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我的1979

190、服眾

    他馬上要邁進五十大關,這個年齡不管是商途,還是仕途,按照他今天的成績,值得夸贊一句年富力強,但是他比任何以往時候都焦慮。

    他是農村出來的苦孩子,他吃的了苦,賣的了力氣,一路前行,再回頭張望,他自己都沒搞清楚,怎么就有了今天的地位,有點迷迷糊糊地。

    他家老大的幫襯,還是歷史的大機遇,或者是他自己聰明絕頂?

    他越想越有點慌,這點慌亂倒是不至于使他失去自信,只是讓他擔心他的未來是否可以復制以往的奇跡,互聯網時代爆發出來的能量,在時刻沖擊著他的舊經驗,舊思維。

    李覽自然不知道他所想,只以為老叔是想發發牢騷,因此便安慰道,“你們為我們好,我們都曉得的,你放心吧,我和大哥都懂,只是沒吃過虧,還不懂人心和社會險惡,能過幾年我們都會成長起來的。”

    李隆道,“指望你哥倆,我看是夠。李怡和李柯都比你哥倆強,上進,你姐我壓根就沒操過一點心,考學、工作全自己拿主意。

    咱家男的女的都一樣,從不偏心誰,但我的想法是,這女人不難像男的這么累,你老子我不知道怎么過的,反正我做生意以來,就沒睡過多少安穩覺,不管晚多睡,六七點鐘就得起來,人家給你打工做事情,自己不做表率,規矩就立不起來。

    還有外面亂七八糟的應酬,不光是喝酒的事情,還得費空心思周旋,不小心向誰少點一個頭,說話的時候漏誰一句話沒接上,無意中就得罪了人。

    是,我是不需要怕誰,有你老子撐腰呢,可行走社會,各眾人都有,學會跟人打交道是最基本能力,要是連這個能力都沒有,天王老子罩著都沒用,你說理是不是這個理?

    反正啊,不輕松。

    你看看你招娣阿姨,才五十出頭,頭上的白頭發比村里種田的老娘們還多,不染頭發,都不能出門見人。

    喝紅酒、三言兩語把生意談成的,那是電視劇里演的,做生意真要這么容易,誰還苦哈哈去上班,賺那三瓜兩棗。

    我跟不忍心你姐你老妹出去遭罪,家里不缺她們錢花就行,還是你哥倆出來最合適,男人皮厚實,耐磨。”

    李覽從來沒聽見過他老叔在他面前說過這么多話,平常倆人即使聊天,就是翻來覆去幾句話。

    “我姐和我妹,以后我們都會照顧好好的,生意上我確實不是太懂,但是我會努力學的。”

    對生意上的了解,大部分還是來自他老子,也就知道個大概。

    李隆點點頭道,“對你們哥倆要求不高,能守住就行,別等我們活著就敗給了,眼睜睜的看著鬧心,要鬧騰就等我跟你老子閉眼,眼不見心不煩。”

    倆人一邊聊,一邊往住處走。

    桑永波正站在門口的草皮上打電話,見倆人過來,趕緊在電話里交代了兩句就掛了,然后問,“我準備走了,你走不走?”

    李隆道,“晚上我到省城還有點事。”

    李覽道,“你們在這里過一晚上就是,何必這么著急。”

    李隆道,“跟人約好了的。”

    他和桑永波要走,潘廣才等人也不做逗留,不一會兒,各自的司機開著車子進來,李覽親自把他們送上了車。

    潘少均沒跟著他們走,一個人蹲門口,悶頭抽煙。

    李覽問,“斷片了?要不進屋躺會,晚上咱倆繼續喝。”

    潘少均道,“喝了睡,睡了喝,果真是醉生夢死了,她也瞧不起我的。”

    他的話讓李覽感覺蹊蹺,問道,“誰瞧不起你了?”

    潘少均自知失言,支支吾吾的道,“沒什么。”

    李覽沉吟一會,笑著問,“我聽說你以前追過吳悠姐?”

    潘少均慌里慌張的站起,急忙否認道,“誰說的?”

    李覽道,“我老表說的。”

    “楊淮?”潘少均跺腳道,“造謠呢!完全的胡說八道!下次見面我非撕爛他嘴巴!”

    李覽道,“哎呦喂,咱倆誰不知道誰,跟我裝純呢?瞧瞧,還害羞起來,求求你了,可別這樣子,誰不知道你是情場老手了。”

    潘少均喟然長嘆道,“她也是這么說我的,其實我真冤枉。”

    李覽道,“你突然這么說話,我很不習慣的。能不能照顧下我的感受?”

    潘少均摸摸光禿禿的下巴道,“我其實是個好人。”

    “說人話。”李覽自穿開襠褲起就認識這家伙,至于他什么德性,雖然不能說是一清二楚,可也了解相當。

    潘少均訕笑道,“我初中就追女孩子了,陳年破事你都知道,沒結婚前談過的女朋友,沒十個也有八個了。倒不是我瞧不起窮人家的孩子,只是大部分和我談的,都是因為我家庭,我老子是什么人,我老娘怎么樣,她們把我祖宗八代調查的比我還仔細。

    我愛玩的人,玩起來的時候腦子不在線,說實話,那會真的沒在意過任何人,反正就是我花錢了,你讓我開心,得哄著我,感情上就沒有什么正常的平等關系。

    知道遇到她,我才明白,之前那不叫談戀愛處對象,是交易,是玩弄別人的感情。”

    雙眼茫然。

    李覽道,“搞半天你也知道你在玩弄別人感情啊?”

