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小說 > 漢鄉

第五十五章 誰是狼王

    第五十五章誰是狼王

    云氏懲罰人的時候,歷來都是直指要害。

    一個下人小廝跟丫鬟私奔不算大事,只要掩蓋一下,下一個禁口令,就什么事都沒有了。

    云音不成!

    她母親已經沒有好名聲可以讓她漲臉,她就必須自己為自己爭臉。

    萬萬不敢再走她母親的老路,如果真的跟霍光有什么不堪的事情傳出來,云氏的女兒家就別想再有好名聲了。

    紅袖這一次之所以來涼州,就是想要一個孩兒,這個夢她已經做了好久了,只要關系到后代,紅袖固執的令人發指。

    霍光張張嘴吧,卻沒有法子說話,后宅是紅袖的天下,他沒有任何資格跟紅袖爭論。

    一想到云音最近確實需要一個安靜的空間研究熱氣球,他也就不再想說話了。

    裴六子是被褚狼抓來的,這個少年時期就已經來到涼州羌人土地上的云氏子弟,即便是干了丟人的事情被抓了,也昂首挺胸面無懼色的跪在紅袖面前。

    “你就不能明媒正娶嗎?”紅袖的銀牙都要咬碎了。

    裴六子嘿嘿笑道:“提親了,我母親親自提的,被林婆把聘禮從家里丟出來了,還說我是一個馬倌,配不上她閨女。

    我是馬倌不假,可是,掌握了上萬匹戰馬的馬倌跟普通的馬倌能一樣嗎?

    他林婆有什么資格對我評頭論足!

    如果不是家主的事情需要隱秘,萬全,不敢娶外面的女子,我裴六子也是好漢一條,哪里用得著如此委曲求全!”

    給紅袖說完了事情的經過,裴六子又對綠衣道:“一句話,跟我走不?走,萬事我抗,不走,我立刻就回山丹部落,此時就當沒有發生過。”

    紅袖氣的發抖,偏偏拿裴六子一點辦法沒有,這些早年就離開云氏的混賬東西,現如今一個個都成氣候了,年紀雖輕,卻個個是一方大豪。

    手上見過血,經歷過大場面,一個個桀驁不馴的如同野馬,或許只有在云瑯跟霍光面前,才會心悅誠服。

    裴六子的話說的極為混賬,綠衣卻理所當然的回答道:“當然跟您走。”

    裴六子仰天大笑道:“好,好,你今日給耶耶臉面,來日耶耶讓你一世無悔!

    你母親也會以你為榮!”

    說罷,就拉著綠衣跪在紅袖面前,拱手道:“我裴六子只有母親嗎,不知有父親,不敢以家主為父,只求細君以大母身份,受我夫妻一拜!”

    紅袖眼睜睜的看著裴六子拉著綠衣對她梆梆梆的磕了三個響頭。,來不及反應,裴六子就打橫抱起綠衣哈哈大笑著就要出門。

    霍光的手動彈了一下,一個小小的包袱就飛向裴六子,綠衣探手捉住,就聽紅袖道:“這是你的陪嫁,好自為之!”

    霍光目送兩人離開,就對紅袖道:“我不會學他的,我與阿音成親之日,必定是轟動長安城的大事。

    我很貪婪,不但要師傅師娘們的祝福,也需要全天下人的祝福。

    如果偷偷摸摸,趣味全無,甚是無趣啊!“

    紅袖指著門口舌綻春雷:“滾——”

    張安世已經兩天兩夜沒有睡覺了,同理,霍一,霍三,李禹三人也沒有覺可以睡。

    全是犟驢,所以只有看誰能熬到最后了。

    李禹的腦袋重重的砸在桌子上,發出砰的一聲巨響,他的腦袋應該很痛,他卻一聲不發,趁機睡覺。

    可惜,第一個呼嚕還沒有打出來,他的腦袋就被張安世給提起來了,同時一塊巴掌大的冰塊被張安世塞進了李禹的脖領子里。

    李禹虛弱的叫喚了一聲,勉強睜開雙眼。

    “投降吧,說自己錯了,說出來你就能去睡覺了。”

    張安世的聲音中似乎帶著無限的誘惑,李禹無力地張張嘴巴,卻支棱著脖子,還是一個字都不說。

    霍一的眼睛里早就只剩下白眼仁了,他的眼皮被張安世給黏住了,他非常的想睡覺,睜著眼睛卻無法入睡。

    霍三同樣如此,只是他啊比起這兩位就要堅強的太多了,不僅睜大了眼睛,還有空威脅張安世:“有什么本事就使出來,只要你不睡覺,耶耶也不會睡的。”

    張安世用冰水洗了一把臉,眼睛紅的如同炭火一般,挑挑大拇指道:“我看你嘴巴能硬到什么地步。我根本就沒有打算從你們嘴里問出是誰干的。

    我只想讓你們極度的困倦,等你們睡的跟豬一樣,我就帶你們去富貴城……“

    李禹傻傻的道:“去富貴城?”

