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六章:綁架

    吉米自信滿滿的認為自己這一次已經是穩穩地拿下了第一名,可誰知他的得意還不過三秒鐘,一個人突然闖進了手術室,氣喘吁吁的說道:“完了,完了……”

    “什么完了,你倒是說清楚點啊!”吉米見來人正是自己的隊友,再看他神情慌張的樣子,頓時一股不詳的預感浮上心頭,只是沒有聽對方清口說出來,他始終不能相信會有那樣的事情發生。

    “完了,這一次我們完了,陸遙同時治好了八號患者和十五號患者的病,他們的積分超過我們了!”那人連喘好幾口粗氣,才一口氣把話說完整。

    “叮叮叮!”

    吉米整個人已經完全呆住了,而他的同伴也好不到哪里去,手中捧著的手術盤掉在地上,里面的醫療器械落了一地,發出一連串清脆的響聲。

    “怎么會這樣,怎么會這樣,這不可能啊,那個八號患者的病明明是治不好的,他是怎么做到的?”吉米呆了足足一分鐘,才神情恍惚的h抓住來人的胳膊,大聲的問道。

    來人將陸遙為八號患者比利斯治療的過程給吉米詳詳細細的說了一遍,尤其是那個老夫人的到來說的十分的詳細,直到此時,吉米才算是隱約捕捉到了一些自己之前忽略了的東西。

    “哎,大意了!”吉米聽過后仰天長嘆一聲。

    縱然米國隊的隊員們心有不甘,可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想要補救已經為時已晚,眼看著到手的冠軍卻要轉手讓給別人了。

    “哼,陸遙,既然如此,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吉米的眼神突然一變,一絲極其狠厲的神色劃過,整個人像飛一樣快速的離開了。

    ……

    吉米沒有出現在最后的領獎臺上,這一點在場的所有人都可以理解,別說是一個聲名遠播的醫學神童了,就算是換作普通人遇到這樣的局面一時半會也很難想得開。

    陸遙的絕地反擊幫助華國隊拿下了本次醫術交流會比賽階段的冠軍,他也當仁不讓地成了本屆比賽的最佳,他和左小云一起登臺從那位長相帥氣的主持人手中接過獎杯,高高舉起,宣示著華國醫學的輝煌時刻到來。

    “小伙子,你真的很棒,我看好你噢!”那位長相帥氣的主持人在將獎杯遞到陸遙手中的時候小聲的說了一句。

    直到這一刻,陸遙才明白了一件事情,原來他感覺中那個隱約在幫自己的人竟然是這個主持人,這一刻,他覺得這主持人真的是很帥,很帥。

    華國代表隊獲的第一名,這使得在場的華國同胞也是臉上有光,等到頒獎儀式結束,他們全都涌了過來,圍著華國代表團的這些少年天才們一個勁的豎大拇指,各種贊美之詞也是一股腦地用在了他們身上。

    拿下冠軍,這是一件很值得高興的事情,陸遙本打算也隨著大家一起放松一下,可是就在這個時候,陸遙的手機鈴聲不合時宜的響了起來。

    “喂,金小姐,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嗎?”陸遙一看電話號碼便知道打電話的人是金玉婷,只是他不知道金玉婷這個時候打電話過來是有什么事情要和自己說,便問道。

    陸遙猜測金玉婷是不是已經知道了華國代表隊奪冠的消息,如此說來,這幾日一直沒有露面的林嘉儀是不是也知道了?

    “嘉儀被一伙不明身份的人綁架了!”金玉婷語出驚人的說道,語氣中慢慢的都是驚恐和害怕。

    “什么,你再說一遍!”陸遙聽得清楚,可他不敢相信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大聲的吼了一句。

    “嘉儀已經好幾天沒來上課了,今天放學的時候,突然有人將一封信交到了我的手上,信的內容只有區區數字——五百萬換林嘉儀的命。”金玉婷在電話那邊哭著說道。

    “你現在在哪?”陸遙催命似的問道。

    “皇后大道五十六號……”

    金玉婷的話顯然還沒有說完,但是陸遙已經等不及了,只說了一句“你在那兒等我,我馬上到!”,然后直接掛斷了電話。

    其他人尚自沉浸在奪冠的喜悅中,并沒有幾個人注意到陸遙的舉動,左小云雖然發現了陸遙的異樣,但還沒等她走到陸遙身邊問個清楚,陸遙便像風一樣從自己的面前消失。

    “人呢?”左小云以為自己眼花了,使勁揉了揉雙眼,這一次她百分之百確定陸遙已經走了,自言自語道。

    “左老師,你說什么呢?”馬茜婕距離左小云最近,聽到她含含糊糊的說著奇怪的話,問了一句。

    左小云見馬茜婕問自己話,反問道:“你看到陸遙了嗎?”

