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小說 > 漢鄉

第一五四章斷句的重要性

    第一五四章斷句的重要性

    云瑯不明白印書作坊把書印的一字不差有什么好驚奇的,同樣疑惑的還有陳銅。

    他甚至覺得董仲舒這些歡呼聲,根本就不是在夸獎印書作坊,而是在羞辱他。

    云瑯壓在翻看剛剛刊印出來的書籍,越看,他的臉色就越是難看。

    董仲舒在印書一道上是棒槌,陳銅是知道的,要是云侯也對印出來的書本不滿意,那就是真的有問題了。

    “可是那里做錯了?”陳銅小聲的問道。

    云瑯搖頭道:“你沒錯,是董公錯了。”

    沉浸在書海中的董仲舒忽然聽到云瑯的這句評價,就小心的放下手里的紙張,朝云瑯躬身施禮道:“三人行必有我師焉,董仲舒請教了。”

    云瑯將印好的書頁拿給董仲舒道:“董公的文章自然是金玉良言,某家說的是斷句!”

    董仲舒疑惑的道:“斷句?”

    云瑯笑道:“董公以為世上為什么會有如此多的《春秋》注解?”

    董仲舒立刻道:“見地不同!”

    云瑯笑道:“這些天,某家也翻看了各派送來的竹簡,有些自然是見地上的差異,更多的卻是斷句上的差別。”

    董仲舒的神色變得莊重起來,再次施禮道:“何解?”

    云瑯命陳銅取過木板,用炭筆在上面寫了一段文字——下雨天留客天留我不留。

    董仲舒不解的看著云瑯,云瑯對董仲舒道:“請董公斷句!”

    董仲舒不假思索的道:“下雨天,留客天,留我不留?”

    云瑯搖頭道:“我的理解與董公完全不同,我的理解是——下雨,天留客,天留,我不留!”

    董仲舒坐回輪椅,拿過一張書頁仔細的看了起來,看了良久嘆息一聲道:“僅僅是這一篇,就有三處可以歧義理解的地方。”

    云瑯道:“因此,董公若是不想讓后人曲解的想法,最好斷句之后在印刷成書,否則董公百年之后,又是一場紛爭。”

    陳銅打了一個激靈,見事情有變,第一時間就下令停止印書,等待這兩人有了決斷之后再說。

    董仲舒長嘆一聲,將頭靠在輪椅背上道:“老夫以為想法只要成為文字,能讀懂的人就一定能讀懂,讀不懂的人非我門中人,不要也罷。”

    云瑯搖頭道:“不是這樣的,董公要教化萬民,首先就要保證您的書上的每一個字都是您真是想法的體現。

    現如今,讀書人的心地已經不再純良,為了自己的利益曲解圣賢之言者,比比皆是,董公不得不防。”

    董仲舒點頭道:“確實是大害……只是這些書已經開始印書了……”

    云瑯回頭對陳銅道:“全部燒掉,一張都不許留,等待董公斷句之后,再重新印書。”

    董仲舒有些慚愧的對云瑯道:“破費了,不知時間可否來的及?”

    陳銅笑道:“只要董公能在兩天之內斷句完畢,小人就一定能保證在董公要求的時間內刊印完畢。”

    董仲舒聽了欣慰的指著陳銅對云瑯道:“雖是奇巧淫技,卻也是大才!”

    云瑯笑而不答,轉身對陳銅道:“現在就燒,當著我們的面燒掉,一張都不許留。”

    董仲舒要過原稿,急急地對云瑯道:“云侯監看,老夫是一刻都等不及了。”

    等仆役推著董仲舒離開之后,陳銅就對云瑯道:“您為何總是要這樣做呢,咱們浪費了不少紙張。

    就不能提前告訴他們,讓他們斷句么?”

    云瑯無奈的道:“都是一群撞南墻也不回頭的人,我們如果不付出一點代價,他們如何會重視此事呢?

    只有讓他們眼看著自己的一時疏忽造成了多么大的損失,他們才會在以后寫文章的時候,事先做好斷句。”

    陳銅想想自己讓東方朔斷句,被抽了一鞋底子的事情,頓時覺得云瑯英明無比。

    東方朔這個人你可以罵他祖宗十八代,他說不定會笑瞇瞇的聽你罵,說不定還會點評一番,你要是敢質疑他的文字……就是他的生死仇敵!

