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我的1979

264、行進中

    他是一名所謂的財務副總,可是像他這樣的財務副總,集團內部有二十多個,集團其它部門的中高層就更多了,他是沒有機會和大老板直接對話的機會的。

    現在從一家享譽全球的大財團進入一家剛剛起步的小公司,他不但沒有一點沮喪,反而是歡欣雀躍。

    眾所周知,大老板只有一個獨生子是唯一的接班人,完全沒有許多大家族的傾軋現象。

    為了接近未來的大老板,暗地里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較勁呢,所謂近水樓臺先得月,能接觸到未來繼承人意味著什么,大家心里跟明鏡似得。

    所以,現在他站在付堯面前,跟天上掉餡餅似得,自己都沒有想到。

    有多少好處,他現在自己都盤算不過來。

    進入集團高層,這是毫無疑問的!

    除非他自己沒能力,自己作死!

    他能清晰的感覺到他的人生就要騰飛了!

    現在,要做的就是謙虛謹慎,像老牛一樣勤勤懇懇,早晚會苦盡甘來。

    在商業史上,他曾士強說不定也要留名的。

    想的越美好,他嘴角咧的弧度越大。

    付堯笑著道,“請進。”

    他把曾士強迎進舅舅破舊的房產門店里。

    “你請,你請。”曾士強生怕自己不夠恭敬,態度上有點小心翼翼,非讓付堯先走。

    付堯無奈。

    周芬給曾士強倒了一杯茶,笑著道,“曾先生,你喝茶。”

    “謝謝,謝謝。”曾士強趕忙站起身雙手接過,他本是倨傲之人,可是沒有摸清對手的情況下,是不敢孟浪的。

    付堯道,“曾總,你喝茶,我聽蔣總說你是圣母大學的會計博士,極力向我推薦了你,希望以后你多多幫忙。”

    “謬贊,付先生有需要,我一定殫精竭慮。”曾士強心里的波瀾起伏并沒有顯在臉上,蔣總是集團的首席財務官,他不知道自己時候入了對方的眼,在集團內部的財務部門,說他是無名小卒也不為過。

    心里暗自揣測,難道是因為自己在美國托馬斯公司并購案中的表現?

    付堯道,“我們是初創,第一要務是要架構符合投資人要求的財務團隊,所以,曾總,我還是要聽你的意見。”

    涉及到自己的專業,曾士強立馬挺起胸脯道,“付先生,你放心,給我一周時間,我會把人員全部安排到位,完全不需要你費一點心思。”

    付堯笑著道,“那我就麻煩你了,財務工作全部交給你。”

    曾士強想了想道,“不是我不自謙,除了財務工作,其它工作我也可以分擔一點,公司初創,我一定努力。”

    付堯道,“除了財務工作,第二要緊的是人事工作,不知道你有沒有合適的推薦?”

    曾士強笑著道,“付先生,這個我幫不了你,人事工作是大事,一般人很難勝任。”

    他不是沒有合適的人,他不是不能推薦,是不敢推薦。

    小老板剛出社會,想法簡單,他推薦也就推薦了。

    但是,小老板的身后是大老板,大老板的心思難測。

    萬一大老板懷疑他上竄下跳、御下蔽上,拉幫結派,他是沒好果子吃的。

    所以,一定要小心謹慎。

    他看到付堯臉上有失望的神色,立馬接著道,“蔣總交游廣闊,他未必就沒有好推薦。”

    付堯笑著道,“那我到時候再問問吧,我們是單獨出來做事業的,還是要多依靠自己。”

    曾士強訕笑,腦子高速旋轉,他能做到今天的位置,專業能力是一部分,還有一部分是因為在人際關系上他善于鉆研,再單純的人說話,都不止是純粹的表面意思。

    只要是人,他的話里永遠有話,不分中外。

    站在道德高地上的理性人,為了保持禮貌、謙虛的態度,往往會壓抑真正內心的想法。

    在他看來,大家所吹噓的剛正不阿、直接不掩飾的人,只是沒遇到值得掂量和正視的人。

    更令他笑掉大牙的是,居然有人吹捧西方人的直接。

    人家是毫不掩飾自己的鄙視和輕蔑。

    世界之所以合理是因為存在三六九等,西方人比中國人更信奉物“競天擇,適者生存”,還是他們傳過來的。

    為了適應環境,學會變色龍的能力是最基本的要求。

    好半晌,他才猜測到小老板的意思。

    小老板是想把自己和大老板區別開。

    他能理解,好比太子想擺脫皇帝的掌控,證明自己。

    自己的上句話是說錯了,自己能受小老板待見,已經是奇跡,如果再塞入大老板的人,那么估計小老板就沒那么好說話了。

    他趕忙補救道,“付先生,我們可以找知名獵頭公司,挖人。”

    付堯搖搖頭道,“來不及,我們現在首要先形成自己的team。”

    曾士強道,“付先生,那你的意思是?”

    付堯笑著道,“我在美國有不少學長,本可以用到的,但是我還是想在中國找本土人才,避免水土不服,我會在我以前的大陸同學那邊打聽一下,總會有合適的。”

    接下來的日子是辦公室裝修。

    說是裝修,其實很簡單,無非是把原來賣場的標貼、隔斷給拆掉,然后重新布線,添加辦公設備。

    時間太緊張了,容不得他們慢工出細活。

    他原本是想依靠舅舅付兵的,事實證明,在很多方面,舅舅還是缺乏經驗,真正的實施人還是曾士強及其新組建的財務團隊。

    曾士強在辦公場所未裝修完成的情況下,按照投資人要求完成了財務團隊的構架,整個團隊十五六個人居于辦公室的一隅。

    裝修好的第三天,人事部門的負責人很快到位,是齊華推薦的,原國資部門領導。

    老領導叫鞠家強,五十來歲,因為晉升無望,一直混日子,齊華一開口,鑒于薪資可觀,他就來了。

    大腹便便,走起路來跟企鵝似得,付堯本是看不上他的。

    但是,老娘也強烈支持齊華的意見,不得已,付堯只能同意。

    付堯對他的第一印象是很難花錢。

    上班的第一周就花費一億四千萬全資收購了一家互聯網房產公司,引進對方全部團隊,還得意洋洋的對付堯道,“這個錢啊,花的值。”

    ps:給大家拜個年,恭喜發財...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