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科幻小說 > 植魔師

第64章

    而異族天使慌忙的巨翼扇動,想要后撤,可是卻被恐怖的殺戮之光抑制住了魔威之恐怖,讓異族天使的身體好像要入隕石的向地面隕落,卻被異族天使苦苦支撐著。

    魔像睜著恐怖魔眼,魔爪也兇猛抬了起來,魔光暴現,竟快速朝異族天使抓去。

    異族天使看得異常掙扎,天使灰光不斷沖天炸開,然而,都無法掙脫殺戮之光,最后,是眼睜睜看著魔爪,接近了她的身體,接著,轟的一聲,巨大的魔爪拍在了天使的身上。

    殺戮魔光炸裂,竟直接將異族天使的天使巨翼打成了碎片,而整個人如隕石的砸在了地面之上,瞬間就出現一個數十米的大坑,周圍如蜘蛛網的崩裂,而大坑數十米的地方,異族天使慘烈的癱在地上,形象再不復天使之狀。

    異族天使似乎非常憤怒,猙獰的咆哮一聲,扯著破碎的天使之翼,轟的一聲,踏碎了大坑,沖天朝魔像打去。

    魔像魔眼綻放,一擊魔拳,兇猛錘了下去,只聽見一聲凄厲慘叫,異族天使再次被砸在了大坑之中,恐怖能連再次將地面如蜘蛛網的崩裂,大坑竟深陷了數十米。

    魔像卻轟隆一聲,跳入大坑之中,伸出一只魔手,轟的一聲,抓破了大地,將異族天使抓了出來。

    異族天使的雙臂已經被砸碎了,呈現灰色的斷臂之狀,但異族天使還是異常暴虐兇殘,張開大吼,就噴出一道天使之光,打在了魔像的臉上,卻只出現了一道灰塵,根本傷不到被殺戮魔光覆蓋的魔像。

    魔像似乎殺戮驚人,左手魔拳,抬起就是一拳,砸在右手手心的異族天使之上,聲音異常沉悶,還能聽到異族天使的慘叫聲,然而,越是慘叫,魔拳就越是轟隆的砸下去,最后,直接把異族天使砸爆得只剩下了半邊腦袋和一些殘破上半身,沒想到這異族天使非常硬氣,突然殘缺的身體爆發出沖天的灰色能量,接著,極速放大,頓時籠罩了魔像的魔手,最后,轟的一聲,殘破的異族天使就此爆炸了,倒是傷到了魔手的幾分,可惜,異族天使卻也消失在了天地之間。

    人類戰士似乎感受到異族天使被剿滅,紛紛大吼,情緒異常激動,然而,魔像之中的俞鷹已經陷入魔性的殺戮之中,聽到這些吼聲,竟翻手就是一拳頭,砸在了地面之上,砸碎了幾名人類戰士,立刻將那些人類戰士嚇得紛紛戒備,快速后退。

    魔像正準備追殺這些人類戰士,突然,在小廣場之上的三天子塔頂端,傳來子龍將軍的吼聲:“九黎,我來戰你!”

    子龍將軍雖然這么說,但只是站在塔頂,并無動作,渾身爆發著沖天銀光,殺氣如旋風的直向了魔像。

    俞鷹感受到這股殺氣,魔像轟隆的撲了過去,一躍就踩在小廣場之上,將其踩碎,隨后,沖天而去,就凝練出一口殺戮魔劍,兇狠地朝子龍將軍砍去。

    然而,子龍將軍的銀槍卻突然猛地刺在了塔頂之上的一顆黑球之上,那顆黑球突然爆發出沖天金光,隨后,那籠罩在整個地宮的封印能量竟如旋風般匯聚到了金光之上。

    那金光如同一個巨大金色光柱,隨著那些封印能量的注入,不斷擴大,然而,子龍將軍的身體卻在此時慢慢的化成了塵埃,而地面之上的人類戰士等等都快速化作了塵埃,消失不見,而魔像和里面的俞鷹卻也沖進了金色光柱之中,最后,消失不見。

    整個地宮突然好像恢復了平靜,封印力量消失,**背著靈槐,就沖出了這地宮,而伏靖等五人也想要離開此地,沒想到那銀甲隊長和九名青銅戰士紛紛將這些重創之人圍住,喝道:“此地乃秦漢瑯琊城之地,錄屬政府財產,再沒有核實你等身份之前,誰也不能離開這地宮,更不能帶著任何殘片,違者殺無赦!”

    伏靖大怒,但被靈槐重創,根本無法抗衡這九名青銅級的戰士,蕾顏只好扶著伏靖,讓他修整,等到瑯琊城的軍隊來此,核準他們的身份再說,可伏靖卻大怒惡嚎,找到蒼梧之淵的帝葬之墓,也得到傳說中的魔骨,卻被那尊恐怖魔像奪了去,現在又有軍隊摻和,難道這次竟顆粒無收?一時間難以接受,幾乎噴出一口鮮血。

    靈槐卻沒伏靖那么多想法,蒼梧之丘異光頻頻,此地絕對會被軍隊接管,只是時間遲早,倒是有些遺憾沒找到俞鷹,就讓**守護,就盤膝的修復傷勢,不理會那些頻頻動作的軍隊戰士……

    俞鷹和魔像撞入那金色光柱之中,一陣天旋地轉,轟的一聲,就好像掉入水中,接著,就快速沉去,可俞鷹現在內心充斥著殺意,眼睛血紅,還在胡亂的揮動魔爪,只是周圍那種無力感漸漸強烈,竟有點無法操控魔像,還沉重如山的降落,呼吸也變得越來越難受,好像肺部空氣被抽干的痛苦難受,他猛地抓著胸口脖子,幾乎在他難受至極的時候,終于逼退殺意,壓制了殺戮魔光,清醒過來,卻竭力喘氣,似乎心有余悸。

    神識凝練,他立刻就看到外面黑沉沉的水域,竭力抬手,竟無法驅動魔像手臂,倒是他依稀記得自己最后遭遇子龍將軍的金色光柱,隨后,就一陣暈眩,貌似被傳送到此地。

    看這水域的情況,如此強悍的魔像,竟無法驅動,還在極速下沉,那這水質恐怕是弱水,嚴重缺氧的難受,讓他幾乎肺都炸了,快速思索著辦法,突然眼睛一亮,就驅動右手之中的建木小樹,樹葉探出,纏繞在他的身體表面,果然,從樹葉表面分泌出一些生命氧氣,供給著他的呼吸,這才劫后余生的喘氣。

    他看到魔像極速下沉,下面如深淵,只怕這是弱水之淵,魔像在弱水中無法行動,他非常苦惱。

    這尊魔像幾乎能夠改變他的命運,可現在為了救命,最終還是選擇放棄魔像。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