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一章,攻打天門山

    一個花袍男子騰空而起,怒吼道:“千蛛萬毒手!”一個巨大漆黑的手掌浮現在空中,朝成片的天兵按去,空氣都彌漫出絲絲黑霧。

    轟~一聲巨響,一根閃爍著璀璨神光的九齒釘耙橫空一擊,瞬間將漆黑手掌擊碎,九齒釘耙打著轉落入一個威武神將手中。

    天蓬元帥哈哈大笑說道:“堂堂一個妖神竟然對普通天兵出手,你也不嫌丟人,本元帥來會會你。”

    千絲妖神凝重說道:“天蓬元帥!”

    坊市空中,高翠蘭扯著一個女孩,激動指著前方說道:“女兒,你快看,那是你爹爹!”

    女孩興奮叫道:“爹爹加油,打倒壞蛋!”

    天蓬元帥耳朵一動,頓時心生無窮豪氣,哈哈大笑一聲身影瞬間逼進千絲妖神,九齒釘耙猛的一揮,九道寒光閃過,噗哧一聲帶出一陣血花。

    千絲妖神慘叫一聲,慌忙倒飛出去,腰間鮮血淋漓,大吼叫道:“邪尸快來助我!”

    六耳手一伸,隨心鐵桿兵出現在掌中,猛的握緊大叫一聲瞬間沖來出去,轟隆一聲一棒子打在金剛大士身上,瞬間將其打飛,砸入羅漢群之中。

    一道火光劃過天空,哪吒興奮大叫道:“我要打兩個!”

    李清漩興奮叫道:“還有我,還有我啊!”

    腳踩水火蒲團,手握七星劍沖進戰場之中,與蓮池海會佛菩薩大戰起來,打的蓮池海會佛菩薩很是狼狽。

    色邪也飛身朝戰場飛去,琵琶聲陣陣,散發出肅殺的錚鳴之音,立即就將金海光佛逼的手忙腳亂。

    就在大戰混亂之時,一黑一紅兩道身影猛的從戰場沖出,瞬間朝著坊市撲來。

    無支祁身體一動,突然皺起眉頭,警惕的四處打量。

    女娃站在云頭上,猶豫一下伸開雙手開口清脆叫道:“精衛!”雙臂化為翅膀,雙腳化為紅爪,身體化為黑色鳥身,頭化鳥頭白喙紅眼。

    精衛鳥雙翅膀呼呼煽動,天地間黑云滾滾而來,遮天蔽日,龐大的魔氣從身上升騰而起,張嘴尖叫一聲:“精衛!”

    翅膀一震,轟的一聲化為一道黑影沖出,瞬間來到紅星妖神,黑水妖神頭頂,兩個血紅的爪子閃著寒光,狠狠抓下。

    紅星妖神,黑水妖神臉色猛然一變,齊齊一拳打出,嘭的一聲震響,精衛鳥騰空而起,紅星妖神、黑水妖神也嘭的一聲狠狠砸入大地。

    精衛鳥在天空云層之中一個旋轉,叫道:“精衛!”瞬間又撲了下來,雙腳在大地上一抓,如抓腐乳一般,在地上抓出兩個深深的天坑,雙翅一震騰空而起,雙爪松開,嘭的一聲猶如兩座小山降臨,砸在戰場上,大地都抖上三抖。

    早已逃開的兩個妖神,對視一眼,齊齊朝精衛沖去。

    熊大大喝一聲,施展法天象地神通,變成小山大小,嘭嘭嘭朝著戰場跑去。

    其余妖怪也都怒吼一聲:“殺啊!”齊齊跟著熊大沖了出去。

    李清雅眉頭挑了一下,伸手一點,天門山坊市之外瞬間凝聚成一個薄薄的玄冰墻,攔住坊市內眾妖去路。

    妖魔們全都瞬間停住腳步,雖然那薄薄一層玄冰屏障看起來猶如虛設,輕輕一捅就破,但卻沒人敢去逾越半步。

    李清雅的聲音在天空回蕩:“天庭眾神正在除妖,你們進入戰場,只會導致敵我難辨,增加無所謂的傷亡,你們在此等候就是了。”

    太乙金仙境界的虎妖,難掩心中沸騰的戰意,大聲吼道:“大小姐,他們不能進去,我們總可以吧!”

