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小說 > 漢鄉

第五章憤怒的阿嬌

    第五章憤怒的阿嬌

    培育良家子是非常費錢的。

    所謂良家子不僅僅要求在籍且身家清白,良家子還有保民衛土之責。

    遇到外敵入侵,良家子有權集結成軍隊抵抗外敵,直到官軍抵達之后,再編為官軍,繼續與敵人作戰。

    一個標準的良家子的裝備是由兩匹馬,一桿長矛或者大戟,一柄長劍,一具長弓,箭四十八枝,鐵甲半幅或者皮甲一套,隨時隨地能拿出行軍十五日所需的軍糧。

    有這樣嚴苛的要求,這就導致了良家子的稀少。

    在大漢朝,只要良家子參與作戰,有很大的可能性成為軍官,因為,大部分的良家子不但要習武,還要讀書!!

    即便是后世粗鄙不堪的董卓,他也是一個能歌善舞的家伙,且能作歌。

    良家子大多處于邊地,著名的六郡良家子不僅僅可以如羽林,家中女子也能進入皇宮侍奉皇帝。

    這是大漢國為了撫慰那些常年在邊地與匈奴等外敵作戰的良家子給的獎勵。

    竇太后便是出身良家子,即便是身份低微,卻執掌大漢朝堂二十一年之久。

    隴西、天水、安定、北地、上郡、西河六郡的良家子因為一代又一代的與匈奴作戰保衛長安,身份最高!

    自從涼州這個新開辟的州府代替這六郡成為大漢國新的邊疆之后,劉徹就開始著重培養涼州良家子。

    對于這件事,劉徹只是發一道旨意,召一些良家女子入宮當做獎勵,至于誰家的兒郎能成為良家子,他認為這是一個自然地過程。

    云氏在涼州置辦了很多產業,很多云氏不成材的弟子全部被丟進了涼州這片廣袤的土地上發展。

    于是,馬場,牧場,農莊,作坊,林場就如同雨后春筍一般從涼州大地上冒了出來。

    雖然直到現在,也只有一少部分產業開始有了產出,大部分產業任然需要云氏輸血才能生存下去。

    每一個馬場,牧場,農莊,作坊,林場都有資格成為良家子,而且不止一個……

    這是云氏的絕密,即便是諾大的云氏,知道自家在安排良家子的事情,也只有云瑯,云哲以及霍光。

    張安世雖然不明白為什么每年云氏都要向涼州輸送大量的錢財,卻從未多問過一句。

    他相信,再過十年,云氏在涼州的布置將會徹底的完成,到了那個時候,云氏的重心將不再是關中,而是涼州!

    “父親,我想娶藍田。”

    云哲想了良久還是說出了自己的要求。

    云瑯嘆口氣道:“阿嬌也跟我說起了這事,兒子,在我們談論這件事之前,你告訴你父親,藍田可靠嗎?”

    云哲詫異的瞅著父親道:“您又不是準備謀反的陰謀家,現在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全家的安全。

    孩兒算過,藍田娶進門之后,我們家的地位將堅如磐石。

    長門宮不可取!

    事實上,藍田進門之后,我會建議藍田將長門宮重新交給阿嬌貴人。

    現在的長門宮已經不是一座宮殿了,它已經成了大漢國不可或缺的一個部門。

    這些年下來,長門宮已經被陛下的勢力滲透的差不多了,尤其是長門宮派駐各州府的分支,早就在按照陛下的旨意在做事,而不是遵從長門宮旨意。

    如今的長門宮令不出關中已經是人盡皆知的事情了。

    所以,這樣一個爛攤子我們家不要。”

    云瑯抬眼看看兒子,脫下鞋子就砸了過去,云哲單手捉住父親砸過來的鞋子,蹲在地上給父親穿好,笑嘻嘻的道:“這個想法確實不太君子,不過,我們家不要長門宮難道也是錯的?”

    云瑯嘆息一聲道:“皇帝有你們這樣的臣子真是造孽啊。”

    云哲笑道:“孩兒沒有錯啊,您就是把這話告訴陛下,陛下也只會感激孩兒,沒有覬覦他劉氏家財。”

    云瑯剛才的動作有些大了,驚動了老虎,老虎從桌子底下伸長了脖子露出那張憨厚的臉瞅著云瑯。

    云瑯撫摸著老虎的腦袋淡淡的道:“藍田不要長門宮,只會便宜了劉髆,你這樣做是準備讓劉氏兄弟人頭打成豬頭是吧?”

