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仙俠小說 > 太上劍典

第一零八八章 生死之擂

    ……

    魯豪掃視了眾人一眼,徒自道:“眾皇聽令,立即整備人馬,點將萬人,即日起奔赴南谷望斷山,準備參加這生死之擂。”洛神聞言,深深一驚,抬頭道:“師尊,你說他會去嗎?”

    魯豪微微一笑,胸有成竹道:“一定會的,眼下還有十人沒有處理掉,這小子絕對不會失言。去準備吧,這次就算是老猴子不愿意,恐怕也得幫上一幫了。”九路天宮,陸云府邸。

    俊朗的陸去與王陣的確有著相似之處,接到九帝浩天貼之后,兩人同一時間坐在了府邸之中。“王陣,點將的事就交給你了。這次的事鬧的有些大,我怕歐楚陽會撐不下來,為師現在已經跟魯豪聯系上,馬上要去一趟極淵深海和冰鏡川林。”王陣聽著,點了點頭道:“徒兒知道,要不要帶上千兵大陣?”

    陸云想了想道:“還是帶上吧,現在歐楚陽的身份沒有bao露,居云松他們幾個還能拿著九帝浩天貼說事,為師就怕到時候他的身份bao露出來,那九個老鬼不惜一切的撕破臉皮,可就麻煩了。到時候,恐怕神戰還未來臨,天武界便會展開一場大戰。”

    “那獸域那邊呢?”

    九大神域強者齊出,估計著當日的盛況足可以稱之為空前,七大jin地本就人手不足。如今天蕩山已成秘境,毫無兵力。歐楚陽還沒有整備毒澤沼林,又少了一股力量。要是獸域也不出兵,恐怕到時候就算是極淵深海和冰鏡川林發兵,也不會是九大神域一合之敵。所以說,王陣的擔心還是很在理的。陸云苦惱的想了想,搖頭道:“老猴子性格古怪,能否出兵,為師也說不準,只不過為師敢肯定,這老猴子一定會比我們還要坐不住,就算是他不出兵,到時候真打起來,居云松也會由他親自出手,這方面我肯定不了。到時候再看吧。”

    王陣失落的點了點頭,不再說什么,陸云見王陣有所低迷,遂自勸道:“放心吧,以歐楚陽的性子和頭腦,想讓他身臨險境不會太容易的,也許到時候根本不用打起來,他也有機會逃走。畢竟,毒君塔可不是白給的。”

    有了陸云這句話,王陣算是放心了下來,躬身施禮之后,便退出了陸云的府邸,安排點將事宜去了。

    陸云微微嘆了口氣,顯然還在擔心著什么,沉默了半晌后,終于身形化虛,消失在房間之中。

    有了陸云和魯豪這層關系,極淵深海和冰鏡川林倒是不麻煩,幾番有利有弊的勸說之后,兩股勢力終于同意發兵。當然,去的人不可能太多,畢竟未來還有神戰即將打響,各方勢力還需積蓄實力。

    唯獨獸域。

    獸域天獸谷,一臉長毛候佩坐在密室之中,身邊仍舊是形影不離的霜羽帝君和龍王帝君兩大副首。

    “九帝浩天貼~”候佩自言自語著,目光越是在這九帝浩天貼上流轉,越能看出其心中的快意。

    “居云松好大的氣魄啊。居然能夠說服那幾個老頑固,擬出九帝浩天貼來,有意思,哈哈,很有意思。哈哈~”

    自顧自的說著,候佩心情大好,放聲狂笑了起來。

    坐在一旁,龍王帝君手捻龍須,也是一臉的笑意,道:“帝君大人,這次可算是遂了您的心愿了。歐楚陽果然不同凡響,這百年來的殺戮雖然慢了些,可還是讓他完成了。現在又有這么個好機會,一年之后的生死擂一定會很精彩。”

    “當然精彩啊。”候佩笑道:“居云松那個老不死的到現在還不知道歐楚陽還活在這個世上,等到生死擂一經打響,歐楚陽的身份bao露了出來,就算是有著九帝浩天貼,他也不會輕易的放過歐楚陽。這也正是我要看到的結果。居云松一向以正人君子自居,打破誓言對他來說,無異于顏面掃地,到時候中域強者紛紛不屑他的行為,中域之首這個稱號就要名不符實了。”

    說著,候佩的臉色極度的冰冷了起來,哼道:“殺我愛子,本帝要讓他聲名掃地。”

    龍王帝君苦思片刻,不由道:“帝君大人,此次事關重大,我們是否要幫上這歐楚陽一幫?”

