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小說 > 寒門禍害

第1226章 詔獄中

    北鎮撫司,負責偵緝刑事的機構。可以自行逮捕、偵訊、行刑、處決,不必經過一般司法機構,死于酷刑之下者不計其數。

    由于原都督陸炳得到皇上的極度信任,致使北鎮撫司的權力又重返頂峰,哪怕一直不可一世的東廠都被壓了一頭。

    嚴鴻卻是第一次來到這赫赫有名的北鎮撫司,打進門的那一刻,他便感受到這里有著跟普通衙門有著明顯不同的氣息。

    縱使這是光天化日,諾大的大院亦是空無一人,周圍顯得陰森森的。

    陸繹卻是習以為常,領著嚴鴻穿過兩道院門,直接來到里面的北鎮撫司的詔獄,這一座曾經關押首輔夏言的大牢。

    天下州府的衙門大獄都是坐西朝東,但北鎮撫司的衙門卻是坐北朝南,四周的圍墻足有三丈高,而青磚的厚度堪比城墻。

    跟普通衙門的磚木結構不同,北鎮撫司詔獄的大門壘起了數塊大石,而詔獄上面的“獄”字抹上了紅漆,顯得格外的醒目。

    “我將他送到重犯牢房了!”

    陸繹對著嚴鴻解釋了一句,便是借著墻上的燈火,順著樓梯走向詔獄的上層。

    嚴鴻對北鎮撫司的詔獄早有耳聞,但卻沒有真正見識過,此刻亦是留意起周圍。發現這里不僅有著重兵打守,且只有一個出口,而上面當真有一塊斷龍石。

    嚴鴻還沒到第二層,便已經聞到一股惡臭味,忍不住用手帕捂著鼻孔。隨著陸繹來到了上面的牢房,剛剛還是艷陽高照,但此時已然暗無天日。

    “驗牌!”

    在兩層這個重犯區設有一道門,里面的牢頭顯得謹慎地大聲道。

    “是我!”

    陸繹用火把向臉上一晃,對著里面的牢頭淡淡地道。

    “原來是僉事大人,小人該死!”

    牢頭借著燈光看清楚了陸繹的臉,且亦聽出了陸繹的聲音,自然不敢再要求進行驗牌。他當即便宛如哈巴狗般,匆匆地將牢房的大門打開,并將人迎了進去。

    嚴鴻跟著陸繹進到這一個重犯區,卻見一個犯人被綁在木樁上。那個犯人顯得蓬頭垢面,身上的白衫染著一團團血痕,正垂著頭掛在那里,卻不知是死是活。

    “這位公子,那個是白蓮教的余孽!”

    牢頭注意到嚴鴻的目光,當即便是討好地解釋一句道。

    嚴鴻不置可否地點了點頭,便是不卻聲色地抬頭望向了陸繹,陸繹直接大聲地詢問道:“剛剛進來的藍道行呢?”

    “僉事大人,在里面的牢房關著呢!要不要將人提過來?”牢頭討好地詢問道。

    陸繹并不吭聲,而是扭頭望向了嚴鴻,毅然是將決定權交給嚴鴻。

    嚴鴻微微做了一個恩索,便是做出決定道:“咱們先禮后兵吧!麻煩牢頭在前面領個路,我想前去先見一見藍道行!”

    牢頭意外地瞧了嚴鴻一眼,發現這個公子哥的氣度非凡,便在老實地在前面引路。

    穿過兩個門卡后,一行人來到了一間牢房。

    卻見身穿著藍色道袍的藍道行被關在里面,藍道行躺在一張木板床上,似乎是聽到了動靜,亦是好奇地坐起來打量著來人。

    從得到皇上依重的扶乩道士到階下囚,這個落差無疑是極大的,而他的苦難已然才剛剛開始。

    藍道行的氣色明顯比不上往昔,臉上滿是疲倦之色,而整個人明顯帶著一絲頹廢。他目光徐徐地掃過眾人,最終落在站在陰暗處的嚴鴻身上,當即進行詢問道:“你是誰?”

    “藍道長,別來無恙?”嚴鴻走上前,顯得冷漠地打招呼道。

    藍道行借著外面的燭火漸漸看清楚了嚴鴻的臉,二人在西苑有過數面之緣,便是脫口而出地道:“嚴鴻?”

    “藍道長,你應該知道本公子因何而來了吧?”嚴鴻一直在觀察著藍道行的言行舉止,并試圖從他身上尋找突破口。

    藍道行卻是揣著明白裝糊涂,先是用鼻孔輕哼一聲,接著伸了伸懶腰,重新躺回那張木板床懶洋洋地道:“嚴公子,還請直言!”

    “你是受何人指使,為何要污蔑我爺爺!”嚴鴻對他的舉止并不意外,而是直接進行質問道。

    藍道行將雙手枕在后腦勺上,顯得理所當然地答道:“無人指使,貧道是紫姑附體!”

    “你的小把戲早已經被揭穿,如今還在這里裝神弄鬼,莫不是將我北鎮撫司的刑具當擺設不成?”陸繹卻是一直火爆的性子,當即憤憤地威脅道。

    藍道行躺在木板床上,面對怒氣沖沖的陸繹卻是緘口不言,已然是不打算開口的意思。

    陸繹想要上前,但卻給嚴鴻伸手攔住,對著藍道行繼續進行試探道:“藍道長,可是受徐階指使?”

    藍道行似乎早有腹稿,更是有意幫徐階撇清關系,當即大聲地回答道:“除奸臣,這是皇上的本意。糾貪吏,自是御史本職。今嚴嵩被圣上勒令致仕,嚴世蕃因貪墨入獄,此種種均為天道,與徐閣老何干?”

    “事到如今,你還不肯招是不是?”陸繹聽著這些污語,再也忍不住火爆脾氣地質問道。

    藍道行一副死獵不怕開水燙的架勢,翹著二郎腿地應道:“本沒有之事,貧道斷然不會招認,更不是行助紂為虐之事!”

    “好,很好,來人,給我用刑!”陸繹已然是被激怒了,當即大聲地下達指令道。

    嚴鴻一直在觀察著藍道行的反應,在看著他的種種舉止后,已然斷定事情是受徐階指使,是徐階發起的一場政治陰謀。

    事情到了這一步,已然是應該動刑了。只要撬開藍道行這張嘴,那他此次嚴府便能夠順利地度過這場浩劫,甚至是重回權力的頂峰。

    兩名錦衣衛氣勢洶洶地上前,一把將躺在木板床上的藍道行揪了起來,不由分地將人先往地上一摔。誰知地上凹凸不平,藍道行的牙齒向地上一磕,當即便掉了一顆門牙,疼得他當即便是罵爹喊娘。

    不過,錦衣衛折磨人的手段可謂五花八門,這點疼痛不過是剛剛開始罷了。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