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我的1979

313、解除危機

    她爽朗的笑道,“第一印象很重要,從第一次見面,我就覺得你很好啊,溫文爾雅,有上進心,然后最重要的是你很善良,如果你是一條鱷魚,眼淚流的再多,我也不會和你做朋友的。”

    付堯愣了愣神道,“你又哪里看出我善良了?”

    “你在福萊士讀的中學?”

    “是啊。”這不是什么秘密,他老娘估計應該是和她說過的。

    “那你對我就沒有一點兒印象?”她身子前傾,臉更貼近了他一點。

    “沒有。”付堯搖搖頭,一股幽香不自覺的鉆進了他的鼻子,心慌意亂。

    邱慧敏笑著道,“其實呢,我們在早十幾年前應該認識了,我也是福萊士畢業的,你不記得,但是我記得清楚的很呢,有一次學校在國家公園組織童子軍,當時我被一個小胖子給欺侮了,還是你幫我的。”

    “有嗎?”付堯沒有一點兒印象。

    “吶,我會說謊嗎?”說著,她從包里掏出來一張照片,指著照片道,“看看哪個是你,哪個是我?”

    付堯為了方便看,直接拿在了手里,照片是合影,男孩子藍領白襯衫,白襪子,白鞋,女孩子一律是白上衣,白裙子,白鞋。

    他很快的找到了自己,曬得黑黝黝的一張臉在陽光底下發亮。

    良久,他才笑著道,“這張照片我好像也有。”

    他沒有保存照片的習慣,從小到大的照片都是老娘替他細心保管的,到底有多少張,自己都是不太清楚的。

    “那有沒有想起來一點什么?”她希冀的問。

    “抱歉,時間真的太長了,我連同班同學的名字都記不得幾個了。”除了玩的要好的幾個人,同桌姓什么,他都給忘記了。

    “好吧,”她攤攤手,把照片重新放進包里,笑著道,“好在我們現在重新認識了。我支持你去服兵役的,又不是你一個人,我不認為對生活有什么影響。”

    付堯此刻有點惱恨自己的薄臉皮了,居然不知道怎么拒絕,也不好意思拒絕。

    他的婚姻大事,一輩子的幸福,居然就這么莫名其妙的定了。

    當晚,居然又被老娘帶到邱家商辦婚禮細節,問他意見,他只是應好,也沒說出什么反對的話來。

    第二天,倆人赴馬來西亞拍婚紗照,全程被她挽著胳膊,做各種親昵的動作,隱隱中,他又感受到一種欣喜。

    邱慧敏表兄弟朱東理是馬來西亞殯葬大亨,壟斷了馬來西亞的獨立墓地和骨灰盒,他邀請倆人赴家宴。

    邱慧敏對付堯道,“你要是覺得不吉利,咱們可以不去,我們家跟他們走的也不是太近。”

    付堯笑著道,“沒那么多講究,人家也是好意。”

    他很高興,在許多的小事上,對方能征求他的意見。

    謝天謝地,性子不隨他老娘。

    挺起胸膛,他也是個男子漢呢!

    在倆人準備籌辦婚禮的同時,新加坡的航運格局也發生了變化。

    航運業素來是一個資本密集型市場,不僅投資金額巨大,回報期也相對漫長,一旦適逢周期性乃至全球性經濟衰退,直面的風險系數將幾何級上升。

    邱家以棕櫚起家,之后于上世紀60年代在巴拿馬注冊公司正式進入航運業,自己不擁有船舶,在鎖定貨源后向其他船東或租船人租用船舶。

    剛開始的時候該公司發展良好,新世紀后,成為東南亞排名前三的航運巨頭,邱慧敏父親邱利海曾經一度躋身新加坡富豪榜第11位。

    為迅速擴張搶占市場,盲目樂觀地擴大船隊,這種激進的經營戰略最終使其遭到了嚴重打擊。

    在金融危機之后,幾乎所有航運巨頭都存在困境,運力過剩,不但要面臨運費下降的事實,還有高額的租船協議。

    長期借款金額急速增加,巨額的外部借款債務導致了其償還借款后的貨幣資金余額持續下降。

    過去的六個月里,邱立海的大全航運集團信用等級一路下降,從最初a級一直降到了現在的d級,銀行借款占全部負債的比重猛增至92%,負債超過9億美金。

    邱立海每天需要應付全球接連不斷的訴訟,為被扣押在各地的集裝箱而苦惱。

    之前付家給的一億美金融資,也只是杯水車薪!

    只是能暫時喘口氣而已!

    但是,令他沒有想到的是,在女兒和付堯領完結婚證的一個小時后,大全航運逆勢大漲,收盤當日大起37.23%!

    接著便是應接不暇的好消息,債權人同意其自救計劃,接連撤銷訴訟,漢堡燃料公司是唯一一家未撤銷的,繼續扣押公司四艘船只,以索回購買燃料的3500萬美元資金。

    在他準備用美國花旗銀行和新加坡通商銀行提供的20億美元貸款做償還的時候,又接到了漢堡燃料公司被并購的消息。

    這一切發生的太突然,讓他有點應接不暇。

    “郭總,謝謝你,真的是太謝謝你了!”坐在他對面的是新加坡通商銀行的副總裁郭毅年,他剛剛簽完一筆18億美金的借款合同,手還在哆嗦。他也是見慣大風浪的人,但是此刻依然不敢相信,向來只有錦上添花,哪里有雪中送炭!

    付家的實力,他很清楚,但是給的禮也太大了!

    之前沒有一點兒風聲!

    郭毅年笑著道,“雖然目前全球航運不景氣,但是我相信隨著因中國經濟向穩發展,航運業會有這一次是基本性的翻升,并非只是市場短期的上揚,而且,邱總,我們也非常相信你的信譽。”

    “郭總,我做東,請務必賞光。”邱利海激動的無以復加。

    郭毅年笑著道,“不用客氣,邱總,以后有的是機會,聽說你家千金要結婚,到時候發請帖的時候,別忘記我就行。”

    據說這一次的婚禮,集團總裁黃炳新會參加,他得找機會接近,心里暗自揣測,萬一付家不邀請他,邱家給他請帖,他還是一樣可以去的。

    “一定,一定。”邱利海喜不自勝。

    邱家的危機就這么解除了,邱利海一個人在家里喝的大醉。

    邱慧敏看父親興奮的樣子,鼻子一酸。

    ps:推薦一本書《重置1992》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