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八章:層層扒皮

    很明顯建奴和韃子都不肯拼命,他們現在的目的不是打仗,而是逃生,不會傻傻的自投羅網,他們承受傷亡往西搜索前進。

    這一戰直接使得清軍人馬減少了一小半,正兵丟了三千余,旗丁、包衣奴才被截下七八成。

    能有幾個人天生愛做奴才?漢人給建奴當包衣都是逼不得已,僅僅是為了茍延殘喘而已。

    發現主子被包圍陷入苦戰之時,無論旗丁還是包衣,絕大多數奴才都趴在地上抱著頭再也不肯站起來。

    滿蒙騎兵自顧不暇,哪有心思對付賴在地上的包衣,他們急急忙忙打馬突圍,不少動作快的建奴和韃子很幸運地越過“紅旗軍”布置的天羅地網,逃出生天。

    被幾十巴牙喇和幾百親兵簇擁的多鐸沒有見到敵人,也沒有得到跟“紅旗軍”廝殺一場的機會就丟了一大半包衣、接近三千麾下和絕大多數輜重欲哭無淚。

    這時他才意識到問題嚴重,自己應該是成為了“紅旗軍”的獵殺目標。

    這就是宋鵬飛、孫傳庭、陳奇瑜等等制定的圍殲計劃,將領們戲稱為“層層扒皮”。

    只要多鐸的兩萬左右人馬落入圈套,他們每過一關都得掉一層皮,多則損失四五千人馬,少則兩三千,總而言之就是讓他們不間斷損失兵力。

    只剩下了一萬余人的多鐸部越過平谷川后道路更加崎嶇,許多山道很明顯遭遇破壞,他們來來回回折騰了三四天都沒有尋到西歸之路。

    不僅如此,只要經過山高林密之處都會出現減員,不是滿蒙騎兵開小差當了逃兵,而是會遭遇米尼槍手阻擊,遭遇埋設的地雷炮亂炸。

    這里的總指揮乃是宋鵬飛,他不由得想起了最初跟著家主之時如何安裝火藥炸點算計尾隨的建奴。

    如今裝備完全不同,在大明兵仗局李天成研制成功的幾種地雷炮基礎上,青泥洼兵工廠又衍生出了花樣不同的地雷炮,使得滿蒙騎兵防不勝防。

    清軍都無比恐懼,踏上未知的道路之時都毛骨悚然,聽見炸響都急匆匆滾下戰馬趴在地上雙手抱頭。

    大明的官場人浮于事,“紅旗軍”體系要得到大明擁有的最新技術,只要花些銀子、用些心思都是唾手可得。

    青泥洼兵工廠甚至于挖來了兩個李天成的嫡傳弟子,這一次“漢江省”的選官名錄上就有李天成的名字。

    因此“紅旗軍”出品的地雷炮質量上乘,比大明兵仗局的產品更加穩定。

    地雷炮的觸發裝置使得鉆研新武器的大工匠和學院派技術員誕生了靈感,他們已經在嘗試把地雷炮做成炮彈大小,由火炮射入敵軍陣地后爆炸。

    現在需要解決的大問題就是如何避免裝填了幾斤、十幾斤火藥的炮彈不在炮膛內直接炸了而是出膛后落地才爆炸。

    估計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和不計成本的研發,包括十幾個資深老炮手在內的幾百科研人員共同合作,用不了多久就會突破瓶頸。

    在做到能夠落地爆炸后,黃漢會及時開金手指,提議給炮彈的鑄鐵外殼預先破片以增強殺傷力。

    黃漢相信,遠渡重洋去海外開拓建立殖民地之時,“紅旗軍”將要擁有具備實戰性能的開花彈,將要成為世界上第一個使用榴彈的國家。

    漢人始終能夠保持領先一步好處不言而喻,打敗西夷稱霸大西洋控制海貿利益會遏制英格蘭、法蘭西、荷蘭人等等殖民帝國的發展。

    此消彼長,漢人占有海貿份額越大獲利越多國力越強,漢人還擁有人口紅利,長期以往成為日不落帝國舍我其誰?

    被“紅旗軍”變著花樣打擊,清軍哀鴻一片,而參與圍殲的各營將士們的戰損微不足道,幾天時間只不過傷亡幾十人而已。

    為數不多的包衣奴才和旗丁早就不是想著跟隨主子逃竄,而是竭盡所能在主子遭遇打擊之時躲入山林主動向“紅旗軍”投降。

    遭受“紅旗軍”打擊才七八天而已,多鐸的隊伍里基本上瞧不見了漢人,接近于被單方面屠殺的建奴、韃子全慫了,一個個垂頭喪氣,恐怖的氣氛在幸存的九千人馬中蔓延。

    他們妄圖撤離山區已經做不到,陳奇瑜不但率領伏擊的麾下斷了清軍的后路,“紅旗軍”騎兵也出現在不遠處。

    往西突破還會回到被伏擊的平谷川地界,滿蒙騎兵哪肯走回頭路,那樣做豈不是越走里家越遠?

    前方的一段山道再次被阻斷,滿蒙騎兵又被弗朗機炮、米尼槍、自生銃狂虐一番丟了一兩千人馬之時,多鐸已經方寸大亂。

    八月底,多鐸下達了分路突圍的命令,自己帶著兩千余鑲白旗嫡系棄馬進入山林繼續往東北。

    滿珠習禮帶著四五千蒙古輕騎兵轉向往東南尋找道路妄圖突破。

    建奴能夠在深山密林打獵,馬步戰全能,具備山地戰的本能,在山林里不斷遭遇“紅旗軍”襲擊的情況下還在苦苦支撐。

    蒙古人大多數是羅圈腿,恐懼離開戰馬上山入林,跟著滿珠習禮往東南搜索道路前進之時,不斷開始出現逃兵。

    這是有些韃子絕望了,他們做出了明智的選擇——脫離大部隊投降“紅旗軍”。

    七天后,韃子被孫傳庭再次伏擊當場打死了兩三千,肝膽俱裂的兩千余蒙古人做了俘虜,滿珠習禮在這次伏擊戰中被亂槍擊斃。

    被逼無奈的建奴會選擇棄馬上山入林沒有出乎所料,總贊畫部早有預案。

    “紅旗軍”步兵在軍犬搜索隊配合下以百總為單位搜索跑入山林的建奴。

    親衛營的少年將士們也全部下馬帶著軍犬參與搜索。

    相對于騎戰,親衛營少年更加適應步戰和山地戰,這些年輕人絕大多數準裝備米尼槍,一個個都是好射手,他們的腰間還別著短銃,遠戰、近戰都不含糊。

    有幾百條軍犬,有戈大本這位狗王親自參與,只有親衛營少年伏擊建奴的機會,被建奴打了伏擊的可能性基本上被排除,因為建奴無法應對幾百軍犬的搜索。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