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我的1979

331、與人斗

    李怡毫不客氣的反駁道,“你不歪想,你怎么知道我想的是什么?”

    “反了天了,跟老子唱反調,”李和沒好氣的道,“什么本事沒有,貧嘴的本事倒是有長進。”

    李怡正要說話,卻又聽見她老娘道,“一邊呆著去,這里沒有你事情,要么給我收拾衛生,要么趕緊去睡,別在這里礙眼。”

    這一次何芳和李和站在一條陣線。

    李怡癟癟嘴,不再說話,坐在沙發上,惡狠狠的啃了個蘋果。

    “再敢瞪我試試?”何芳沒好氣的道。

    “你老大,我惹不起。”李怡乖乖的放下了眼皮子。

    何芳對著兒子不耐煩道,“說重點,吭哧吭哧也說不明白,沒重點,到底成還是沒成啊?”

    “你這話是什么意思?”李覽總覺著老娘這話是接著妹妹剛才的茬子問的。

    “你說什么意思?”何芳反問,“揣明白給我裝糊涂?”

    李覽道,“你不說我怎么知道什么意思?”

    萬一猜的意思不說老娘的意思,那就是很尷尬了。

    “你娘倆這是干嘛呢,鬧著玩呢?”李和笑著道,“明白的問,就是你倆這是進展到哪一步了。”

    “現在就是有最后一步,也不一定是進展,”李怡忍不住補充道,“現代社會跟以前不一樣,沒人能當回事,何況,結了婚,離了婚都很正常。”

    何芳道,“你不說話,沒人拿你當啞巴。”

    “得,好心沒好報。”李怡無奈的朝著李覽攤攤手,希望能博得一個認同,“我這是善意提醒你們,避免由于觀念落后導致的認識偏差,進而影響到你們的心理預期...”

    “你可閉嘴吧。”李覽對她也是無語了,他想說話都沒機會,全聽她在那禿嚕禿嚕個沒完,他沒好氣的道,“我們只是在一起吃了頓飯而已,因為是在老宅附近吃的,然后就順路去老宅看了看,拿了瓶酒出來,其它的什么事也沒有。”

    “真什么都沒有?”何芳看了看墻上的鐘表道,“三個多小時。”

    “是啊。”李覽肯定的點點頭。

    何芳沒好氣的道,“那你回來干嘛?”

    她還沒說完,李和已經起身往臥室去了,何芳緊隨其后。

    “不是,你們什么意思?”李覽哭笑不得。

    沒人搭理他,只有李怡同情的拍拍他肩膀道,“哎,我覺得我媽應該挺后悔的。”

    “后悔什么?”李覽問。

    李怡無奈的搖搖頭道,“你這樣的老實人是不會懂的。”

    說完,背著手,同樣走了。

    李覽把杯子里的水喝完,撓撓頭,鵝不再管他們什么想法,回到自己臥室,洗了個澡,然后打開電腦,在集團辦公系統內回復了郵件后,躺床上便睡了。

    不到八點鐘,他便起來了,不過他不是起來最早的那個。

    老娘正在做早餐。

    李和正帶著阿拉斯加犬準備出門。

    穿著短袖衫,短褲的李怡已經晨跑回來,太陽雖然沒有出來,可是空氣悶熱,李怡只沿著山道跑了個來回,便已經大汗淋漓,她腳上的跑鞋直接甩在地上,癱坐在沙發上。

    李覽沒好氣的道,“大小姐,能不能保持下衛生。”

    李怡笑嘻嘻的道,“今天去不去約會?”

    “你好奇心挺強啊?”

    “好奇心是人類進步的動力,”李怡道,“哎,你不知道啊,我有時候感嘆自己不是男人。”

    “要不然呢?”李覽問。

    李怡道,“三宮六院七十二嬪妃,那是至少的。”

    “夢想很偉大。”李覽穿好鞋子,隨意拿了把車鑰匙,站門口一按,一輛黑色的轎車大燈閃了兩閃。

    他一看車牌,果斷放棄,又選了一輛普通的。

    開車出了家,他沒有先去自己的辦公室,而是像平常一樣開出很遠去吃早餐。

    店里有他喜歡吃的豆花布丁,還有來自整個京城最正宗的大興安嶺豆瓣醬。

    他從小吃到大,米線、豆花里添一點,或者包子蘸著吃,都是極好的。

    吃好早飯,直接往公司去,從停車場進電梯的時候,剛好遇到王子文。

    王子文看到他過來,先止住了電梯,等他進來,才按下電梯。

    “這么忙嗎?此早飯的功夫都沒有。”李覽看到了王子文手里提著的早餐。

    王子文道,“一起床,就伺候家里的小祖宗穿衣、吃飯,然后送到學校,簡直沒有一點兒消停。

    到我們這個年齡啊,真不是為自己活了。”

    李覽問,“沒有請阿姨嗎?”

    他跟王子文認識的年限不短,但是相交的不深。

    他老子要求他來集團上班,他同意了,然后中再集團就收購了他創立的網約車公司。

    他出任集團中層,是快的公司并入中再集團的結果,不是因為他是李老二的兒子。

    集團內部,除了王子文和齊華少數幾個人,很少有人知道他的底細。

    所以,他當初上任的時候,還是遇到許多反對聲音的。

    中再集團戰略投資副總,豈能是一般人能勝任的?

    一個小小的網約車創始人何德何能,一下子竄進了集團中層?

    中再集團是什么樣的龐然大物,沒有比他們更清楚的了!

    單獨做一個網約車事業部,他們還是能接受的,直接進入集團中層體系,那簡直有點兒戲了!

    哪怕是快點網約車現在已經是千億規模,依然讓許多人嗤之以鼻。

    但是,沒辦法,這是齊華安排,李老二點頭同意的,反對又能怎么樣?

    只能在心里把齊華的祖宗十八代多罵上幾遍,同時不時的給李覽穿穿小鞋,至于外面傳的這是李老二兒子,他們壓根就不信!

    因為很多人自以為了解李老二的尿性,即使要安排兒子,也不會弄這么麻煩。

    偶爾與這幫人玩心眼,斗心思,李覽反而覺得很好玩,沒有生厭的意思。

    王子文道,“讓阿姨給我們送孩子,真是不放心。頂多給做做飯,打掃下衛生,可是吧,我們也不算年齡大,這些我們都能做,沒必要找外人,自己做一點,也是生活的情趣。”

    電梯在八樓停下。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