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我的1979

214、遙憐小兒女

    在樓下的時候,韓樂樂一直留下聽楊格與舅舅的對話,忍不住問道,“你該不會真自己出錢吧,沒必要,能找到投資更好,如果找不到,我們也不需要勉強,可以先在國內的公司積累下人脈,或者我們去拍紀錄片啊,成本低,十萬有十萬的做法,一百萬有一百萬的做法。

    再去拿它幾個獎,名氣打出來,什么都好做了。”

    在勸說楊格的同時,何嘗又不是努力在說服自己。

    她們雖然是專業的,可是畢竟年輕,在行業沒什么資料,總歸要經歷一番才好發展。

    楊格笑著道,“你啊,瞎安排,姐不能在紀錄片上浪費時間,我是不可能出錢的,我去找我爸去。”

    如果她沒記錯的話,她們家旗下應該是有影視文化公司的,至于規模,她用腳趾頭想也知道肯定不大,因為她們家的主業集中在造紙和建材,影視這一塊可能是她老子當初腦子一熱,搞多元化的結果。

    她先找她老子要過來再說,即使在和她老子賭氣,她心里也明白,她老子是不會在乎這些的,她開口要,她老子肯定給。

    韓樂樂悠悠的嘆口氣道,“有錢真好。”

    楊格笑著道,“什么有錢沒錢的,說的好像你們很窮似得,你們家有有車有房的,徐匯的學區房,一套千把萬吧,再怎么樣,也輪不到你哭窮。”

    韓樂樂道,“房子是住的,光有價格有什么用,又不會賣出去。再說,我上面還有一個哥哥呢,跟我關系也不大。

    你們皖北的在這邊的挺多,我有好幾個高中同學是你老鄉,改天給你介紹一下?”

    楊格擺擺手道,“老鄉?別逗了,大內斗省又不是說著玩的,哪里有什么老鄉,皖南皖北差距大著呢,各個城市的口音不一樣,互相瞧不上,我認人家做老鄉,人家不一定認我呢。跟蘇南蘇北一個道理,有什么好說的。”

    韓樂樂笑著道,“我可沒開過地圖炮。”

    楊格笑著道,“你敢招惹我,有井無蓋。”

    說著說著自己都笑了起來。

    聊了一會,不經意間各自睡去。

    第二天醒來,第一件事是看手機,已經十點鐘了。

    簡單的梳洗一番,剛到樓梯口,聽見了客廳的談話聲,她一時間驚喜交加,小跑著下樓,喊道,“爸。”

    “慢著點。”楊學文笑著呵斥了閨女一聲,差點被閨女撲倒。

    楊格的兩只手掛在父親的脖子上,笑著道,“老頭子,你怎么來了?”

    “聽說我老閨女回來了,我能不來嘛。”楊學文又轉過頭對李和道,“你看看,我沒說錯吧,肯定是有事,無事獻殷勤,沒好。”

    楊格埋怨道,“有做老子這么埋汰閨女的嘛。你這老頭子,太傷人心。”

    楊學文道,“我是你老子,什么老頭子,老子不老也被你喊老了。”

    突然哎呀一聲,頭皮一疼,閨女舉著一根白頭發在他眼前得意的晃,他無奈的嘆口氣。

    楊格笑嘻嘻的道,“嘆氣才真老了,別嘆氣啊。”

    楊學文道,“老子是被你氣的。”

    李和道,“你爸聽說你回來了,大早上的冒雪從虎丘開車過來的。”

    楊格撒嬌道,“你辛苦,我給你泡杯茶。”

    楊學文道,“少氣我就好,大早上的還沒吃飯吧,先吃點東西墊墊肚子。”

    韓樂樂正好從樓上下來,楊格簡單向父親做了個介紹,然后倆人一起去廚房弄了點吃的。

    李和把楊學文的茶杯倒滿,笑著道,“孩子大了,管不了吧?”

    楊學文道,“以前倒是滿心想著她們趕緊長大,等她們成家立業,我們任務就完成了,少費點心思,現在才明白過來,完全是多想了,越大才越需要操心,昨個楊淮開董事會,說要投資一家搞外賣的公司,一下子居然拿出上億,那可是真金白銀,我就打電話多兩句嘴,結果呢,這小子敢跟我齜牙咧嘴,說要撂挑子。

    我說,老子吃的鹽比你吃的飯都多,指點你幾句,讓你少走彎路,他不樂意。”

    李和道,“人家好歹是受過高等教育的,不傻,你既然給他管公司,多給點信任,旁邊觀察是了,別什么都不放心,老是不放手,孩子也不上道。”

    楊學文道,“我是沒招,看明白了,管不了他,他愛怎么著隨便他。你家李覽呢,怎么說,生意上也該讓他管管了。”

    李和道,“張家有家軟件公司,先讓他進去歷練歷練,早上是第一天上班。照樣是隨便他折騰,暫時不管。”

    楊格從廚房出來,一邊啃蘋果一邊問,“爸,中午請我吃啥,想好沒有?”

    楊學文道,“掃帚疙瘩吃少了。你要拍電影是吧,拍唄,找外人做什么,沒事給自己找事。”

    楊格眼珠子一轉,笑著問,“咱家是不是有影視公司?”

    楊學文道,“從我投資開始,沒賺過錢,每年還倒貼五六百萬進去,估計不尋求融資,撐不到兩年。你要是想玩,再拿點錢,讓剩下的投資人退出。”

    楊格笑呵呵的道,“還是你老英明,那你閨女創業,你怎么支持?”

    楊學文得意的道,“那看你怎么表現了。”

    “爸,我是最孝順你的。”楊格趕忙站到楊學文的身后給他揉肩。

    李和笑著搖搖頭。

    在浦江待了兩日之后,他迫不及待的返回了家,因為他的老閨女要回來。

    李怡的航班時間表被他寫在紙上,鄭重的貼在了客廳的墻上,他感覺年齡越大,腦子的記性越來越差。

    何芳在坐在沙發上看資料,抬起頭掃了他一眼,笑著道,“明天我開車和你一起去,你瞎緊張個什么勁。”

    李和問,“她說的行程時間是紐約時間,落地時間要不要換算過來?”

    何芳道,“你是老糊涂了,不和你說話。”

    李和在屋里走來走去,沉吟了一會,自言自語道,“哦,行程單的出發時間是紐約時間,落地時間是咱們的當地時間,不需要換算了。”

    何芳無奈的搖搖頭。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