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我的1979

267、入職

    何舟道,“誰跟你開玩笑了,我真的決定去你們單位上班,驚喜不?”

    蔣瑤瑤道,“別糊弄我了,你一個月什么不干,在家躺著也有兩萬來塊錢,跟我瞎湊什么熱鬧。”

    不管何舟怎么說,她都是不肯相信的,哪怕何舟不是富二代,人家也是重點大學畢業的,怎么可能和她們這種大專生、普通學校畢業的學生在一個槽里吃飯?

    總之,人家是有就業競爭力的,隨便找個單位,起薪也會比她們業務員高。

    何舟道,“你自己一個月工資不是也有兩萬多嗎?”

    蔣瑤瑤道,“我做了兩年多了,客戶轉介客戶,同行介紹客戶,隨便做做都不會差。”

    何舟自信的道,“你一個月能掙到兩萬,我也能。”

    蔣瑤瑤道,“那不一樣。”

    何舟道,“有什么不一樣?我比你笨了?”

    “你確定你是認真的?”蔣瑤瑤不好解釋了,難道自己要跟他說,這個社會對女人的寬容度比男人大嗎?

    從高中開始,每個學期,自己的抽屜肚子塞滿情書。那會她就意識到自己有多漂亮了,可惜,不管長的多好看,對她的學業沒有幫助。

    耗干腦細胞,拼勁全力也只是進了一個普通二本學校,甚至連選擇自己專業的機會都沒有,最后學的是她現在提起來都腦殼疼的水務。

    上大學以后,追她的更是排成長隊。

    那會,她頂多有點驕傲。

    直到出入社會,她身上更多的是自信。

    因為長相,她在工作上得到許多便利。

    男人很容易在漂亮女人面前展現自己大度、無私的一面,他的業務工作展開的很容易,她所需要付出的僅僅是自己的微笑和善意。

    至于她的那些男同事,入職兩個月還不開單的,比比皆是。

    即使背后有人說她綠茶,她也是無所謂,她沒坑人,沒騙人,依靠自己的能力和優勢賺錢,有什么過錯呢?

    錢攥在自己手里,才是最實在的。

    何舟昂著頭道,“那是當然。”

    門口的爐子生著了,火苗已經竄出爐膛。

    他趕忙拿起火剪在爐膛里捅兩下,躺平了里面燒的發紅的無煙碳,然后加上了煤塊。

    他只是突然心血來潮,想吃個烤毛蛋。

    毛蛋已經買好了,就差把爐子生著了。

    一老頭牽著老太太,雪地里走的小心翼翼,皺著眉頭看了一眼何舟,想開口,還是什么都沒說。

    何舟尷尬的笑笑。

    因為他一個人,拉低了整個小區的檔次。

    他在小區生爐子,他在小區招租。

    小區屬于高檔別墅,同黃浦江邊上的以出租為主的高檔社區不一樣,這里全部屬于個人自有物業,大部分業主也是非富即貴,寧愿空著,也很少出租。

    少部分出租的,也只是租給一戶,絕對沒有像他這樣一下子招攬七八個,把好好別墅變成群租房的。

    他成功的實踐了潘廣才所說的:想賺錢,先學會丟臉。

    小區物業,三番五次的來找過他好幾次,跟他談素質,他并不以為意。

    他自己不是沒有仔細想過,他自己家的房子,他愛怎么著就怎么著。

    怎么就成沒素質了呢?

    他連生爐子都是用的無煙碳!

    甚至連煤塊也是網上買回來的無煙煤!

    就是怕起濃煙!

    感謝良心賣家,現在冒出來的那點煙,簡直可以忽略不計,他是獨門獨戶,升起來的煙還沒出院子就散了。

    大家相互的間距有這么遠,能礙著誰呢?

    他把爐子提進客廳,在燒的通紅的煤塊下墊上煤渣,煤塊與爐口齊平后,又封上了半截爐閥門。

    蔣瑤瑤立馬把毛蛋一個個往爐子里塞,塞下四五個后,快速的跑進廚房拿了一雙筷子,在爐子里反復的撥拉,好使毛蛋烤均勻。

    待有烤的差不多的,她自己剝殼子,利索的往自己嘴里塞。

    何舟道,“你也吃啊?”

    蔣瑤瑤道,“我要是不吃,我瞎忙活什么?”

    何舟道,“女孩子吃這個的少,有的嫌棄惡心,有的怕有細菌。”

    蔣瑤瑤吃完一個又接著用筷子夾出來一個,一邊小心的剝殼一邊道,“我沒那么多毛病,好吃就行,嗯,真香。”

    何舟愣神的功夫,她已經吃上了兩個,何舟不再猶豫,趕忙拿起來一個放自己面前,生怕再晚點就沒自己的了。

    兩個人一邊烤一邊吃,不一會兒,十來個毛蛋不見了。

    一周后,蔣瑤瑤升做了團隊業務經理,何舟連面試的程序都省了,直接辦理了入職。

    入職的當天,蔣瑤瑤拿了一些資料給他,并且著重向他介紹了公司的產品類型。

    何舟第一次接觸到了無抵押信用貸款。

    一邊看資料一邊聽她講解,不用多大功夫把產品了解了一個七七八八,其實并沒有多少復雜的東西。

    這是一家總部位于首都的小貸公司,分公司遍布全國二三線城市,他所在的這個辦公室,只是浦江分公司的一個門店。

    像這樣的門店在浦江有十二家。

    蔣瑤瑤道,“做這行呢,最重要的是合規,我剛才給你講的,你記住了,不然違規了,不管你業績做的多好,都會被開除。

    不管別人怎么問,都只能回答我們做的是撮合交易,僅向出借人與借款人提供借貸信息的撮合服務,我們不直接放款。

    我們賺取的不是利息,是管理費。”

    何舟笑著道,“謝謝,我明白了。”

    蔣瑤瑤滿意的點點頭,又接著問,“那產品理明白沒有?薪金貸、業主貸、車主貸、你都搞清楚需要什么條件沒有?”

    何舟道,“客戶想借款,要么有房,要么有車,要么有半年打卡工資或者社保,只要滿足其中一個條件就可以。”

    蔣瑤瑤道,“總結能力不錯嘛,對啊,就是這些,其實很簡單,具體客戶還是要具體分析的,比如本地人,三個月打卡工資批個一兩萬也是很正常的。

    有的借款客戶的條件很好,但是不是打卡工資,有半年的現金流水也是可以接受的。

    反正啊,有客戶你盡管進件,后面我給你梳理。”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