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科幻小說 > 十惡臨城

第六百七十一章 “地府”真相

    民宿在一座小山的山腰,只能徒步從山路上爬上去。

    這里已經斷電,但好在還有儲備的桶裝水,也有一些方便食品。除此之外,房間密封很好,屋里沒什么灰塵,被子軟綿綿的,聞起來都是陽光的味道。

    我們點著蠟燭,圍坐在起居間。山風清涼,蚊蟲不多,偶爾有不怕死的小蚋子飛來,然后一頭栽進火光里化成灰燼。

    桌子中間有個小鐵盤,盤里擺著一只骰子,我拿起來把它扔了一下。

    “你先說。”我指著常山道。

    常山看了一眼聞廷緒,聞廷緒攤開手。

    “都說了吧,就當前幾天是世界末日,咱們是地球上的幸存者,如今秉燭夜談,言簡意賅地概括世界毀滅的原因了。”

    常山點點頭,徐徐開口道:“行吧,既然如此,我先通報一下身份,我和廷緒是同事,我們為一個秘密項目工作。這個項目是icpo和科學思想基金會fost合作的,主要是關注、跟蹤和調查一些秘密邪惡教派,莫羅教就是其中之一。

    “我們假意幫忙,協助聶晴取得了icpo的職員身份,取得了她的信任。而后廷緒跟她建立了穩定的聯系。我呢,則裝成一個土著調酒師,受雇于他們合開的酒吧。”

    我都聽愣了。聞廷緒默默不語,隨身掏出兩張ic卡的工作證扔在桌上。

    “這是我和常山的工作證,你到時可以去查。”

    “那老魏呢?”我問。

    “實際上,這個項目的金主主要是fost,我原來就是icpo的職員,而廷緒跟老魏都是fost雇傭的。”

    聞廷緒點點頭。

    我一下子明白了他們為什么會有這種表現,但華鬘卻不以為然地發出質疑。

    “姓聞的,你是假公濟私,加入這個福斯特組織,然后為自己父母復仇吧?”

    聞廷緒笑了:“公主殿下,您把因果關系搞混了。事實上,是福斯特先找到我,聲稱愿意幫著查清西夜考古隊案件真相,我才決定加入這個組織的,要不我何苦來哉受人驅使——今天晚上還是不要討論私人恩怨,咱們還是把主要精力放在拯救魏陽上吧。”

    “同意。”堂兄插話道,“你們跟蹤莫羅教多久了,知道的情況跟科學會一樣嗎?”

    常山嘆口氣說:“這件事的觸發點,其實還是一起謀殺案。一年多前,icpo發現一位華裔職員聶晴舉止十分突兀,于是對她進行了秘密調查。

    “最后我們確認,她被謀殺了,兇手盜走了她的樣貌和身份。然后經過對兇手的監控,我們發現他居然不是人類……反正最后盤下去,就盤到了魏陽,結果就發現了無數的非人類——也就是無臉男。”

    常山頓了頓,又無奈地說:“別的職員都不想接這個案子,后來也就我跟聞大哥傻乎乎負責了。結果慢來慢來,我發現聞大哥原來也另有所圖……”

    “擲色子吧。”聞廷緒打斷他的話,對我說道。

    我手一抖,色子掉在盤子里“當啷”一聲,這次輪到的人是華鬘。

    “我是阿修羅公主,穿越過來的,身體穿不過來,精神和能力能帶過來。不過,我也要回去了。就這樣,愛信不信。”她用充滿敵意的眼神看著大家。

    另外三個人哪敢說話,我只好打破沉默,主動提問。

    “你穿過來的目的是什么?”

    “忘了。”她簡單地說。

    “你之前知道無臉男的存在嗎?”

    “不知道。”

    “你剛才說,阿修羅不是莫羅,那莫羅又是什么呢?”

    “我哪兒知道,莫羅是你們的語言,我只知道阿修羅不是莫羅。”她今天說話特別沖。

    “你以前說過,阿修羅有關于人間的記載,不過是更古老的時代,那是個什么時代?”

    “巨人文明,我們叫它巨墳時代。”華鬘說,“當然,現在找不到遺跡了,或許你說的潴龍河地層深處的那片灰燼,就是他們文明的殘存吧。”

    聞廷緒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

    “要是這樣說來,有些事就講得通了。聶晴雖然表面跟我熟,也不瞞著我莫羅教的事情,但一些關鍵事情,她還是防我很深的。比如說潴龍河那里,她自己曾經開車獨自去過許多次。

    “我裝作無意中問過她,她說,那里對莫羅教來說是個重要的地方,因為當年莫羅神想從那邊降臨人間,結果失敗了——那里是古戰場遺址,對于莫羅教來說,它是一場像涿鹿之戰那種能改寫歷史的戰役。”

    “所以,阿修羅的歷史里,有那場戰役的記載嗎?”我問華鬘道。

    “有。”

    “交戰雙方是莫羅和人類巨人族嗎?”

    “應該是吧,我說過,莫羅不是阿修羅的詞匯。”

    “戰爭結果呢?”

    她明顯不愿意回答,但還是回答了。

    “巨人輸了,亡族滅種,被施加了‘除憶詛咒’。”

    “除憶詛咒?就是羅馬帝國常用的那種‘記憶抹殺之刑’?”我問。

    “沒錯,所以你們的歷史上,完全沒有巨人時代的記載。”

    記憶抹殺之刑,是羅馬帝國對暴君、貴族叛國者施加的一種刑罰,就是從所有典籍、記錄、雕像、貨幣等實物中抹殺此人存在過的痕跡。

    羅馬的幾位皇帝,比如卡利古拉、圖密善和哈德良都曾經被元老院判處過該種懲罰。

    實際上,秦始皇的焚書坑儒,清純帝的四庫全書,也是一種變相的記憶抹殺,只不過中國古代的統治者委婉一些,不便明說罷了。

    這么說,整個巨人時代曾經也遭遇了類似的懲罰,但是施加懲罰的人又是誰呢?

    “能說說那個時代的地質年代嗎?”聞廷緒問。

    “比你們能想到的最早還要早的時代。”

    “元古宙?剛有生物出現的時代?”我列舉道。

    “可能吧。”華鬘聳聳肩說,“我不太懂這些偏僻的詞匯。”

    “既然是巨人族作戰失敗,莫羅勝利,那為什么也沒發現莫羅族的遺跡呢?”

    華鬘盯著我,反問道:“誰說沒有?”

    她指指放在旁邊的那個石函,因為里面裝的是紅蓮,想到地獄來客和蕭狼子的遭遇,我們一直都沒敢打開那個東西。

    “紅蓮是莫羅留下來的?”

    “除憶詛咒不是莫**的。”

    “沒錯,那是莫羅血塊的化石。”

    “這么說,莫羅死了,死在了哪里?”

    “你們聽過夸父追日的故事吧。夸父死后,四肢器官都變成了沃土。莫羅雖然沒有那么夸張,但它的尸體卻是飽含能量。它倒下的地方,你們兩人都去過——”

    華鬘指著我跟聞廷緒說,“西夜國的地下天堂就是莫羅的遺體,經歷了滄海桑田之后,它被掩埋起來,體腔的骨肉內臟形成銅墻鐵壁,然后支撐起來一個巨大的空間——這便是西夜人地府的真相。”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