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射界

    王洪殺了承德的特務據點,又把招降劉黑七的一隊日本人全滅,連劉黑七也給他趕到了熱河邊緣,這讓關東軍極為惱怒。

    日軍關東軍某師團的特戰隊隊長叫鬼冢正,知道了這事兒,心里不舒服,就在綏中出來偵察時,帶著一百多個騎兵,拐進了小路,直沖承德而來。

    這個鬼冢正也很聰明,他也沒想去剌殺王洪什么的,只是單純的想在承德不遠的地方打上一仗,以他手下的能力,震懾承德那帶的中方軍隊和中國人不成問題。

    王洪在承德忙了幾天,把黑風寨的事情處理好,帶上兩個士兵,就隨著那個營回到了平泉營地,在那里待了一天,又走了四十里地,去看在松嶺子那里待著的老鄭。

    誰想,就在這路上,他遇到了鬼冢正帶著的一百多騎馬的特戰隊。

    這里是戰區,那個營派了一個排的騎兵,護送著王洪去松嶺子,而這條路,正是鬼冢正準備埋伏起來,打上一仗的地方。

    日軍特戰隊把馬放在遠處,士兵們拿著他們的歪把子和三八馬槍埋伏在了路邊。

    快要進鬼冢正的埋伏圈時,王洪和士兵們都沒有發現什么異常。

    但是,這個騎兵排的排長感覺到了不對勁的地方。

    他從騎兵的小馬倌升到排長,對馬的一舉一動和各種反應,了如指掌。

    他騎的馬打了兩個響鼻,還扭頭把耳朵對向了前方,讓這排長感覺到了問題,這匹戰馬是在用動作說話:在前方上風頭處有很多馬匹。

    可當他放眼向前看去時,馬和人都看不到,反而是一片寂靜。

    這個距離,離鬼冢正帶人埋伏的地方斜斜的,有兩百多米遠,以日軍新兵考核要求打300米胸靶的能力,勉強也算是在埋伏圈內。

    這個騎兵排長感覺到了不妙,他當機立斷,立刻下令:停止前進,前面的兩個尖兵向前偵察前進,其他人先下馬。

    他就坐在馬上,看著那兩個尖兵往前跑。

    要是前面有埋伏,沖過去必然全軍覆滅。可不知道是什么情況,又不好轉身往回跑,他只能下達這樣的命令。

    在大家拉住馬韁,剛要跳下馬的時候,發現這排中國士兵有異常的鬼冢正,手一揮動,機槍、步槍就響了起來。

    一般日軍的槍法在這個距離上都差不多百發百發,何況這是日軍特戰隊的士兵。

    王洪的腳剛落到地上,他騎的這匹馬,在主人下馬時習慣性的低了一下頭,就擋住了一發子彈射向他的子彈。

    子彈正打中馬的腦袋,這匹馬嗚咽一聲,就倒向了王洪,嚇的王洪退了一步,就跳在了路邊的水溝里,他趕緊蹲了一來。

    其他的士兵沒有這么好的運氣,日軍特戰隊的第一波攻擊,一個排三十多個人,當場沒了氣息的超過了十個,還有十來個人中了槍,倒在了地上。

    三五槍打不死的軍馬,更是直接倒下五六匹,余下的戰馬嘶叫著亂跑了起來。其他沒中槍的士兵,不是象王洪那樣由戰馬擋住了子彈,就是正好位于其他人馬的后面。

    兩個尖兵人與馬都被機槍打倒在地上,坐在馬上的騎兵排排長同樣是人也一起倒地,他身中**槍,有五六槍都打在了要害處。他在前面指揮,又下達了命令,所以,打向后面王洪的,只有幾發子彈,可盯著他的,起碼有一挺機槍和十幾把步槍。而跟王洪過來的兩個老兵,手里拿著的是沖鋒槍,更是被日本人的盯的死死的,第一時間就身中多槍直接倒在了地上。

    不用王洪說話,余下的士兵趁著馬匹倒下或者是驚走的時間,不是躲在馬匹的后面,就是跟王洪一樣翻到了路邊的水溝里。可盡管動作都做的飛快,無奈鬼冢正帶了一百多號人,機槍步槍打過來的子彈跟雨一樣,很快就又有幾個人倒在了地上沒了動靜。

    王洪看清這排長中彈身亡,來不及想什么,再一扭頭時,發現一個騎兵排,在短短的時間,能動彈的還不到十個人。

    隨著日軍這個特戰大隊的射擊,倒在路面上的士兵,都沒了動靜。

    王洪躲在馬后面,眼睜睜的看著,剛才正在說笑的士兵們血流滿地,那些受傷倒在地上的戰士還被補了槍,他深吸了一口氣,立刻把面前馬鞍上搭著的槍彈袋子扯了下來,右手掏出大肚匣子伸出去,對著對面開槍的方位,連發掃射了起來。

    一個中了一槍的士兵,從兩個馬尸后面爬過他的排長,順手掏出排長身上的匣子槍,躲著王洪的槍口就翻到了王洪的身邊,也跟著他掃射了起來。躲在水溝里的其他士兵拿的都是步槍,見王洪還擊,立刻趴在水溝沿上架了槍,一槍接一槍的反擊。

    鬼冢正看到一個排的中方士兵人和馬都倒在地上,正在高興,他想著,不費吹灰之力就打掉中方軍隊的一個騎兵排,應該算是個小小的戰績了。

    卻不想,對面突然有兩把毛瑟手槍掃射了過來,接著,又有步槍聲響起。

    也不知道王洪和那個戰士兩人誰打的奇準無比,其中一梭子毛瑟子彈掃在了日軍的射擊線上,瞬間就打倒了他的三個特戰隊員。

    一百多個日軍特戰隊,散在山邊,露出來的主要是腦袋和步槍,又在兩百米外,還被幾十發手槍子彈打中了三個,這還真是瞎貓碰到了死耗子,只能說這三個人的運氣不是一般的差。

    鬼冢正見狀,立刻喊了起來:“壓制!”