    就算是皇帝他也不服!

    不僅僅東方朔是這樣的,司馬遷更是惜字如金,尤其是他寫的歷史片段,如果有人改動只言片語,殺人這種事他不是干不出來。

    大漢朝的讀書人一般都比較彪悍,平日里游山玩水吟詩作賦之余提劍殺個山賊,用弓箭殺幾只野獸都不在話下。

    沒這本事的讀書人基本上就沒有什么本事,要知道,這是一個‘學問雖遠在千里之外也當求知’的時代。

    云瑯跟司馬遷交情莫逆,也不敢動他的文章,更不敢私自改動。

    董仲舒自然不知道在印書之前還有調墨,固定板面,試驗印刷樣本這些工序。

    這些廢掉的紙張本來就在預料之中,唯一可惜的是為了讓董仲舒認真起來,試驗的多了一些。

    處理完這件事,云瑯剛剛回到云氏莊園,就看到夏侯靜守在門口,見到云瑯走過來,他就快步迎了上來,用他那雙黏糊糊的手親熱的拉住云瑯的手不斷地搖動。

    夏侯靜算是一個妙人。

    妙人這個稱謂是一般是帶著一絲貶義的。

    云瑯被一雙濕漉漉的手捏著,就像被一條冰冷滑膩的蝮蛇纏住了雙手,想要抽回來,卻被人家用更大的力氣給捏住。

    “老夫新作《白鹿集》陛下看了也說好,乃是真正的好學問,不知云侯可有興致刊印出來?”

    夏侯靜一張嘴,大漢人不刷牙的惡習造就的惡果就出來了,比老虎的口氣還要大得多。

    云瑯強忍著嘔吐的**連連點頭道:“好啊,好啊,只要夏侯公愿意,盡管派人去印書作坊商談就是。”

    夏侯靜松開了云瑯的手,哀嘆一聲道:“你云氏印書作坊里的那個掌柜,他就是一個吸血鬼啊。

    印一本書,要價五十個云錢,而且起印數額為一千本,那里是老夫這等貧苦人家所能承受的起的。”

    云瑯迅速的在衣袖中擦了手,喟嘆一聲道:“那人吃的腦滿腸肥,做的卻是獨家生意,我被讀書人只能任人魚肉,毫無辦法啊。”

    夏侯靜瞅著云瑯有些不悅的道:“老夫聽聞云侯答應董公刊印他的《春秋繁露》五千本,且一個銅錢都沒有要!”

    這樣白占便宜的人云瑯見多了,隨口笑道:“這是給董公在云氏摔倒的補償。”

    說完之后,就拱手離開,如果再被這個家伙抓住手,云瑯就想把手給剁掉。

    幾個孩子被何愁有操練的很慘,才吃過午飯不長時間,就睡下了。

    云瑯仔細的檢查過幾個孩子的身體,發現沒有什么大問題,就書房。

    金日磾確實是一個刻苦的人,這段時間,只要有空閑,就回來云氏讀書,往往通宵達旦而不知苦。

    見云瑯在看他沒有來得及收拾的餐盤,就慚愧的迅速收拾好。

    云瑯笑道:“讀書最忌分心,這些雜事可以交給仆婦們去做,不用感到羞愧。”

    金日磾一揖到底恭敬地道:“小子近日苦讀頗有撥云見日之感,恨不能化作書桌,長在書房,一刻都不離開書本。”

    云瑯點點頭欣慰的道:“求學上進的少年人最是招人歡喜,不過呢,讀書乃是千古事,非一蹴可就。

    你身上的傷勢還沒有完全痊愈,不可過于操勞,循序漸進最好。“

    金日磾施禮道:“他日金日磾但有所成,賴君侯之故,金日磾此生不敢忘懷。”

    云瑯指著窗外道:“提攜后進為國選材本來就是某家的職責,你也莫要死讀書,這些日子園子里都是飽學的大儒,若有不解之處,正好向他們請教。”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