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小說 > 漢鄉

第一三五章婚事

    第一三五章婚事

    “啊。”

    宋喬點點頭。

    “秦羅敷?”

    宋喬再次點點頭。

    “那我沒問題,你看啊,白馬從驪駒咱家沒問題吧?

    我騎的游春馬價值百萬,其余的也很相似,出行有甲士護佑,回來則仆婢成群,除了沒胡須之外……這也簡單,我從今天起開始使勁刮臉,不用一年,我的臉上就會長滿大胡子。”

    云瑯滿嘴胡謅,一只手卻不由自主的落在宋喬豐滿的臀部,只是輕輕地放在那里,一動不敢動。

    宋喬瞅了一眼云瑯的爪子笑道:“你們西北理工有沒有試驗過男女之情到底是怎么產生的?”

    云瑯沒有把手收回來的意思,放在那里的感覺很好,優美的弧度與手掌的曲度貼合的和奇妙,這讓他的心噗通噗通的劇烈跳了起來。

    “有一位師兄說,這是一種叫做荷爾蒙的東西在起作用,這東西一直存在于我們的身體里,只要我們的身體長成,他就會促使我們產生交配的**,人類能繁衍至今就是基于此。

    在遠古的時候,我們還沒有創造出足夠多的文字,足夠多的財富,男女之情被合作取得食物這個沖動給代替了。

    在那個時候,一個男人愿意給一個女人食物,愿意保護她,愿意為她跟猛獸搏斗,那就表示他們有了男女之情。

    食物給的越多,保護的越是穩妥,情感就越是濃厚。

    后來呢,我們有了文字,有了衣衫,有了房子,有了國家,男女之情就變得非常復雜。

    食物有了剩余,所以啊,食物也就代表不了男女之情,這個時候,男女之情就超越了物質,開始追求靈肉合一的境界。

    男女之情也被賢者們作了嚴格的規定,男子不能再一棒子敲暈女子就把她帶回山洞成親,不過,用食物誘惑女子上當,這個習慣被我們很好地保持了下來。”

    宋喬笑了一聲,又低聲道:“你想一棒子敲暈我么?”

    云瑯想了一下道:“任何男人都有這種想法,考慮到我們要一起白頭到老的,所以,只好繼續騙不能用棒子。”

    宋喬抬頭瞅著云瑯道:“我有時候更愿意讓你一棒子敲暈帶走,這樣的話,就不用這么煩惱了,也不用患得患失。

    我是一個很沒有主見的女子,從小到大都是如此,師傅說我要識字了,于是,我就識字,師傅說我要學醫,于是我就學醫,師傅說什么我從未反抗過,因為,她是我認識的人中間,對我最好的一個。

    我之所以努力的學醫,就是想要對得起她的期望。

    現在,山門關閉了,她們拋棄了我們,一時間什么事情都要我來做主,反而有些不知所措。”

    云瑯的爪子收縮了一下,宋喬輕呼一聲,卻沒有反抗,于是,云瑯就有些得意,在她的耳畔輕聲道:“你不要總想著是師門拋棄了你,你應該這樣想,你的師門要把你們放在人間,作為他們的種子,作為他們試探人間的一個方式。

    等你們完全成長為參天大樹之后,她們或許就會來找你們,畢竟,長久的遠遁深山,對一個門派的發展非常的不利。”

    “對啊!是這樣的!”蘇稚的聲音毫無征兆的在兩人背后響起。

    云瑯的爪子閃電般的從宋喬的敏感部位收回來,而宋喬干脆把頭埋在胸前不敢見人。

    蘇稚像是什么都沒看見一般坐在兩人對面如同往常一樣,將手塞在胸前的大口袋里繼續道。

    “藥婆婆說了,我們三個是最適合留在人間的,其余的人避世太久,已經不知道該如何跟外面的人打交道了。

    所以她們才會藏起來。

    藥婆婆喜歡云氏,她覺得這里很安靜,又比山里富庶,云氏本來也是山門中人,你嫁給云瑯也算是門當戶對,這樣一來,很多的醫術探索就不用避開云瑯,是我們最好的安身地。

    從今后,你做你的云氏女主人,我跟婆婆兩個去富貴鎮的醫館治病救人,長久的留在富貴鎮。

    云瑯,你什么時候迎娶我師姐?璇璣城雖然對男女之事看得很淡,卻也不是隨意就能在一起的,至少要有一場婚禮。

    你抓緊吧,我怕繼續耽擱下去,我師姐會成第二個卓姬。”

    云瑯尷尬的道:“你指的是什么?”