    潘少均道,“那不是少不更事嘛,后面也得了教訓,結婚后,我對老婆一心一意,決心做個好丈夫,結果很諷刺,婚姻上一敗涂地,連續一周上新聞頭版頭條,當著全世界的面丟了一個大臉,現在才明白,出來混的,早晚要還的。”

    李覽打斷道,“說重點,你跟吳悠姐那會是什么情況?”

    潘少均沒精打采的道,“那會我老子為了鍛煉我,把粵東區片的分公司讓我管理,楊淮請我吃飯,她也在,你不明白我第一眼看到她的感受,以前不相信一見鐘情,直到見到她我才信了。

    當真心實意的喜歡一個人,會感到自己就是那泥地里的癩蛤蟆,簡直是一無是處,可以忘記自己的地位,自己的財富。

    哪怕拋棄自己的臉面和尊嚴都是有必要的,只要有她,我什么都可以不要。

    我開始厚著臉皮接近她,出了名的花花大少啊,她怎么可能看得上我。”

    李覽問,“你就沒努力一把?輕易放棄不是你性格。”

    潘少均喃喃自語道,“從小到大,第一次產生自卑的想法,我怎么能配的上她?”

    李覽道,“那現在呢?”

    潘少均道,“從明天開始,我就不能再陪你喝酒了。”

    李覽伸出手道,“那加油。”

    潘少均道,“謝謝。”

    同李覽隨意說幾句之后,開著車走了。

    家里再次歸于靜寂之后的那么一瞬間,李覽陡然產生了一種奔跑的沖動...

    他的生活太安逸了,他的人生太單調了。

    此時,不止他有這個感覺,何舟也是一樣。

    他七尺男兒被困在一個小小的貨源站里,跟著普通工人一樣每天汗流浹背,名曰鍛煉。

    看著劉耀叼著牙簽依靠在貨柜上,對著著他幸災樂禍,他把脖子上的毛巾一甩,沒好氣的道,“干嘛呢,是兄弟不是,看我這樣,高興是吧,還有臉笑。”

    潘應道,“笑是不可能笑的,我們是哈哈大笑,怎么樣,晚上跟姐去樂呵樂呵?”

    何舟擺擺手道,“算了吧,我一天下來,腰酸背痛,飯都不想吃,挨床就能睡著,沒那功夫陪你們。”

    劉耀道,“差不多得了吧,你真不干活,何姨又不能真打你罵你。”

    何舟真希望他老娘打他罵他,那樣他心里好受一點,他是不想看見她那失望的眼神,所以,不管怎么樣,他還是需要堅持,說道,“你說的容易,我是男人,能逃避嗎?哎,我的遠大前程啊。”

    說著又不自覺的嘆口氣,他不知道他老娘還要讓他鍛煉多長時間,什么時候是個頭呢。

    劉耀收起臉上的玩世不恭,認真的道,“我是來跟你告別的。”

    何舟愣了愣道,“你真要出國啊?”

    劉耀道,“是啊,讀書倒是次要,還是想趁著現在有時間,多走走,多看看,長點眼界,不想做那井底之,我爸年齡越來越大了,我怕以后沒機會了。”

    何舟理解劉耀說的,劉老四是六十出頭的人,馬上七十古來稀,年齡大了后,身體大不如前,唯一值得安慰的是,還算硬朗,如果劉耀現在不出去,真等劉老四有病的時候,就真的出不去了,劉家一脈單傳,就他一個兒子。

    留給劉耀瀟灑的時間不多了。

    他問道,“讀什么學校?”

    劉耀道,“沃頓讀商科。”

    何舟看著他那笑的不自然的臉,突然很是替他難受,他的夢想是做天文學家,一個立志于做天文學家的人,去讀商科?

    勉強笑笑,問道,“想好了?”

    劉耀道,“什么想好不想好,小時候他替我遮風擋雨,該是我讓他為我驕傲的時候了,你不想讓何姨失望,我又何嘗忍心看他失望。

    他這一輩子最自豪的就是掙了這一份家業,從一文不名成為了所謂的人上人,你說我要是表現的漠不關心,他得多難過。

    我不能這么殘忍。

    其實沒有什么值得矯情的,我的人生簡直毫不費力,相比許多人來說,未免輕松了許多,不需要為錢發愁,不需要工作發愁,不需要為房子發愁,所以,再不做點妥協,老天爺都看不下去的。”

    何舟伸出手道,“我支持你。”

    劉耀相視一笑,笑著道,“謝謝。”

    潘應道,“喂,你倆不要婆婆媽媽的了,到底出去不出去啊。”

    何舟把肩膀上的毛巾往貨架上一扔,笑著道,“走吧,今晚舍命陪君子,不醉不歸。”

    劉耀道,“必須的了。”

    找了一家常去的小排檔,從下午四點鐘,一直喝到晚上七點鐘,還未停。

    劉耀道,“機票我已經訂好了,就是下周一。”

    何舟問,“去那么早干嘛?不是開學季吧?”

    潘應道,“游學嘛,先去游,再去慢慢學,開學不開學有什么關系。”

    劉耀道,“我先去美國探探路,到時候那邊熟悉了以后,你們去了我就能接待你們了。”

    潘應道,“其實,我都有點心動,只是我要出去,我爸肯定不能同意的,哎,他還是想把我拴在身邊,等過完年就要去公司上班了,安逸的日子要結束了。”

    劉耀道,“潘叔對你期望很高的。”

    潘應道,“他現在有孫子了,對孫子的期望高才是真的。”

    何舟端起杯子道,“來,繼續喝,說好的不醉不歸。”

    三人再次舉杯。

    喝完后,劉耀問何舟,“你媽沒跟你這邊做到什么時候?”

    何舟道,“我媽說我要做到服眾的時候,這個標準沒法子量化。貨運站我是自己應聘上的,沒人認識我,也不是領導,就是個普通小工,跟別人沒區別,誰能服氣我?”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