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我的1979

81、苦澀

    外灘人潮涌動,一片燈火輝煌,開闊的黃浦江從身畔緩緩流過,各色洋建筑的奇特風格呈現眼前,潘應道,“跟去年比不一樣了呢。”

    “因為世博會呢,這邊外灘1號到33號都進行了綜合改造,”作為導游,佘子羚笑著解釋道,“陸陸續續進行了兩年。”

    “你在香港讀的大學?”何舟聽不出她有什么口音,“你普通話很好。”

    “我在同濟學的建筑。”母親是地產大亨,佘子羚自然就選擇了建筑作為自己的專業,而且,吳淑屏常年都在浦江,她選擇來這里讀書,自然再平常不過,她背著身子,倚在護欄上道,“剛開始來內地的時候,普通話很差的,很容易被人笑話,不過在同學和老師的幫助下,慢慢有了進步。”

    “我們去坐郵輪好不好?”劉善特意跟佘子羚保持了距離,他倒不是不能聞一點香精味,適度的情況下,他都沒大礙,平時無傷大雅。

    但是佘子羚大概是因為洗發水的原因,香味特別的濃郁,他接受無能。

    “我也想去玩。”江中行進的游船,輔以浦江兩岸瑰麗風光,一下子就讓李柯關注了。

    “你們確定都去嗎?”佘子羚拿起了電話,“我打電話,現在就安排。”

    “同意。”李覽笑笑,其他人也跟著點頭同意。

    佘子羚掛完電話,大手一揮,“我們先坐渡輪到對岸,然后在新華碼頭上郵輪。”

    李覽走在前面,在售票窗口買完了渡輪的票,然后挨個給了一個圓形的綠牌。

    渡口是在地道底下,世博會期間,人非常多,吵鬧的很。

    “你們上船注意,別受傷了。”李柯大聲的喊道。

    渡輪靠岸,待上面的乘客走完,這邊的進站口打開,轟隆一聲,人潮奔著渡輪涌過去,搶先一步占個好位置。

    李覽等人沒有跟著擠,而是故意落后了,等他們上了船,整個二層密密麻麻的都是人,船艙里不但沒有坐的位置,就連甲板上都沒有站的位置。

    在噪雜和汽笛聲中,渡輪靠了行,一行人隨著人流上了岸。

    步行走到了新華碼頭,上了早就等候在此的郵輪。

    “這是你家私人的游艇?”潘應好奇的問。

    “不是,這是游艇公司的,只是我媽媽剛好是大股東,”佘子羚從服務員的托盤里拿過酒水,一一送到大家的手里,“不用客氣,今晚我們不醉不歸。”

    拍照的拍照,喝酒的喝酒,一直鬧騰到晚上十點鐘。

    大家要分手的時候,佘子羚突然道,“我家就在旁邊,要不晚上去我家睡吧?”

    她非常的熱情。

    她這次出來,擔負著為家庭為母親維護社會關系的責任,她是二代,但是她眼前這幫人是更大牌的二代,。

    “不了,明天見吧。”李覽不放心李兆坤,不好留李兆坤一個人在酒店。

    李兆坤正站在酒店門口的馬路牙子上和一個穿著黃馬甲的環衛老頭聊天,從地里的莊家聊到孩子,再從收入聊到開銷,越聊越開心。

    “你倆口子合一起,一個月掙5000,刨掉300塊房費,500吃喝,還有手機花費,其它亂七八糟的200塊,”李兆坤掰著手指頭幫著對方算計道,“這一個月能落下4000千塊,一年小五萬塊錢呢,不得了了。”

    “哪里有哦,”老頭子手拄著大掃把,左右瞅瞅,然后才道,“真有那么多,倒是中。

    我們不是小戶,人情多,一年得搭三四千塊出去,還有這個過年,哪年我們都要一萬多。

    我倆兒子,大兒子倆孩子上學,負擔重,我們一年也要給萬把。

    小兒子剛大學畢業,沒成家呢,一個月三千多工資,又存不住錢,不中啊。”

    “沒結婚啊?那負擔重了,”李兆坤抬高了聲音,比劃著道,“得十萬!沒十萬,你這媳婦進不了門。”

    “誰說不是呢。”讓李兆坤這么一說,老頭子更犯愁了。

    “那我孫子,我孫女。”李兆坤看到了李覽和李柯從車上下來,不再和老頭攀談,而是迎了過去,“你們不多玩一會?”

    “不是擔心你嘛。”李柯挽著他的胳膊撒嬌,“怎么樣?熱不熱?”

    “還好吧。”

    “明天帶你繼續出去玩?”世博會的場館,她們才看一個,李柯繼續道,“那么多場館呢,我們一個個逛完。”

    “不了,要玩你們去玩吧,我自己溜達溜達。”要不是怕落了孫女和孫子的興致,他都想明天就回家,呆在這里心空落落的,渾身不得勁。

    他后悔了,不該折騰來。

    李兆坤不愿意出門,李覽和李柯姐弟倆也沒轍。

    他們只能多抽一點時間在酒店陪著李兆坤。

    “你出去玩吧,不用管我啊,”對著何舟,李覽有點愧疚,“不能影響你們。”

    “就我一個啊?”

    李覽姐弟留在賓館出不去,劉善去找同學了,潘應代表她老子去參加一個活動了。

    只有何舟孤苦伶仃,沒地方去。

    李柯道,“你一個人怎么了?我還巴不得一個人呢,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好吧。”何舟想了想道,“我去老弄堂看看吧。”

    “那也行。”李覽把車鑰匙丟給他,“開車去。”

    何舟開著車,聽著歌,漫無目的,看著紅綠燈一盞又uu小說店,索性就把車停在了路邊。

    車上下來,站在人行道,準備抽完一根煙再進去,可是剛點著煙,就聽見咣當一聲。

    一輛腳蹬三輪車從側面撞到了車門上。

    一個中年人滿臉驚恐的從三輪車下來,看到車門上那道劃痕,看到旁邊有人圍過來,更是渾身哆嗦,無所適從。

    “有錢賠嗎?”何舟問那個中年人。

    “沒錢.....”中年人搖搖頭,說不出的苦澀。

    “賠不起那還不趕緊跑。”何舟朝他擺擺手,“要不然人家回來了,真找你麻煩。”

    “哎...”中年人趕忙載著滿是水泥的三輪車而去。

    看著被刮花的車子,何舟苦笑。

    車子是李兆坤的。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