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五章 恩德

    多的戰績也不必說,對于赤發鬼使這等鄉野妖怪,也就到曉得天庭六御和如來觀音的地步,而只這一句話,已然將赤發鬼使嚇的兩股戰戰了。

    天帝,三界的主宰,他剛才吹噓自己是玉皇大帝,也無非就是這六位之一,可是,人家是真的連天帝都殺過,而自己只是吹牛,在這么一位大佬面前囂張,赤發鬼使怎么想怎么覺得自己在作死,反正異地相處,他要碰見個凡人這般對他,不說殺人,少不得也要給些厲害手段讓他開開眼。

    不過剛才的那位大圣竟然一下也沒出手,對他的挑釁視若無睹,委實讓赤發鬼使感到意外,這也許就是大能的胸襟?一陣陣的后怕中,赤發鬼使心中冒出了這么個念頭……

    “師父,你沒事吧!”

    古廟之內,原本鼾聲如雷的豬八戒在唐僧回來的瞬間,立時便從地上清醒了過來,一臉關切焦急的問道,仿佛剛才那個熟睡不醒的人不是他一般。

    “俺老豬本待去尋師父,只是這夜黑風高的,實在不知道去那里找師父您的蹤跡,好在莫大圣神通廣大,將您救了回來,可是擔心死徒兒了。”豬八戒臉上的表情拿捏的極為到位,完全可以配得上一尊小金人了,不得不說,效果很好,至少唐僧便信了。

    這位大和尚頗為觸動的握著豬八戒的手道:“悟能,為師無事,那土地雖然是妖魔一流,卻沒加害為師的意思,莫公子又來得及時,你不必過于擔心。”

    “師父,你無事便好,徒兒有時真的是恨自己本領低微,救您不得。”豬八戒嘆了一口氣,一副心痛的模樣。

    那邊唐僧還待說些什么安撫一番這個心心念念擔憂他安危的好徒弟,那邊猴子實在是看不過去了,他倒也沒拆穿豬八戒的演技,畢竟沒說他壞話不是?

    只聽他輕輕咳嗽一聲,道:“師父,時候不早了,還是早些休息吧,明日還得趕路,二師弟他也是累的不輕。”

    這話一出,頓時讓唐僧想了起來,這一路上,都是這位好徒弟再開路,往后幾日,還得依靠這位二徒弟,當下不再多言,只道:“悟能,大家伙都累了,有話明日再說,還是快快歇息吧。”

    豬八戒本就是想要睡的,只不過溜須拍馬是他的生存之道,這才強忍著睡意起來關切唐僧,見這和尚讓他休息,正和他意,不過他臉上還是一副關切不舍的模樣,似乎還是很擔心唐僧的樣子。

    莫塵是真的想笑,之前他不是沒見過豬八戒對唐僧獻媚,但是全然沒有這一次來的令人詫異,前一秒還說這不用救,睡的如一頭死豬一般,而后一秒就是擔憂師父五內俱焚,根本無法安眠。

    難怪,難怪以他的道行和修為,能作為玉帝心腹執掌十萬天河水軍,要知道就算是強如哪吒三太子,身份高如托塔天王李靖都是沒有直接統領一部天兵天將的,只能在戰時聽玉帝調配。

    拍馬屁戴高帽,人人都喜歡聽,圣人都有七情六欲,更何況玉帝,碰見這么一個屬下,莫塵自恃要是他不清楚這豬頭的性子,說不得也要重用一番。

    一夜無話,很快便到了天明,不過昨夜折騰的太晚,是以唐僧師徒一直到正午才出發,畢竟這大和尚是個凡人,精力有限,趕了許久的路,又熬了大半宿的夜,多休息一會也是尋常。

    隨著豬八戒的開路,沒幾日光景眾人便到了荊棘嶺邊界處,只是在這里,那晚將唐僧擄走的十八公等人忽然現身。

    “你們是來找死嗎?”孫猴子一臉警惕的掏出如意金箍棒,將唐僧護在身側,沒好氣的道,那日晚間讓他們帶走唐僧,可是有意為之,倘若這些妖魔真以為自己手段了得,想要再帶走唐僧,那可別怪他心狠手辣了!

    那十八公等荊棘嶺的山精野怪,卻都沒有搭理孫猴子,反而是目光灼熱的望著莫塵,似乎不是沖著唐僧來的。

    “你們是來找我的?”莫塵指著自己,有些不解的問道,上次不是放過這些小妖一命了嘛,他們還尋自己做什么?

    “拜見焚天大圣!”那些妖魔齊刷刷的跪倒在地,恭恭敬敬的參拜道。

    “免了免了,我這個人不喜歡這么多禮數,起來,有話便直說吧!”還真是來找自己的,莫塵搖了搖頭,揮手示意道。

    “大圣,小妖此番來,乃是為了酬謝大圣前幾日饒我等性命的恩德來的。”十八公說著這句話,臉上突然出現了一絲曖昧之色,他道:“我等囊中羞澀,也無什么奇珍異寶可以答謝,原想著立下大圣的生祠,日日祭祀也就罷了,不過杏仙她仰慕大圣的威名,愿意為奴為婢伺候大圣,倘若大圣不嫌棄她,便請收下吧!”

    “大圣!”那在十八公身側的杏仙俏生生的呼喚了一聲,還真別說,這只山野小妖,還真是有幾分姿色風韻,起碼那豬八戒已然口水滴答了。

    莫塵見狀,一時不知道是說什么好,他還以為什么事,敢情是來送女人的,不過他像是缺女子的嘛,不說他媳婦萬圣公主如何貌美,單單以他如今的地位修為,勾勾手指,天上地下什么樣的仙女還不上趕著朝他身上撲,他憑什么看上這么一只小妖?

    “你們是不是弄錯什么了,我已然成婚,你們有這個心便算了,杏仙什么的,還是好好修行才是正理!”莫塵毫不留情的拒絕道,這哪是來感謝他饒命之恩的,分明是來報復他的,想讓他家宅不寧嘛?

    “哎哎哎,莫大圣!”豬八戒見莫塵拒絕,也不顧還流著的口水,慌忙道:“別忙著拒絕,人家也是一番好意嘛,就算你不要,給俺老豬也是可以的……”

    “八戒!”他這話一出,唐僧的臉色頓時一變,冷聲呵斥道。

    “師父?”豬八戒悄咪咪的打量了唐僧一眼,見他臉色不好,慌忙道:“徒兒就是隨口一說,您別生氣,別生氣……”

    唐僧冷哼一聲,沒搭理他,昨晚人家要送與他成婚的女子,今日就要送給別人為奴為婢了,他心里本來就不爽,可是自己的徒弟還想插上一手,這也就是豬八戒,要是孫猴子,只怕他得當場念緊箍咒了……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