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我的1979

215、意恐遲遲歸

    她工作忙完后,桌子上的資料收起來塞進了抽屜肚子,笑著道,“你是不是又在網上亂說話了?我看啊,你那個微博號趕緊注銷吧,前天他們才跟我說過,你別亂說話,影響不好。”

    李和道,“他們是誰?我是不平則鳴,有什么好怕的,該說的我還得說,活人不能讓尿給憋死。”

    他現在偶爾化身鍵盤俠,仗著大眾不了解他,網上說話肆無忌憚,看誰不順眼,總要罵上幾句。

    何芳白了他一眼道,“前天遇到趙永奇,他跟我說的,讓你低調一點,注意輿論影響,別一天到晚胡說八道,嘴沒把門的。”

    李和氣憤問,“老趙查我了?不地道!”

    何芳道,“這種事還用查嗎?平松還有老潘家那小犢子天天在網上陪你湊熱鬧,只要不是瞎子,都知道那個賬號是你,你還瞎嘚瑟,自欺欺人。”

    李和嘆口氣道,“老趙的面子我必須得給啊,看來真不能說話了,什么世道。”

    何芳道,“你本來就該謹言慎行的,多大年齡了,還當自己是孩子啊,說話沒遮沒攔,你這個年齡還能做憤青嗎?

    沒事幫我做點家務,少發微博。”

    李和道,“得,你說的對,聽你的。回頭我讓他們把賬號給我注銷了。”

    夜里睡覺總是隔三差五的翻身看一下鬧鐘,翻來覆去的鬧騰了五六次,最后一次干脆起床,把衣服穿整齊了。

    何芳看了看漆黑的窗外,又看看時間,嘆口氣道,“六點半落地,現在才四點鐘,著急啥?”

    李和道,“你躺會,我去機場接,外面下雪路不好走,別堵在路上,早點到好。”

    何芳想了想,也起床了,一邊穿衣服一邊道,“等會出去你戴個帽子,外面冷,別搞感冒,想想自己是什么年齡了,心里有點數。”

    李和道,“反正還沒到七老八十,能吃能動,沒什么大不了。”

    他下樓打開客廳大門,宋谷正在清掃車子積雪,車子轟轟作響,冒黑煙。

    宋谷道,“李先生。”

    李和屋子里亮燈的時候,他第一時間起床做準備,主要還是預熱車子。

    李和道,“準備一下,我們馬上走。”

    宋谷道,“知道了,李先生。”

    李和去衛生間隨意擦洗一番,從里面出來,看到何芳還在廚房忙活,著急道,“早飯什么時候不能吃啊,現在犯不上,趕緊走,別等會堵在路上。”

    何芳笑著道,“再著急也要吃早飯,稀飯來不及了,你喝點牛奶,墊墊肚子,順帶熱熱身子。”

    李和接過牛奶,嫌太燙,干脆放在門口蓋滿積雪的石凳上,擱了幾分鐘,慢慢試溫,待不熱后,一口進了肚子。

    待何芳提著包從屋里出來,他直接把杯子放到門口臺階上,何芳要把送回屋里,卻被李和直接推進了車里,“也不看看都幾點了,還磨蹭。”

    下山這一段路不屬于公共路段,沒有環衛清掃,雪很多,車子行駛緩慢,上了公路之后,路面的積雪已經被清理掉,速度才慢慢上來。

    宋谷從后視鏡能看到坐在后排的李和的臉色,解釋道,“鏟車師傅每天六點鐘才來,今天咱們有點早。”

    李和點點頭,沒說話,到達機場,剛剛六點鐘。

    站在機場出口,他得意的對何芳道,“你看看,我沒說錯吧。幸虧沒聽你的,要不然咱們就晚點了。”

    何芳把他頭上的帽子給順整齊,然后道,“都沒你事多,讓她等會又怎么了,你慣著吧,看她無法無天了。”

    李和理所當然的道,“我閨女我不慣著誰慣著?”

    接著又道,“孩子好不容易回來一趟,太拘著不好,大孩子,有臉面有自尊心的,不能按照小時候那么處,咱們努力做開明的家長。”

    何芳道,“我還不夠開明啊?她把天捅個窟窿出來,你才滿意是吧?”

    李和道,“那也是我扛著。”

    手腕在眼前晃一下,何芳沒再搭理李和,往出口的欄桿跟前站了站,伸著頭向里面看。

    李和同樣跟在后面,眼睛不眨的盯著,嘀咕道,“飛機晚點了?這都過了十分鐘了。”

    何芳道,“沒那么快,估計要等行李,有點耐心行不行。”

    李和扒在欄桿上,一會低頭摳指甲,一會抬頭看,又等了有十分鐘,越發不耐煩。

    忽然聽見宋谷道,“來了。”

    李和抬起頭,果然是李怡,正從里面笑盈盈的走出來。

    何芳已經從外側繞了進去,幫著李怡推起行李箱。

    李和趕忙過去搶過閨女手里的雙肩包,“累了吧,給我拿著吧。”

    宋谷站在不遠處,肯定不會傻到去剝奪李老二獻父愛的機會,不聲不響的去車庫取車去了。

    何芳把一直掛在手里的大棉襖遞給閨女,“穿上,外面冷。”

    李怡一邊穿外套,一邊調侃道,“爸,最近伙食不錯啊,肚子又起來了。”

    李和道,“天天吃素,好幾年沒吃上肉了,不煙不酒,這樣也長膘,能有什么轍。”

    何芳道,“你爸那性子你還不清楚,以前還晨跑,現在呢,飯碗一扔,坐著不肯動,肉不長他身上才叫怪了。”

    出大廳門口,李怡被寒風吹得打個激靈,趕忙緊緊外套。

    “冷吧,我的給你。”李和毫不猶豫的要解開軍大衣的扣子。

    李怡還沒說話,何芳就拍掉了他的手,哭笑不得的道,“孩子沒那么矯情,你別一天到晚事事兒的。”

    在孩子面前,李老二向來不愿意落面子,因此爭辯道,“我是怕孩子凍著,你懂個球。”

    李怡一看這架勢,真怕兩人吵起來,趕忙安撫道,“親愛的爸爸,我已經感受到你父愛光輝了,真的不冷,你衣服扣緊了。”

    宋谷的車子已經從車庫開上來,李怡笑著喊了聲宋叔叔,他靦腆的點了點他。

    李怡和何芳坐在了后排,李好只能無奈的坐到了副駕駛的位置,不時的回過頭看看嘰嘰喳喳的娘倆。

    李怡突然問道,“爸,你車子那么多劃痕,也不去補下?”

    李和道,“還不是你老姑家那小崽子,前幾天下雪,她瞎折騰拿鋼絲球擦車。”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