    霍一搖晃著搖晃著腦袋道:“他準備剝光我們的衣衫游街啊。”

    霍三笑道:“耶耶不會輸!”

    張安世獰笑道:“那是你們還不夠困,等你睡著了,我有無數種法子討回血債。”

    如果不聽他們的談話,從窗外看進去,只能看到兄友弟恭的教學場面。

    如果聽聲音,會讓人不寒而栗。

    云哲指指屋子里的四個人問曹信:“他們在干什么,兩天了好像沒有換過姿勢。”

    曹信往茶水里丟了一顆剖開的青梅,喝了一口茶水,發現有些酸澀,又往里面加了一勺糖霜,再喝一口,這才滿意的點點頭。

    “他們在熬鷹!”

    “熬鷹?什么意思?”

    “有獵人抓到鷂鷹之后,想要借助鷂鷹之力狩獵,就必須先馴服鷂鷹,可是呢,鷂鷹本身就是天空之王,性情剛烈,一般不容易屈服,這時候,獵人就會付出極大的精力熬鷹。

    熬鷹是一件頗為苦累的活計,幾天幾夜,人與鷹就那么對峙著,不吃不喝,誰也不眠,直至一方最終敗下陣來,才宣告熬鷹的結束.一場活兒下來,開始還桀驁不馴、斗志昂揚的鷂鷹最終會乖乖的接受獵人的指揮,繼而終生成為人的奴隸。”

    “現在,他們四個誰想成為誰的主人?”

    “張師兄想要立威,確定他二師兄的地位,霍三想要脫離二師兄的管束,所以,這一場爭斗不可避免。”

    “為何不去爭大師兄的位子?”

    曹信搖搖頭道:“這事就不要想了,斗不過大師兄的,大師兄也不會跟我們斗,他只會把所有人打服氣。

    走的時候啊,除過你,他把我們齊齊的打了一遍,當然,是以考教武藝的名頭。”

    二人正說著話呢,宋喬走進了那間屋子,挨個摸過這四個家伙的脈搏之后,嘆口氣就離開了。

    她只能管束這些孩子的衣食住行,卻不能干涉他們之間的斗爭。

    這樣慘烈的斗爭,在云氏學生中出現的頻率不算低,就像云瑯當年給了張安世一箱子黃金,讓他扛著去花銷一般,都是對個人意志力最好的淬煉。

    張安世那一次付出了慘重的代價,就是不知道今天,會有誰是失敗者。

    李禹第一個扛不住了,身子向后一倒,沖著張安世用嘶啞的嗓音吼道:“我要睡覺,隨你怎么樣,我認輸!”

    張安世連忙把已經睡著的李禹抱上床榻,給他蓋上毯子之后笑瞇瞇的對霍一道:“你也熬不住了吧?想睡就睡,沒關系,我不會太過份。”

    霍一的黑眼珠終于回到眼睛中間,艱難的道:“你真的不會太過份?”

    張安世道:“你們年紀小,光屁股逛街問題不大。”

    霍一痛苦的道:“我不要臉的啊……算了,隨你吧。”

    說完就學李禹的樣子翻身睡了過去。

    張安世獰笑著將霍一放在李禹身邊,同樣給他蓋上毯子,然后就來到還在堅持的霍三面前道:“你已經很厲害了,至少比李禹跟你哥哥強,投降吧,投降了就能睡了。你看,他們兩個睡得多香甜啊。”

    霍三大叫一聲,揮出一拳重重的打向張安世的眼睛,大叫道:“耶耶不投降!”

    張安世輕易地避開了霍三虛弱的拳頭,冷聲道:“你的夢想是做像你父親一樣的男子漢,我不得不承認,你確實很像你的父親。

    可是,時局不同了,匈奴人跑了,你沒有可能像你父親一樣率領部屬,遠征匈奴,繼而立下不朽的功勛。

    你現在的堅持一點意義都沒有,投降吧,然后就好好地睡一覺,你已經快到極限了。”

    霍三坐直了身子,平視著張安世道:“別想趁機睡覺,我確實快到極限了,你不是也快到極限了嗎?

    說那么多的廢話做什么,好好地看著我,看看到底是睡先睡著!

    你要是睡著了,我還會把你的衣衫扒光,這一次,就不是在這座院子里,而是要帶你去長安!”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