    “陸遙不是在那呢嗎?”馬茜婕雖然心中也是興奮異常,但她在人群中還是多看了陸遙幾眼,此時聽左小云這么問,隨手便指向了陸遙之前站著的位置。

    可是,當她的目光順著自己手指的方向看去,卻也是不見陸遙的蹤影,心中也是疑惑陡升,前一秒她明明看到陸遙站在那里,可怎么一眨眼的功夫他就不見了呢?

    “左老師,你別著急,我去找找他,說不定他臨時有事走開了呢!”馬茜婕沒想過陸遙會突然消失,雖然奇怪,但還是理智的說了一句。

    馬茜婕對于陸遙的了解遠遠不及左小云,她提出去找陸遙,卻被左小云給攔下了,道:“算了吧,他這家伙總是這么沒有組織紀律性,等回頭我再收拾他!”

    陸遙消失的事情不久也被被人發現了,他們都想要找到這次奪冠的最大功臣,卻被左小云給一一攔下了,左小云安排人定了一個大餐廳,晚上大家一起去慶祝奪冠。

    ……

    陸遙一聽說林嘉儀被人綁架,那里還顧得自己的某些秘密被人發現不發現的,腳下生風,飛一般的向金玉婷所說的皇后大道五十八號那里趕去。同時,他也多留了一個心眼,他給離疆發了個警示,讓他配合自己在暗中調查,同時他也給黃威打了個電話,讓他調動一切可以調動的力量去追查綁架者的身份,務必要保證林嘉儀毫發無傷。

    “字條呢?”陸遙見到金玉婷第一句話就是要金玉婷所說的那份信。

    金玉婷從未見過陸遙如此慌張,那里敢多問,連忙把她口中的那份信交給了陸遙。綁架者留下一封信本來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電影中也是經常這么演的。可是陸遙接過那份信的時候,頓時心頭一緊。

    那份信看似普通,但其中卻又暗藏玄機,普通人根本發現不了其中的奧秘,只要陸遙這樣的修仙者才能窺透其中奧秘。那封信上面的字很簡單,常人看來不過是一行字罷了,可是在陸遙的眼中,那些字彷佛是活了一般,一股磅礴的仙力從字里行間透露出來,直逼陸遙的精神識海。

    “該死,一定是他們,他們這是打算對我動手了嗎?”陸遙心中暗暗的說道。

    這股氣息陸遙再熟悉不過了,那是一種暗含著邪氣的仙力,這種氣息他曾在很多人的身上感應到過,而那些人都有一個共同的特征——他們都是天塔的忠實走狗。

    “好了,這里不安全,你趕快回家去吧,嘉儀被綁架的事情你不要告訴任何人,我自己去處理,知道了嗎?”陸遙既然已經猜到了對方的身份,自然也知道這背后的兇險,他想到金玉婷平日里和林嘉儀情同姐妹,怕她一時沖動想要幫忙,最終不僅讓她置于險地,很有可能還會壞了自己的計劃,叮囑道。

    “這怎么可能,嘉儀是我的好姐妹,她的事情我怎么可能不管呢!”果然,金玉婷不愿意就這么回家,她堅持要和陸遙一起做營救林嘉儀,而且還提出暫時由她來籌措那五百萬的事情。

    “那好,既然如此,你我各自去籌錢,等待綁匪再次聯系我們。”陸遙看得出來金玉婷這一次不會那么輕易的聽自己的話,便順著金玉婷的話說道。

    “好,時刻保持聯系!”金玉婷這一次算是答應了,說完話后直接扭頭就朝著金家別墅的方向跑去。

    陸遙支走了金玉婷,便開始思索著該如何去救林嘉儀,同時他也在等著黃威的消息,在這異國他鄉,沒有人比黃威獲取消息的速度更快了,他幾乎是將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黃威的身上。

    黃威之前幫助陸遙找到比利斯那件事情速度可謂是神速,可這一次陸遙等了許久,卻遲遲不見黃威的回信,一時之間心中也開始有了一絲慌亂。這是陸遙第二次有這種無力的感覺,第一次是黃炳天去世,他想要回到黃若云身邊的時候,那個時候他真的很想插上翅膀飛回去,卻被黃威給攔住了。

    也是在那個時候,他知道了自己將要面對什么樣的敵人,可這一次,林嘉儀被人綁架,綁架者就在這座城市中,陸遙卻依舊是一點辦法也沒有。這讓他如何能不著急。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