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小說 > 噬天狂尊

第三百二十七章 再臨帝都

    “徐老,承讓了。”唐銘沖著徐老拱了拱手,隨后笑盈盈的說道。

    徐老尷尬的笑了笑:“人類之中你恐怕也是最為詭異的一個吧,竟然能夠我的火焰攻擊都吸收了去,隨后在加上自己的火屬性攻擊成倍的奉還給我,不說別的,但是這份觀察力,便是強橫的恐怖啊。”徐老沒有問詢唐銘身上的那股詭異的力量究竟是什么,只是由衷的感嘆了一句。

    白虎帝點了點頭,拍了拍唐銘的肩膀又道:“唐銘小弟,這實力也測試完了,剩下的便是準備準備,與我一起去吧。”

    “倒是白虎妖帝您一直都說找到了其中某一位藥材的門路,就是不知道,這門路究竟為何,我們此行的目的地又是何處?”唐銘一邊捏著拳頭,回味著剛才與徐老戰斗的時候那青色火焰的強悍,以最后那玄妙的生靈之門,便是感到這一站當真是收獲頗豐。

    若是可能的話,日后當真得讓老徐,嗯,甚至是白虎妖帝多與自己動動手才是。

    “這地方,不是什么黃山漫天,更不是極北的冰天雪地,而是你們青龍帝國人口最多的地方,青龍帝國,帝都,錦衣城。”

    唐銘愣了一下,本能的長大嘴巴,臉上掛著一個大大的問號。“哈,在帝都?這,你不會是要去洗劫青龍帝國的皇家藥庫。”

    白虎帝甩了甩袖子清風淡雅的說道:“若是那青龍帝國的國庫之中當真是有著我需要的九節朝天蟲的眼睛的話,我就算是將那國庫洗劫了又如何。”

    “九節朝天蟲的眼睛,這個,白虎妖帝,我可記得,那是丹藥之中的倒數第三位藥材,怎么現在就收集到這一味了?”唐銘的心中隱隱約約的有著點不好的預感,當初,能夠成功的將白虎妖帝騙過來幫自己,那完完全全是因為這九重破妄丹啊,但是那九重破破妄丹畢竟是第六重的丹藥,想要將至成功的煉制出來,不僅僅需要上位靈氣,更是需要六重的神念力量。

    而現在唐銘的神念不過才四重而已,說頂天了,也就是能煉制出來四階巔峰的丹藥,或者是靈兵。

    果然,下一刻白虎帝就十分稀松平常的說道:“好歹是在這世間做了這么長時間的妖帝,那煉制九重破妄丹的材料準備了個齊全,只剩下了最后三味了。”

    唐銘只感覺自己的心臟被狠狠的捏了一下,這算是一個什么事情啊本想著這白虎妖帝,要煉制丹藥,需要足足七七四十九種的藥材,這若是收集全了,怎么都得三年五載吧,想來到時候自己的神念也可以晉升上去。但是,這以來就剩下最后三味藥材了?這,這不是在鬧著玩呢吧。

    “我說白虎妖帝大人,這,收集藥材可是個緣分的事情,所謂緣分沒到萬萬不能強求啊。”唐銘尷尬的笑了笑對白虎帝說道。

    白虎帝卻大笑一聲:“唐銘小弟只怕也不是個愿意欠著別人人情的人。所以我可得趕緊將藥材給準備妥當,讓你煉制出那九重破妄丹才是,如此一來,我們也是兩清了。”

    “其實不瞞唐銘小弟說,這剩下的兩位藥材,我也稍微的有了些眉目,相信很快,你便是能成功的將這丹藥,給我煉制出來了。”白虎帝話說完卻是看見唐銘楞在原地,好半天都一個字不說,不由的上前去,疑惑的沖著面前的唐銘揮了揮手,問道:“這,唐銘小弟,怎么回事啊,半天都不說話。”

    唐銘尷尬的笑了笑:“呵呵,這是高興的,太過興奮。”

    “那便是最好了,不早了,唐銘兄弟還是趕緊休息,我們明早出發。”白虎帝興奮的點了點頭,帶著老徐便是揚長而去,只剩下唐銘一人欲哭無淚。這算什么,若是到時候煉制不出丹藥,只怕那白虎妖帝當真是會一巴掌將自己扇死。

    深吸了一口氣,唐銘告訴自己一定要冷靜,這不是還有時間么,在這段時間之內,必須得快速的將自己的神念給晉升起來。

    “倒是很快么。明早,便是要出發了么?”云浮煙上前關切的問了一句。

    唐銘點了點頭,有些心不在焉的樣子。

    云浮煙看出了唐銘的狀態不好,又自顧自的說了一句:“青龍帝國的帝都么,那倒是不錯,我還沒有去過能,正好了解一下你們人類的生活也是不錯的。”

    唐銘的目光落在了云浮煙的身上,疑惑的問道:“怎么,你也要跟我去?”