    云哲搖頭道:“我只是建議藍田放棄已經被陛下勢力侵占的那一部分,沒說不要關中長門宮。

    關中長門宮是藍田的嫁妝,誰敢奪我必定不與他干休。”

    云瑯哀嘆一聲,站起身就離開了書房。

    云哲連忙道:“父親您要去哪?”

    云哲怒道:“你不是要娶老婆嗎?我這是去找你丈母娘商量婚事!”

    “父親,現在已經天黑了,這時候去長門宮不合適吧?”

    “有什么不合適的,阿嬌貴人已經五十多歲了,哪來那么多的講究。”

    “可是,藍田說了,您每次去長門宮的時候,阿嬌貴人總是會穿上最好看的衣衫……”

    “滾——”

    云瑯終究沒有一個人去長門宮,他帶上了老虎大王。

    即便是天已經黑了,家將們傳信之后,大長秋就已經守在小門處了。

    刺眼的馬燈照耀下,大長秋一頭的白發極其的刺眼。

    “短時間內還死不掉吧?”

    云瑯問的極其無禮。

    “何愁有都要變成骷髏了都沒有死亡的跡象,我還能活好長時間呢。”

    云瑯點點頭道:“那就好,那就好,都好好的活著,好好地活著,一輩子人倒霉了半輩子,不把好日子過的長一些,實在是太虧。”

    “你跟紅袖再生一個兒子我就能多活一陣子。”

    云瑯停下腳步,狐疑的瞅著大長秋道:“這些年來我一直有一個疑問,不知當問不當問?”

    大長秋抖抖袍袖道:“不當問。”

    云瑯點點頭道:“其實問聶一也是一樣的。”

    大長秋提高了嗓門道:“你到底想問什么?”

    云瑯嘿嘿笑道:“我總是不信我的老丈人會是竇嬰。”

    “竇嬰當紅袖的父親不好么?至少出身名門。”

    “其實啊,是不是的不重要,我只是覺得你好虧啊。”

    大長秋的眼珠子在黑夜中似乎在熠熠生輝,陰森森的道:“我覺得紅袖現在過得很好,就是子嗣少了。”

    說罷,揮揮袖子就率先走了。

    阿嬌現在住的老高了。

    以前,她就住在長門宮大殿的二樓,現在,她搬去了五樓居住……樓梯又陡又長。

    云瑯氣喘吁吁地爬上高高的長門宮,阿嬌已經穿著一襲紫色常服坐在蒲團上等他了。

    云瑯喘口氣埋怨道:“干嘛要住這么高?”

    阿嬌淡然一笑,指著云瑯道:“以前不用爬樓我本身就能讓你心浮氣躁,現在,年紀大了,沒有那份吸引男人的本事了,只有依靠讓你爬樓,達到心浮氣躁的目的。”

    “美人遲暮的話你十五年前就該說了。”

    云瑯毫不客氣的回敬。

    “你現在還會去卓姬那里安寢嗎?”阿嬌今天的話語里到處透著詭異。

    “我兒子跟我說了,他想成親!”

    這時候,云瑯只好顧左右而言他。

    “你先說你跟卓姬的事情!我想聽。”

    云瑯有點氣急敗壞的道:“那是自然,她是我老婆。”

    “以后還會這樣?”

    “那是自然。”

    “如此說來,卓姬為你背上臭名聲也不算虧。”

    云瑯見阿嬌神情黯然,低聲問道:“怎么想起問這個了?”

    阿嬌笑道:“阿彘有兩年沒有夜宿長門宮了。”

    “這說明什么?”

    “說明他喜歡的依舊是那個貌美如花的陳阿嬌。”

    “這沒什么,我也喜歡漂亮的,只要是男人恐怕這個毛病就改不掉。”

    “你至少沒忘舊人!”

    云瑯發現阿嬌這幾個字幾乎是咬牙切齒說出來的,心中暗暗覺得不妙。

    果然,阿嬌接下來道:“藍田嫁給你云氏,長門宮不嫁!”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