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我的1979

278、不簡單的人

    從始至終,這女人都是在賣人設,博得老娘好感。

    他就好奇了,他老娘這么精明的人,怎么可能被她給糊弄住呢?

    她有什么突出之處嗎?

    何舟忍不住再次打量了一遍,眼睛很大,當然,也可能是眼線的襯托作用,鼻梁很精致,很好看。

    “看什么看?不服氣啊?”史博瑩被看的很不自在,“姐,天生麗質,全部原裝,沒有韓國進口的。”

    何舟頗為認可的點點頭,然后道,“你我們倆怎么辦?”

    史博瑩道,“稀奇了,你個大男人問我意見干嘛,自己做決定唄。”

    何舟指著對面的酒店道,“真我做主,我立馬拉你進去。”

    史博瑩不屑的道,“你以為我能被你嚇住?問題是你敢不敢?”

    何舟嘆口氣道,“找個地方繼續喝酒?”

    兩家的關系太近了,即使對方脫光了躺在他面前,他也不敢有所行動。

    不是懦弱,而是怕麻煩。

    史博瑩問,“你有朋友嗎?一起喊著,熱鬧。”

    何舟道,“我這邊不喊了。”

    史博瑩道,“那光我倆跳舞喝酒有什么意思?”

    何舟道,“你喊你朋友唄。”

    史博瑩道,“這樣,你喊你三個朋友,我喊三個,一起去?”

    何舟道,“去哪個酒吧?”

    史博瑩道,“你不會什么都問我吧?”

    何舟掏出手機,第一個打的是桑春玲的電話。

    桑春玲笑著道,“這么給姐面子,主動給姐打電話?”

    何舟道,“我請你喝酒,現在有功夫沒有?”

    桑春玲笑著道,“必須的啊,有利酒吧見,我半個小時到。”

    何舟到,“還有其它朋友嗎,一起帶著熱鬧。”

    桑春玲道,“我把佘子羚和李覽招呼過去唄,他們倆閑著也是閑著。”

    何舟道,“那更好了。”

    等他掛斷電話,史博瑩問,“有利酒吧?”

    待得到確認后,開始打電話呼朋喚友。

    電話打完后,倆人攔住一輛出租車往酒吧過去。

    桑春玲是最早到的,她把連衣帽扣在腦袋上,百無聊賴的候在門口,看到何舟下車,揮了揮手,然后對史博瑩道,“好久不見。”

    史博瑩道,“玲姐,你越來越漂亮了。”

    何舟疑惑的問,“你們認識?”

    桑春玲道,“怎么可能不認識,也就你宅男一個,這個不認識那個不熟悉。”

    何舟摸摸鼻子,轉移話題道,“李覽那小子呢?”

    來浦江后,他倆一個比一個宅,互相也沒聯系過。

    其實論感情,他還是和劉佳偉、劉善處的最好,想對來說,李覽是城里長大的孩子,相互間并沒有多少共同語言。

    “他住鄉下,雞不生蛋鳥不拉屎的旮沓,估計要晚一點。”桑春玲看了看何舟,又看了看史博瑩,笑著道,“二位發展到哪一步了?”

    何舟詫異的道,“你也知道了?”

    桑春玲道,“多新鮮,還有不知道啊?”

    何舟無奈,估計只有自己一個人是被蒙在鼓里的。

    史博瑩道,“聰明如你,還能猜不出來?千萬別侮辱我的品味。”

    “你什么品味,我還真瞧不出來。不是掛個名牌包包,用個限量版香水,就能說自己有品味的。”桑春玲肯定是和何舟站在一邊的,一個莊子里,從小處到大,拿何舟是當親弟弟待的。

    同史博瑩,完全是塑料姐妹情。

    史博瑩要是敢說些不上臺面的話,她敢大耳刮子抽。

    何家和史家有交情,她桑家卻沒有,屬于互相看不上的。

    何舟擺擺手道,“咱們別五十步笑百步,我覺得吧,咱倆挺般配的,要不就順了老人的心愿得了?”

    史博瑩跺腳道,“誰跟你般配呢,我倆完全不是一個類型的人,無論如何都擦不出火化的。”

    桑春玲幫腔道,“感情是需要培養的,你們可以慢慢磨合啊,萬一....”

    “沒有萬一!”史博瑩趕忙打斷。

    “我就好奇了,你到底瞅不上我哪點?”何舟越發不服氣了。

    史博瑩笑著道,“那你看上我哪點了,我改行不行?”

    何舟癟癟嘴,越發看不上她。

    桑春玲道,“走吧,進去,外面太冷了。”

    酒吧男男女女出入,何舟離著酒鬼遠遠的,真怕吐到自己身上。

    聲響震天。

    何舟其實不喜歡這種地方。

    桑春玲是這里的熟客,服務員一看到她,便引著她們進了二樓的包廂。

    史博瑩的朋友是先到的,男男女女七八個人,她一一做了介紹,有兩個還是當紅明星。

    桑春玲瞅了一眼,拉下要起身的招呼的何舟,低聲道,“有點臺面行不行,拉低你檔次。”

    何舟看了看旁邊的佘子羚,跟桑春玲的態度差不多。

    佘子羚端起杯子,和他們喝了兩杯,連起身的功夫都欠奉。

    李覽來的時候,桑春玲下樓去接。

    李覽看著熱鬧的包廂,笑著道,“這么多人?”

    要不是聽說何舟在這里,他也是不愿意來這種地方的。

    給了何舟一個擁抱,搗他一拳道,“怎么不去找我?”

    何舟笑著道,“你先來的,是東家,我是后來的,是客人,理應你找我的。別扯那么多沒用的了,遲到罰酒,先喝三杯再說。”

    李覽找了個空位坐下,笑著道,“你知道的,酒吧的酒對我來說就是水。”

    接過佘子羚遞給來的酒,也沒用杯子,一小瓶子咕嚕咕嚕喝完了。

    不經意間掃到了包廂的拐角,一個年輕的男孩子,搭著二郎腿,一左一右摟著兩個女孩子。

    何舟道,“羨慕了?”

    李覽道,“哥要是想,天天不重樣。”

    桑春玲道,“家里是做地產的,他老子好像進過富豪榜前三,自以為了不起,把誰都不放眼里了。”

    別人對待富豪榜是什么態度她不清楚,但是在李莊起碼是一文不值。

    李覽對著何舟道,“你這未來對象不簡單啊。”

    何舟攤攤手道,“隨便她嘍,跟我又沒關系。”

    其實心下是不悅的。

    這女人的腦子也太蠢了些,以為隨便找個人就能壓的住他們?

    真要論家境,這幫人別說跟他和李覽比,簡直連佘子羚都比不了。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