    唐銘搖了搖頭,但隨后又點了點頭:“不行,此次你還不能與我一同前去,大周山與逍遙派都是剛剛才安定下來,并且這聯盟還有很多事宜沒有定下來,若是我們兩人一起走了,怕是會引起不必要的爭端,你得留在這里,守護好這才剛剛興起的聯盟才是。”

    云浮煙白了唐銘一眼,似乎有些不悅:“就你道理多。”

    唐銘思量了一下,隨后又在身上摸索了一陣,跟著將自己隨身攜帶的逍遙令給拿了出來:“這是逍遙令,宗主不在,逍遙令便是等同宗主親臨,我不在的這段時間之中,還請你照看好我們的聯盟。”

    云浮煙捏著唐銘扔過來的逍遙令不由的有些疑惑,笑著問了一句:“這么重要的東西,你就這么輕易的給了我,你便是不怕我將你們整個逍遙派納為囊中之物?”

    唐銘笑了笑:“你不會的。”

    “切,快去快回,免得到時候熊無雙等人過來之后,你都不在大周山之中。”

    唐銘點了點有,隨后沖著還未走遠的白虎妖帝喊了一聲:“白虎帝,接下來,我需要回逍遙派一趟,明日一早,我們在逍遙派集合。”

    說完便是召喚出流云,踩上御劍飛行,約莫黃昏時分。

    唐銘便是到了逍遙派之中,這速度當真是讓唐銘暗暗咂舌,之前,若是從黑風崖返回逍遙品派,只怕是以唐銘的速度,這到了最少也得晚上了。但是從哪一戰之后,唐銘的靈氣修為更是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如今趕在黃昏的之前,便是到了。

    到了逍遙派之后,唐銘便是立刻的說出了自己接下來的行動,云清子等人都是暗自搖了搖頭,畢竟唐銘是大病初愈,這本來應該修身養性,但是卻在這個時候要去帝都找藥,這不是亂來么。

    對于眾人的反對,唐銘也只能是干笑了兩聲:“沒辦法,畢竟是白虎帝的人情,這人情,還是早些還了好。”

    聽到白虎帝幾個字,眾人都是一陣的漠然,的確,雙妖帝之一的白虎帝能幫助唐銘本身就不合乎常理,想來,這目的便是為了這之后的事情了吧。

    “如此便是只能麻煩宗主了,對了,師傅我上次出去的時候曾經與天心妖帝對戰,這不小心的將山河社稷圖給弄壞了,你且看看能不能修復。”唐銘說著,便是將已經碎裂了的山河社稷圖從自己的空間戒指之中取出來遞給廖天罡。

    廖天罡看了看手中的靈兵頓時砸了砸嘴巴:“這還真是敗家子啊,里面所繪制的一方世界幾乎全部都被毀滅了,想要恢復起來怕是很難。”

    “師傅慢慢研究便是,本來該是我將這山河社稷圖修復才是,但是時間實在是不允許我這么做,所以便是麻煩師傅了。”唐銘道。

    廖天罡點了點頭,跟著便是去了自己的鍛造室。

    “另外,老徐,胖子,明日的行程,我希望你們跟我一起去。”唐銘看了看站咋云墨子身后的徐飛揚,又看了看站在孤星十三身后的李長歌,說道。

    李長歌頓時是笑了笑,隨后說道:“好,看來我們二零二的鐵三角又要重新組建了。”再度與逍遙派之中的人道別之后,便是入夜加緊修行自己的神念去了,畢竟,可指不定什么時候,那白虎帝便是能將材料收集全了,若是到時候自己煉制不出來丹藥的話,恐怕當真是天王老子都救不了自己啊。

    時間很快便是到了第二天的早上。

    早早地,逍遙派的上空便是有兩個仙風道骨的人降落在了北山門之上,正是老以及白虎帝。

    唐銘與同行的李長歌,徐飛揚早便是在這里恭候多時,見白虎帝過來頓時沖著其拱了拱手,隨后說道:“白虎帝倒是來的早啊。”

    白虎帝點了點頭:“這邊是與你同行的人么?本以為你會帶上個什么長老之類的人物,怎么就帶了兩個年輕人?”

    唐銘笑了笑:“我自然是有我的打算的,既然您已經到了,那我們便是快走吧,還要去邊陲的城市坐飛行妖獸呢。”

    白虎帝狐疑的看了唐銘一眼:“飛行妖獸,有在還需要坐什么飛行妖獸,我的速度可是要比那飛行妖獸快的多的。”

    白虎帝一邊說著,一邊便是打出了兩道黑白相間的能量球,那能量僅僅是一瞬間,便是有些蠻橫的將唐銘三人牢牢的抓住。

    被抓住的這一瞬間唐銘的心中便是有一種不妙的感覺。

    正抬起頭來,便是見白虎帝回頭一笑:“準備好了沒,我們出發了。”

    “嗚嗚嗚嗚!”唐銘正想說話,白虎帝已經是沖天而起,隨后四周的狂風都像是星河倒轉一樣,不斷的灌進唐銘的嘴巴里面,讓后者本來要說的話語都變成了,一種女子的悲鳴聲。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