接著問。

    “在宿舍。”李覽起身坐在床上,“準備睡會覺。”

    “你老子回來了,你沒回去?”老五突然長嘆一口氣道,“是不是跟你爸爸吵架了?”

    老子回來,做兒子的明明有時間卻不往家里跑,她能感覺到這里面有古怪。

    “沒事。”李覽笑著道,“就由著他說兩句,我不愛聽,就回學校了。老姑,你找我有事?”

    “沒事,就想問問你情況,果然不出我所料,你真跟你爸懟上了,哎,這樣,在宿舍等著,我開車去接你,一起吃飯,到了樓底下,我打你電話。”

    “好吧,我在學校門口等你。”李覽不敢讓姑姑出現在宿舍的門口,她姑姑太好看了,有時候好看也是應該一種錯,一不注意就要被圍觀,特別是荷爾蒙過剩的大學生們。

    “行,等著我。”老五啪嗒掛了電話。

    李覽從床上跳下來,先到公共衛生間沖了個涼水澡,然后換了一身干凈的衣服。

    等到衣服洗好,就接到了老姑的電話,晾上衣服就匆忙間下了樓。

    騎著自行車到了學校的門口,入眼就是姑姑的那輛招眼的紅色法拉利。

    他先把自行車鎖在了路邊,到近前一看,發現車上不止姑姑一個人,副駕駛上還有一個女孩子,明眸皓齒,雖然戴著墨鏡,可是依然感覺非常的艷麗,可是那種高冷的氣質,一副生人勿進的模樣。

    “傻愣著干嘛,趕緊上車,請你吃大餐。”老五招呼李覽上車,并沒有介紹旁邊的女孩子。

    李覽上了車,女孩子卻主動給他打招呼,“怎么,不認識我了?”

    “我好像見過。”李覽真想不起來名字了。

    “哈哈.....”女孩子大笑,“你個二呆子,你再仔細看看。”

    她摘下了墨鏡。

    “你是平措姐?”李覽這下子終于認出來了,這是平松最小的女兒,“你什么時候回來的啊?”

    兩家因為父母的關系,從小就有在一起玩,但是隨著各自年齡慢慢大后,在一起接觸的機會就少了。

    所以猛然見面,他都有點陌生。

    “喊姐。”平措發出了不滿,“你這娃子越來越沒大沒小了。”

    “你只比我大三個月。”李覽肯定不樂意的,“你別裝大啊。”

    “哪怕只比你大一天也是大!你也得喊姐。”

    “切,”李覽不屑的癟癟嘴,“說正題,你什么時候回來的?我記得你不是在法國嗎?怎么就回來了?”

    “怎么,我回來你不歡迎?”

    平措把墨鏡重新戴上,“你姐姐我呢,法國呆的膩了,準備回來發展。”

    老五車子開的飛快,不一會兒就在一家日苯料理店停下。

    “又吃這玩意?”李覽嘆口氣。

    “你現在跟你老子都是一個調調的,你不喜歡吃,不代表別人喜歡吃,給你機會陪兩個大美女吃飯,還委屈你了?”老五一頓數落。

    “好吧。”

    他親姑,他得讓著。

    進了店,一起坐下,兩個女人一邊商量一邊點菜,問都沒問他的意思。

    酒菜上來,老五才緩緩地問,“你老子這次又怎么埋汰你了?”

    平措也好奇的看著李覽。

    “就是我怎么努力,都不會向他的心,可是讓我按照他的意思,我又不愿意。”李覽雖然不喜歡這里的菜式,可是也不愿意委屈了自己的肚子,一個勁的吃,沒有停過筷子。

    “所以,你終于明白,我為什么跟你老子水火不容了吧?”老五笑著道,“他呢,有掌控欲,恨不得所有人都聽他的,要是逆著他一點,他就認為你大逆不道,沒上進心,沒抱負,不爭氣,你跟他能整的起?”

    “李叔叔是成功人士,向成功人士學習總歸沒錯的。”平措插話道,“而且李叔叔有時候說話高屋建瓴,很有意思,總能聽到很多不一樣的觀點,對我們很有啟發。”

    “我哥哥是很厲害,不是一般人,”這一點老五很自豪,也很佩服,“可是,你看看,有幾個人能和他比的,我們只是平凡人,怎么能跟得上他?他以他的標準來要求我們?

    笑話呢,我有自知之明,自認為做不到,他再強迫都沒用。”

    她說完,看李覽光顧著悶頭吃,用筷子敲敲桌子,“不過你和我不一樣。”

    “怎么不一樣?”李覽無奈,只得先聽姑姑說。

    “你老子就你這么一個兒子,他掙這么大家業,將來給誰的,還不是給你?說白了,他做什么都是為了你,我們能抱怨他,你可不能,不然真寒了他的心。”老五認真的道,“我有時候跟你老子叫板就是賭口氣,其實呢,沒有比我更心疼你爸爸的了。

    長兄為父,你四姑、小叔也好,我也好,你爸爸待誰差了,要是沒你爸,我們兄弟姐妹幾個,估計現在還做農民工呢。”

    李老二對他的照顧,她從來沒有否認。

    ps:求票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