    李清雅的聲音繼續響起:“太乙金仙可以加入戰場。”

    虎妖哈哈大笑叫道:“我們走!”掀起一股狂風,越過玄冰墻壁,嗷~一聲虎嘯沖去戰場之中,瞬間叼起一位羅漢。

    緊接著又有幾個身影越過墻壁,加入戰場之中,嗷嗚怪叫著,大殺特殺。

    沒能加入戰場的妖怪們,站在玄冰之后著急的摩拳擦掌,卻沒一個敢突破過去。

    牛魔王站在邊緣,摩拳擦掌說道:“夫人,我們上不上?”

    鐵扇公主說道:“不去!”

    牛魔王疑惑說道:“為什么?”

    鐵扇公主嚴肅說道:“這次妖族,佛教來到蹊蹺,不知他們有何謀劃。六耳他們加入了戰斗,但坊市之中恐怕會有人生亂,我們監視好坊市就是在幫他們了。”

    牛魔王一腔戰意消失,認真點了點頭,瞪著一雙牛眼掃視坊市群妖。

    ……

    戰場中心,沉香手握紫金短斧,楊戩手握三尖兩刃刀遙遙對視,彼此目光里只有對方,周圍廝殺恍如都與他們沒有關系。

    沉香怒吼一聲:“殺!”身影瞬間出現在楊戩面前,一斧頭劈下。

    楊戩手中三尖兩刃刀猛然抬起,鐺的一聲震響,火化四濺,刀身一轉劃過一道弧度朝沉香劃去。

    沉香仰面抬腿一腳朝楊戩踹去,深寒的三尖兩刃刀從面前劃過。

    嘭一聲悶響,楊戩抬腿與沉香腳踹在一起,沉香瞬間倒飛出去,雙腳在地上拉出一道長長的溝壑,泥土翻飛。

    楊戩露出一絲笑容說道:“武藝成長了很多!”

    沉香喝道:“比你強!”腳在地上猛地一踏,大地轟的一聲震響,身體騰空而起,立在空中用力揮舞著斧頭,瞬息之間就在空中留下九道斧氣,斧氣齊齊而動,瞬間朝楊戩沖去。

    楊戩三尖兩刃刀一揮,轟的一聲斬碎一道斧氣,身體輕盈的飛起,朝后退去,三尖兩刃刀不住的舞動,轟轟轟的爆炸聲接連響起。

    轟~最后一道斧氣被斬碎,沉香瞬間從爆炸的氣浪之中沖出,斧頭朝著楊戩當頭劈去。

    鐺~的一聲巨響,斧頭劈在三尖兩刃之上,楊戩嘭的一聲落在地上,腳下踉蹌的朝后連退,猛地用力踩碎一片山石,抬頭嚴肅的看著沉香。

    沉香怒喝道:“死來!”猶如流星墜地一般,朝著楊戩殺來。

    楊戩喝了一聲:“來得好!”瞬間騰空而起,三尖兩刃刀筆直刺出,一點寒芒劃過天空。

    轟~浩蕩的余波席卷開來,附近的妖,神,佛皆慘叫一聲,猶如破布袋一般被余波掀飛,兩團神光在爆炸中心死死頂住。

    另一邊,白素素手持寶蓮燈,從天緩緩飄落,依靠寶蓮燈之力,一道道綠光揮灑,輕描淡寫的擊敗一個個妖兵,羅漢,所向睥睨。

    戰爭開始沒多久,妖怪,羅漢就已經落在下風,接連被屠殺,血撒長空。

    ……

    空間縫隙里面,白澤驚怒交加,叫道:“天庭人馬怎么會在這里?這是個陰謀!!”

    “看起來,你還不傻!”

    白澤猛地扭過頭去,驚叫道:“陸壓!”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