    蘇稚冷哼一聲道:“還沒成親就給你生一個孩子!”

    宋喬猛地抬起頭,那一張臉像是被涂抹了紅色顏料一般,跳起來就跑進屋子里去了。

    宋喬見師姐跑了,就再次冷哼一聲道:“還指望她來照顧我呢,現在還不是需要我來照顧她!”

    云瑯笑道:“女孩子在成親這種事情上總是比較害羞的。”

    “有什么好害羞的,你家豬啊,羊啊,牛啊交配的時候我看的多了。”

    蘇稚的話讓云瑯這個后世人都感到尷尬,只好舉手投降道:“好,好,你做主就好,只是聘禮該交給誰?”

    蘇稚伸出一只小手笑道:“當然那是交給我了,藥婆婆又不管事,不交給我交給誰,告訴你啊,聘禮我會收,陪嫁沒有,你看著辦。”

    云瑯無奈的道:“你口袋里的每一個銅錢都是我給的……我還會指望陪嫁嗎?”

    “那就好,快去準備聘禮吧,好看的衣服,漂亮的首飾,閃閃發光的金錠,銀錠,繡滿金線的絲綢,每一樣都不能少。

    從明天起,你就不能再見我師姐了,直到你前來迎親……”

    云瑯挑挑大拇指夸贊一聲道:“你將來一定能成大事!”

    蘇稚挑挑下巴道;“師姐出嫁了,醫館終于輪到我說了算了。”

    說完,就歡快的扭著腰身就跑了,云瑯完全不明白,這有什么好得意的。

    既然決定要成親,那就一定要快,云瑯剛剛把消息告訴了劉婆跟梁翁,原本寂靜的云家大院立刻就沸騰起來了。

    即便是已經半夜了,滿院子的燈火全部亮起來,時不時地能聽到劉婆用高亢的嗓音調派仆婦。

    云瑯成親沒有那么簡單,必須要報備官府的,這種文書云瑯沒有寫過,只好去請教剛剛寫過這種文書的霍去病。

    能把戰馬養在自己房間里的人,只有霍去病。

    新婚夫婦的屋子外人不太好進去,尤其是大清早,天知道人家在干什么。

    山居里沒有仆役,不過,還有霍去病的兩個侍妾,她們可沒有功夫去照顧霍去病,兩個人正坐在門廊下百無聊賴的有一下,沒一下的給烏騅馬喂草料。

    見云瑯過來了,馬上變得精神抖擻,規規矩矩的跪坐在木地板上向云瑯施禮。

    “沒起來?”云瑯指指山居。

    “打獵去了!”一個穿紅衣的侍妾似乎有些委屈。

    云瑯當然不會理睬那個受委屈的侍妾,抬頭看看灰蒙蒙的天空,這種陰天,視野不好,應該不是一個好的打獵天氣。

    正在胡思亂想呢,就看見霍去病背著一張長弓挎著箭壺,手持一柄鋼叉挑著兩只兔子從松林深處走來。

    身后的張氏也是一身緊湊打扮,她的腰上還掛著兩只死去的松雞。

    看兩人有說有笑的樣子就知道日子過得很快活。

    “報備文書怎么個寫法,趕緊說,我還忙著娶老婆呢。”

    云瑯沒有客套的意思,一把扯過霍去病就把一捆子竹簡丟給了他。

    霍去病接過竹簡笑道:“你終于要成親了,就是璇璣城的宋喬?”

    云瑯點點頭。

    “不娶蘇稚?”

    云瑯搖搖頭。

    霍去病冷笑一聲道:“還是一起娶了來的痛快!”

    ps.

    今天早上收了一個來自不敗傳說的快遞,當著快遞員的面就打開了,有點尷尬,不用我說你們都知道寄了什么過來吧!和產品經理打的賭有3000書迷來玩游戲,現在還差一點點,如果達到了,就會以我的名義在游戲內發放100萬水晶的紅包給大家,漢鄉的兄弟們有空多支持支持,打開電腦下載個不敗傳說,我在“漢鄉情”專區,吳國等你們一起打天下!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