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我的1979

235、一死一生臨老頭

    閃電不見后,天空漆黑如墨,只有耳邊還有陣陣的轟隆聲。

    前屋老娘的屋里燈還亮著,他感覺好奇,按照老倆口平常的習慣,此刻依然關燈睡覺了,他他感覺渾身發冷,沒有去多問,趕忙回到屋里后,往身上拽了個被單。

    剛躺下,正準備關燈,在轟隆的雷聲中依稀感覺有人在喊他。

    他披上襯衫,走到門口,老倆口屋里的燈還是那么亮著,安靜的很。

    沒人喊他,他剛才出現了錯覺。

    想了一想,還是冒雨沖進了院子,三兩下跑到前門,雖然速度夠快,可是密集的大雨不是他能躲的開的,在門口拿毛巾隨意擦了擦,推門走進了老倆口的屋子。

    令李和詫異的是,老倆口居然在那竊竊私語。

    他自己老子他自己了解,向來不肯這么和聲細語的同老娘說話的,平常要么是罵罵咧咧,要么是大嗓門。

    看到李和進來,王玉蘭道,“你還不睡啊?”

    李和問,“你們倆怎么也不睡?都九點多了。”

    王玉蘭高興地的道,“你爸今晚作妖,非要跟我東扯扯西扯扯,這不就陪他嘮到現在嘛,也沒說出個東南西北,盡說些過去沒用的事。”

    李兆坤躺在床上,聽見動靜,眼皮子都沒抬,喃喃道,“還在下啊。”

    李和道,“天氣預報說后天停雨,先讓他下吧,反正這幾天也沒事做,再說現在路修的好,下雨也不耽誤去哪里。”

    李兆坤道,“冷。”

    王玉蘭把被單鋪在他身上,從脖子掩到腳上,不停的埋怨道,“剛才還問你冷不冷呢,現在知道了,瞎逞能。”

    李兆坤沒有既沒有向往常一樣反駁,也沒有向往常一樣發脾氣,只是笑著道,“我曉得你會給我蓋的,你對我最好了。”

    李和看著心花怒放的老太太,心道如果人人都有他老子這嘴皮子功夫,個個不愁找不到媳婦。

    老倆口老夫老妻,你情我濃,看的我不自在,轉身要走人,卻又聽見李兆坤道,“我想喝點酒,好長時間沒喝了,肚子受不了,胃也受不了。”

    李和停住腳道,“趕緊睡覺吧,不能喝也別喝了,警醒一點,別拿身體不當回事。”

    王玉蘭柔聲細語的問道,“是不是餓了?看你晚上沒吃東西,那么半勺飯沒吃完,熊完了。”

    李兆坤點點頭,臉上的皺紋堆了出來。

    王玉蘭一邊翻身下床,一邊道,“等著啊,我去給你弄點吃的,一會都不肯消停。”

    說著去了廚房。

    李和看著他老子的表情,總感覺哪里不對勁,哪怕是笑,好像也需要使很大的力氣。

    “爸,你沒事吧。”一瞬間,李和有不好的預感,“是不是感覺哪里不舒服,我們去醫院好不好?”

    他分明看見李兆坤想做個擺手的動作,但是食指動了動都,又無力的放下了。

    他忍住眼淚。

    李兆坤做完無謂的努力后,一動不動,安靜的躺著。風雨大作,雷聲隆隆。風聲雨聲濤聲交織成一片。

    “那....”在轟隆聲中,李兆坤喃喃道,“圩田好種,梅雨難過。小滿不滿,黃梅不管。”

    他的聲音太小了,李和把耳朵帖到跟前才能勉強聽的到,明白意思后,勉強笑著道,“剛才不是說了嘛,過兩天雨就停了,你啊,好好睡覺,甭操這些心。”

    李兆坤好像睡著了似得,好半晌又沒反應。

    “哪里不舒服嗎,你盡管說。”李和的心懸著了。

    李兆坤道,“我就說你媽,你們要好好孝順她,別讓她哭。”

    李和道,“這些不用你說的,我們連你都孝順著呢。”

    李兆坤道,“你媽傻里吧唧的,別讓人給騙了,你們看著點。”

    李和道,“你兒子不傻就行,你別操那么多心。”

    王玉蘭端一碗泡飯,一盤熱騰騰的西紅柿炒蛋進來。

    李和給拉了個板凳,讓她把東西置在上面。

    王玉蘭道,“別躺著了,起來吃吧。”

    李兆坤還是一動不動。

    王玉蘭看她沒反應,從拐角拿出來一瓶白酒,笑著道,“是不是沒胃口啊,那允你喝一盅,可別多喝了。”

    李兆坤道,“別喝醉了。”

    李和嘆口氣,跑到堂屋,眼淚婆娑的給大姐和李隆等人撥了電話。

    重新回到前屋,李兆坤依然在那躺著,眼睛瞇縫著,沒有一句話,好像在打盹。

    王玉蘭站在一旁,手足無措。

    遠遠的傳來了狗吠聲,李和打開大門,拿著手電筒,早早的迎了上去,對走過來的李隆道,“小點聲,還要看情況。”

    段梅道,“你們倆在外面吧,人多吵吵,我進去看看。”

    李隆站在屋檐底下,先給自己點上,又看了看哥哥,丟給他一根,兄弟倆在那唉聲嘆氣。

    半個小時左右,李梅一家人也到了。

    李梅低聲問,“什么情況。”

    李和指了指窗戶道,“沒醒,等會再說吧。”

    李兆坤醒來的時候,發現屋里突然占滿了人,嘟噥道,“不過年不過節的,來干啥啊。”

    李梅擦擦眼淚,勉強的笑著,溫聲道,“媽喊我來陪你喝酒呢。”

    李兆坤道,“你們陪不倒老子,論喝酒,你們都不是個,少給老子丟人。”

    李梅道,“爸,你該罵我們就罵。”

    她多么的希望爸爸再多說幾句話。

    李兆坤道,“說什么說,老子跟你們說不到一塊。”

    王玉蘭拉著他的手,笑著道,“那你跟俺說,俺倆說一塊。”

    她的手被另一只冰涼的手攥著。

    李兆坤道,“想好了啊,跟兒子過,老胳膊老腿,被給自己不快活,去享兒子福。”

    王玉蘭道,“又不傻,當然享兒子福,賴他們家以后不走。”

    李和道,“有我們一口吃的,就少不了你們老倆口,放心吧。”

    李兆坤道,“你龜兒子給老子漲臉,搞的不丑。”

    “爸,你哪里難受不?”李梅的眼淚水嘩啦啦的下來了。

    空氣凝重起來,所有人都能感覺到李兆坤不行了。

    李兆坤道“我睡一覺。”

    突然,王玉蘭感覺到攥著自己的那只手一松,她意識到什么,嚎啕大哭。

    李莊的狗吠的更加響亮了。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