    候佩陰冷的面孔為之一轉,詭笑道:“幫~,為什么不幫?本帝雖然聲稱不允許歐楚陽借助外力,可在這種時候,說不得還是要出手的,而且,這次出手也不能太寒酸,多派點人去。若是居云松真的翻了老臉,有了這個九帝浩天貼,我們便可以以天地法則指責于他,那樣的話,顏面掃地不說,恐怕神盟之首的位置他也坐不下去了。嘿嘿~,其實本帝也沒有料到事情會發展到這個地步,我們還是小看了這個歐楚陽啊。這百年來,殺的痛快,痛快至極啊。哈哈~”愛子身死,候佩的報復心理已經達到了瘋魔的地步,如今若是遇到一星半點可以搬到居云松的機會,絕不會放過,甚至讓他做任何事都行。

    狂笑過后,候佩終于舒緩了下來,轉頭對霜羽帝君道:“霜羽,往毒澤沼林安插的人手怎么樣了?有什么消息沒有?”

    那霜羽帝君聞言,趕忙回道:“暫時還沒有,現在毒澤沼林一盤散沙,各方勢力雜亂無章,一時間想要收并過來很難。不過這只是時間問題,只要歐楚陽這次死了,毒澤沼林便會歸入獸域管轄。還有,如果還能把毒君塔奪過來,倒也為尋找逆天鑒憑添了已分成功率。”

    候佩聽著,不斷的點頭道:“恩,這件事也很重要,你就多上上心,最好暗地里先將那毒澤沼林整合過來,這樣就算是歐楚陽不死,到最后,他也只能是孤身一人,翻不起什么風浪。”

    霜羽聽著,心下微有不解,問道:“大人,這歐楚陽究竟哪里厲害,為什么還費這么多手段。以屬下之見,就算沒有他,想讓毒澤沼林歸心,也很容易啊。”候佩搖了搖頭道:“霜羽,這句話你可說錯了,七大jin地各有各的規矩,這個規矩是不能破的,神戰打響之前,我們不能動歐楚陽,毒澤沼林自然還需要一個領頭人,估且算他是傀儡的話,也很重要。至于神戰之后,自然不能留他了。”霜羽還是沒有聽懂,可他也沒說什么,在座的恐怕就只有龍王能夠明白候佩的心思。

    九大帝首于雷域甫雷殿會面之后,一則驚天動地的消息迅捷無比的飛走于整個天武界。

    “一年之后,南谷望斷山上,九大神域合擺生死擂,發九帝浩天貼,共邀刺神無名大駕。于南谷生死擂之上,一決生死雌雄。”

    此則消息一經傳出,整個天武界轟動了,所有人都把目光轉向了天武界南谷望斷山之上。

    九帝浩天貼,乃是九大神域帝君的誓言之貼,此貼一經發出,就代表著九大神域九大帝首的共同言辭。

    很明顯,這九大帝首遍尋刺神無名不著,已經無法忍受下去。你不是害怕我們這些帝君強者嗎?

    也好,我們不出手,讓位列神皇榜上的十大神皇與你交鋒,生死之戰,非生即死,一切恩怨就在這場生死之擂中解決。屆時,只要你刺神無名有本事,將這十大神皇一一擊殺,我九域帝首也不為難你。

    消息不徑而走,大多數武者開始憧憬起未來這驚天一戰。當然,誰都能夠看出,九大神域yu除刺神無名之心已經達到了無法忍受的地步。這種生死較量之中,所蘊含的不公平之舉是顯而易見的。

    這百年來,刺神無名的兇名已經被神話到了一種高不可攀的地步。然而,那只是存在于刺神二字中的“刺”之一字上。出手偷襲,刺神的兇器飛梭的確鬼神歐測,可如果把戰斗放在了明處,這種威名自然會消減到恐怖的地步。