    立刻有兩挺機槍對著地面的馬匹和路邊的水溝掃了過去,一下把王洪和這個戰士壓制的頭都抬不起來,只能躲在水溝里,一邊往彈匣里壓子彈,一邊聽著外面的動靜。

    兩人還算是幸運,面前有匹死馬擋著日軍機槍的視線,那歪把子機槍掃了幾次,把戰馬打的血肉橫飛,卻沒打到后面躲著的兩個人。

    可其他跑到水溝里的士兵,特別是那些拿步槍射擊的士兵,直接被機槍步槍打倒在水溝里。

    機槍橫掃了幾輪,鬼冢正見王洪他們沒有了槍聲,也不見了動靜,看過去,這段路面上不是人尸就是馬尸,血流滿地的樣子,不象還有活人存在。就讓機槍的掩護,派了兩個分隊的日本兵上前查看。

    等到這兩個分隊沖進了一百米內,掩護的機槍沒了射界,也停止了射擊。

    鬼冢正等到這兩個分隊的士兵跑到幾十米遠時,邊上的一個小隊長已經清點出倒在地上的中國人數量,大致與他們開槍前觀察到的人數差不多,也就有三四個被馬匹遮擋著沒有確定。

    他也覺得這一個排的中國人都被消滅了,哪怕有一兩個沒死的中國人,在兩個分隊的壓制下也不構成威脅,就下達了打掃戰場的命令。

    日本兵們留下兩個人救治傷員,其他的人,都端著槍,走出了陣地。

    鬼冢正不知道他犯了個無法挽回的大錯。

    這三四個中,王洪和那個中槍的士兵已經準備好了彈匣,在兩個沖在前面的小分隊日軍,離他們還有二十多米遠的時候,王洪頭也不抬,把槍舉到了馬匹上面,壓著槍口,一口氣把子彈全掃了出去。

    身邊的這個士兵,忍著巨痛,也跟著他一樣,把槍伸了出去。

    兩個人,頭都沒露出來,就打出去了40發子彈。

    兩個小分隊的日軍,快的甚至幾秒鐘就能沖鋒到王洪面前,可就是在這幾秒的時間里,他們經歷了這40發子彈的洗禮。

    運氣好又反應快的,直接趴在了地上,躲過了子彈,可反應慢的,都迎頭撞上了子彈。

    兩人一彈匣子彈打完,又飛快的換上了新彈匣,王洪把頭伸到馬邊上瞄了一眼,對日本兵的位置有了數之后,又開始了新一輪的掃射。

    前面兩個分隊的日本兵,也同樣倒下了多半,十五六個倒在地上,沒死的還在喊叫中,沒傷到的也只能趴在斜前方路對面的水溝里。

    倒霉的是后面起身的一百多士兵,沒打中前面分隊的子彈,直直沖著他們去了,雖然只是手槍彈,可打在身上一樣是槍傷,又倒下了六七個人。

    日本兵們都被打蒙了,立刻都趴在了地上,架好槍準備還擊。

    一彈匣子彈很快就掃光了,兩人飛快的換上新彈匣,繼續點射。

    這時,一個戰士順著水溝往二人這里爬了過來。剛才他們幾個活下來的拿步槍還擊,卻都被日軍機槍壓制時打倒在地上,只有他活了下來。

    王洪見到他爬過來,手里還拿著七九馬槍,就把手上的匣子槍丟了過去,他把彈藥袋子里備用的匣子槍抓了出來繼續射擊。

    這戰士接過匣子槍就蹲到了王洪的另一側。

    日軍小分隊的士兵躲在側前方的路對面,算計著二人換彈匣的時間,做好了沖鋒的準備。

    王洪和受傷的那個戰士手中的槍聲一卡頓,這十來個日本兵,嗷嗷的就沖到了路面上。

    可這時,剛過來的戰士,舉起了他手中的匣子槍,接上了掃射。

    他把頭露出了路面,看的很清楚,十幾個日本兵,就在三人前面十幾米處。這讓他伸胳膊一掃,就倒下了七八個,余下的七八個日本兵,被中槍的同伴擋了一下,速度就慢了下來。

    這就給了王洪與那受傷的戰士換彈匣的時間,二人換好彈匣,也伸頭去,對著這幾個人一陣狂掃,兩個分隊的日本兵,就全都被打倒在地。

    這要是普通的步槍,以三個人的能力,最多打倒三五個日本兵。可他們三個拿的是連發的大肚匣子,日本兵人再多,也不可能躲過十幾二十米的手槍掃射。

    可這兩個分隊的士兵不是最倒霉的,他們在最前面,倒下是必然,可后面從遠處小跑著走過來的日軍特戰隊士兵,又被飄過去的彈雨打到了幾個。

    鬼冢正氣的嘴直抽抽,他剛剛下完打掃戰場的命令,部隊的方向和射界正集中在一條線上,對方殘存下來的士兵一個反擊,就死傷了十幾個人。

    這回去怎么解釋?

    ------

    每章一說:拳意,是精氣神總合,指哪兒打哪兒,是挑領之意;身如渾圓,是盤點自己有無缺損。總體而言,拳意追求無一處不合。初練之時,只是關照身體,**初步相融時,進入剛勁,自然有所感,為拳意初成。剛勁,為精氣神與筋骨肉整合出來的剛。強努拳意,剛勁就停留在拳尖意頭上,余下之處如瓷瓶般一碰就碎。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