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18章 不對勁

    1718艙

    門打開,葉帆剛要從里面走出來,卻只見身體“嗖”地一下!跟利箭一般!直接撞到了楚云瑤的一臺機器上!“

    哐啷!!”

    楚云瑤看到自己的一臺儀器被葉帆壓成了破爛,不滿大聲道:“喂!你干嘛!?搞什么破壞啊!?”

    葉帆尷尬地站起身來,抹了抹身上的汗,訕訕笑道:“嘿嘿……我不是故意的……沒適應,以為走出來這一腳沒有用什么力氣……對

    了,我剛剛在里面是承受了多少倍重力?后來沒怎么注意,好像亮的是黃燈?”

    葉帆一回頭,卻發現所有人正用一種匪夷所思,望而生畏的目光,看著他,一個個都說不出話來。()

    還是莎莉葉,勉強著微笑道:“王……你剛才,承受了一百二十倍的重力”。葉

    帆自己也愣了下,他其實對自己的二重解體什么身體素質,一直沒具體概念,所以聽到一百二十倍重力,他自己也有點嚇到。

    用他的體重來算,也就相當于,他在里面身體重量幾乎達到了十噸!骨

    骼,肌肉,能承受也就罷了,這可是心臟這些,都在以數千公斤,數噸的負荷工作啊!

    不過,想想自己戰斗時的破壞力,葉帆覺得也很不難理解,一般人哪能一腳把一座島嶼踩得沉沒下去?葉

    帆都有點佩服自己,這“瘋魔亂舞”可以所有器官,而解體能從細胞就開始強化,這兩樣簡直是讓他變成了活生生的超人啊!

    關鍵是自己也沒有到很極限才出來,是感覺這種重力倍數夠了,也就出來了。(最快更新)同

    時,葉帆又想起,他在古仙靈界,還短暫地達到過三重解體……那到底是什么樣的變態身體強度?

    這還單純只是用了解體,如果是再加上內功,血脈,劍意……葉

    帆不禁摸了摸下巴,估算著,這好像是跟自己現在的戰斗力,比較符合的數據。“

    看來……我得大改一下”,楚云瑤有些后悔地搖頭,在計算機上記錄著數據,“早知道你是個怪物,就直接從十倍開始往上提就好了,嗯……還要增加散熱性……”

    葉帆哭笑不得,“什么話啊,哪有你這樣說自己男人是‘怪物’的?”“

    難道你不是么?”楚云瑤白了他一眼,“常人進去早成肉餅了”。

    葉帆撇嘴,心里嘀咕,我要是怪物,你不是被怪物……的女人?“

    對了,小瑤瑤啊,這個訓練房雖然好,但我每次難道要跑到你這實驗室里來練?”葉帆想到了一個方便性的問題。

    楚云瑤想了想,問道:“能源的問題,我可以解決,但你能把這艙體,放進你的儲物袋么?”葉

    帆苦笑,“這儲物袋空間沒那么大,這只是一種術法制造的小型空間罷了,跟虛空的那種魔法差不多,哪裝得進這么大一個訓練房?”楚

    云瑤尋思了下,道:“你把多余的儲物袋,給我一個,我研究一下。(uu小說最快更新)再

    想想辦法,能不能給你做個擴容的空間儲存器,我記得那個地球軸心上有這類的技術”。

    葉帆自然樂意,多余的儲物袋他有好幾個,就留下一個給女人研究了。

    “時間差不多了,玲珊還在等我上飛機,我去開會了,完后再給你改吧”,楚云瑤看了看手表,急匆匆要走了。

    葉帆一見,想起個事,問道:“對了,上次那個天人,整出的那些原本‘死去’的強者,云瑤你研究過什么原因了么?我媽說他們不是生化人,靈魂是完整的”。

    葉帆有點擔心,會不會一直有這種原本該死了的強者出現。他

    自己是不怕,但自己身邊的一些人,恐怕實力上還欠缺一些,如果這類沒死的強者太多,他們恐怕會壓力很大。楚

    云瑤有些無奈地嘆了口氣,“我這幾天在忙著研究各地的變異生物,哪有功夫管這個,等幾天我再研究下。

    但大致上,我看無非就是天人采用了‘超低溫’這類的技術,像是運動員會在比賽后,用液氮冷療一樣,使得身體不會有炎癥,快速恢復。超

    低溫技術可以讓這些人大幅延長生命,畢竟新陳代謝減緩,但應該也是有副作用的,比如毒素沉積之類的。

    再說延長就是延長,絕對不會真的永生,我也是聽虛空他們說,那些人似乎長相上很不健康,以此推斷的。總

    之你放心吧,如果它真能讓一大群強者永生,這些人也不會一直實力固步不前。還

    不是因為,這幾百年來,他們基本都是凍著,壓根沒法好好修煉?”葉

    帆聽到這里,才心里踏實了一些,確實,這些強者幾百年都沒什么進步,確實說明了一些問題。“

    那他們干嘛還自稱天神給了他們永生?不是自欺欺人么?”霧夜蕶納悶道。謝

    臨淵笑道:“對于要死的人而言,哪怕是不正常地活法,能活下去,也是無比渴望的……

    那些人,只要有一線希望,就會抱著天人的大腿,唯命是從,哪還管是不是真的永生?”“

    哼,實力雖強,但卻都不過是貪生怕死之徒”,阿斯蒙蒂斯不屑道,“寧可出賣自己的種族,就為了茍活這點時間”。楚

    云瑤無所謂地道:“這些大是大非的問題,你們慢慢討論吧,我走了……忙死了!”

    葉帆見了,趕緊上去一把從后面摟住女人,重重地在在女人臉蛋上親了口。

    “我的小瑤瑤這幾天真辛苦,獎勵你一個!”

    “哎呀!你干嘛呀!?惡心死了!”楚

    云瑤嫌棄地掙開,但表情有點怪怪的,瞪了男人一眼,快步跑了出去。“

    撲哧”,霧夜蕶笑道:“葉帆哥,好像剛剛云瑤姐姐害羞了呢”。葉

    帆咧嘴,“有嗎?我以為被討厭了”。“

    放心吧,我是女人,知道這絕對不是討厭”,霧夜蕶眨眨眼。

    “老大不要臉的樣子,跟我是一樣一樣的”,貝利爾拍手感嘆道。葉

    帆假裝沒聽到這貨的話,撿起了自己剛才脫下的衣服,穿好鞋子,道:“我明天再回家去,今晚大家再好好聚個餐,喝個痛快!”

    一群人自然叫好,雖然大戰還未結束,但該放松享受的時候,也不能含糊。葉

    帆回到城堡里,正要回房間洗個澡,換身衣服,再下去吃飯。

    可剛要進浴室,就聽見有人敲門,一查探,是安琪兒在外面。這

    妞竟然不是高傲地喊他開門,而是禮貌地敲門?真是難得。

    葉帆走過去,打開門,剛要問女孩什么事,卻發現,眼前的安琪兒似乎有點不對勁?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