    再者說,神皇天榜位列前十之人,哪一個都是僅次于帝君的強者,再加上有著這一年的籌備,估計著不少神器也會被收攏過來。

    刺神無名以一人之力獨斗十大神皇,結局幾乎已經清晰可見了。饒是刺神再厲害,他的勝率也不足一層。

    說的再明白一點,如今九大神域分明是想借次機會把刺神無名除掉,而且是必須要除掉。不給他逃脫的機會。

    于是乎,九帝浩天貼與同一日散布了整個天武界。其間所邀之強者乃是天下共舉,就連與神盟勢不兩立的罪盟各大勢力與是同時接到了這張數億載也不曾出現過一次的九帝浩天貼。

    一時之間,天武界各處角落暗流涌動,幾乎是每一個人都開始放棄手上的一切xiu煉計劃,全速趕忙南谷望斷山巒,等待著那舉世矚目大戰的來臨。

    通天懸閣,魯豪府。

    府邸之內人員眾人,這可能是數千萬年來,通天懸閣獨一無二的一次聚會,列席之人已達數十,多是有著高階神皇之上修為的強者。

    魯豪手中握著九帝浩天貼,眼中的苦澀之意不經意的流露,時而看向洛神,著實不是滋味:“事情鬧大了啊,沒想到老猴子這無理取鬧的行為,居然把九帝浩天貼都請了出來,難道非逼著神戰提前到來嗎?”

    洛神也是苦笑不已,心下暗自為歐楚陽而擔心,不過現在,他還能說什么么?

    什么也說也出。

    魯豪掃視了眾人一眼,徒自道:“眾皇聽令,立即整備人馬,點將萬人,即日起奔赴南谷望斷山,準備參加這生死之擂。”洛神聞言,深深一驚,抬頭道:“師尊,你說他會去嗎?”

    魯豪微微一笑,胸有成竹道:“一定會的,眼下還有十人沒有處理掉,這小子絕對不會失言。去準備吧,這次就算是老猴子不愿意,恐怕也得幫上一幫了。”九路天宮,陸云府邸。

    俊朗的陸去與王陣的確有著相似之處,接到九帝浩天貼之后,兩人同一時間坐在了府邸之中。“王陣,點將的事就交給你了。這次的事鬧的有些大,我怕歐楚陽會撐不下來,為師現在已經跟魯豪聯系上,馬上要去一趟極淵深海和冰鏡川林。”王陣聽著,點了點頭道:“徒兒知道,要不要帶上千兵大陣?”

    陸云想了想道:“還是帶上吧,現在歐楚陽的身份沒有bao露,居云松他們幾個還能拿著九帝浩天貼說事,為師就怕到時候他的身份bao露出來,那九個老鬼不惜一切的撕破臉皮,可就麻煩了。到時候,恐怕神戰還未來臨,天武界便會展開一場大戰。”

    “那獸域那邊呢?”

    九大神域強者齊出,估計著當日的盛況足可以稱之為空前,七大jin地本就人手不足。如今天蕩山已成秘境,毫無兵力。歐楚陽還沒有整備毒澤沼林,又少了一股力量。要是獸域也不出兵,恐怕到時候就算是極淵深海和冰鏡川林發兵,也不會是九大神域一合之敵。所以說,王陣的擔心還是很在理的。陸云苦惱的想了想,搖頭道:“老猴子性格古怪,能否出兵,為師也說不準,只不過為師敢肯定,這老猴子一定會比我們還要坐不住,就算是他不出兵,到時候真打起來,居云松也會由他親自出手,這方面我肯定不了。到時候再看吧。”

    王陣失落的點了點頭,不再說什么,陸云見王陣有所低迷,遂自勸道:“放心吧,以歐楚陽的性子和頭腦,想讓他身臨險境不會太容易的,也許到時候根本不用打起來,他也有機會逃走。畢竟,毒君塔可不是白給的。”

    有了陸云這句話,王陣算是放心了下來,躬身施禮之后,便退出了陸云的府邸,安排點將事宜去了。

    陸云微微嘆了口氣,顯然還在擔心著什么,沉默了半晌后,終于身形化虛,消失在房間之中。

    有了陸云和魯豪這層關系,極淵深海和冰鏡川林倒是不麻煩,幾番有利有弊的勸說之后,兩股勢力終于同意發兵。當然,去的人不可能太多,畢竟未來還有神戰即將打響,各方勢力還需積蓄實力。

    唯獨獸域。

    獸域天獸谷,一臉長毛候佩坐在密室之中,身邊仍舊是形影不離的霜羽帝君和龍王帝君兩大副首。

    “九帝浩天貼~”候佩自言自語著,目光越是在這九帝浩天貼上流轉,越能看出其心中的快意。

    “居云松好大的氣魄啊。居然能夠說服那幾個老頑固,擬出九帝浩天貼來,有意思,哈哈,很有意思。哈哈~”

    自顧自的說著,候佩心情大好,放聲狂笑了起來。

    ……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