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小說 > 獵天爭鋒

第201章 一劍五絕

    通幽城商府。

    一位手持連鞘長劍,身材中等,而雙臂欣長,只留著存許長的頭發根根直立,衣著普通,可渾身上下卻透著一股干爽利落氣息的中年男子,正站在商府的大門之前,目光之中卻透著幾分感懷和滄桑。

    “二哥,二哥?”

    在這中年漢子的身后,卻是一位衣著考究,看上去像是公子哥一般的青年,見得中年漢子站在原地遲遲不動,這才開口提醒道。

    這青年神情氣質倒是與商夏有三份相像,乍一眼看上去仿佛比商夏當初還要多三份紈绔,但唯有目光閃爍之際偶爾有精光顯露,顯示著此人并非表面看上去的那么簡單。

    只不過這青年的背后斜背著一個長條形的布兜,長有兩尺有余,也不曉得里面盛放著什么。

    中年漢子回過身來,神情復雜的笑了笑,道:“十年不曾回這通幽城,這座府邸倒是越來越氣派了。”

    青年似乎想要說些什么,可話到嘴邊卻又咽了回去,笑了笑道:“二哥,走吧,先回家再說!”

    說罷,青年越過了中年漢子,徑直來到大門跟前,將上面的門環拍的震天響:“開門開門,大白天的大門緊閉做什么?”

    中年漢子看著青年有些夸張的囂張做派,不由自失的笑了笑,隨后便跟了上去。

    就在這個時候,商府的大門已然從里面打開,一個略顯蒼老的聲音慢吞吞的傳來:“不要敲啦,上好的杉木漆門,可也經不住你們這些武者敲打,門兒都快被你們敲破了。”

    青年“呦”的一聲,連忙訕訕的收回了手掌,聲音一下子沉了下來:“祥伯,怎得是您老人家親自開門?家里其他人呢?”

    一位須發皆白,背還有些駝的老頭,身著商府仆從的衣衫,從門后探出頭來,在很近的距離上下打量了青年一眼,頓時眉開眼笑道:“這不是九爺么,聽說您去了冀州,怎得今日回來了?”

    青年頓時爽朗一笑,道:“通幽城出了這么大的事兒,哪里還有心情呆在冀州?而且這一次不僅是我回來了,而且我還順帶著把另外一個人也拽了回來!”

    說著,青年側身一讓,將身后的中年漢子顯露出來,笑道:“祥伯,看一看,你還認得他不?”

    中年漢子上前一步,淡淡笑道:“祥伯,十多年沒見,您老身子骨可還康健?”

    祥伯有些狐疑的商夏打量來人,可越看神情越是激動:“你、你是二、二爺?二爺您回來了?”

    中年漢子似笑似嘆道:“是啊,我回來了!”

    祥伯這時仿佛忽然想起了什么,連忙慢悠悠的將大門敞開:“回來好,回來好啊,如今家里也沒個高手坐鎮,如今城里不太平,家里上下也是人心惶惶,二爺、九爺到家,家里就有主心骨了。”

    中年漢子和青年聞言相互看了一眼,二人神情都顯得凝重了許多。

    青年連忙問道:“怎么,三伯和我爹都不在家嗎?七姐呢,她也不在?還有其他人呢?”

    祥伯一邊敞開了大門,一邊將二人往里面領,一邊還道:“回去說,回去說……”

    中年漢子和青年先后向著商府深處快步走去,而在他們身后,敞開的大門卻并未再緊閉。

    通幽學院正堂,云菁仍舊獨自一人在此坐鎮。

    余獨鶴走近正堂,向云菁稟報道:“城中剛剛傳來消息,商家的二爺商漸以及老九商洋也回來了。”

    云菁閉著的雙眼緩緩睜開,嘴角卻微微翹了起來:“這已經是第幾家了?”

    余獨鶴沉聲道:“第十一家!不過聽說商家還有一位五娘子,這一次卻是沒有回來。”

    見得云菁神色淡然,余獨鶴又道:“自從山長重傷,通幽城戒嚴,且月季會進入兩界戰域的消息傳開后,城中上得了臺面的家族、勢力總共十六家,已經陸陸續續有在外的子弟開始回歸,此外還有一些原本出身于燕地的獨行武者,在城中也發現了他們的蹤跡。”

    云菁微微點了點頭,神情之間略顯欣慰:“幽州仍在!希望一切順利吧!”

    …………

    兩界戰域四靈山。

    商克望著踉蹌而走的劍客,有些怪異的看向商夏問道:“你居然沒殺他?”

    商夏將碧溪劍反握背在身后,一邊感受著丹田中凝聚而成的第五雙劍符,一邊道:“我已經破了他的丹田,他已經沒有威脅了。”

    商克則道:“不對不對,一個二階武者被破去了丹田就相當于廢掉了修為,這對于一個武者而言簡直生不如死,可他剛剛離去的時候似乎還在感謝你手下留情!”

    商夏不以為意道:“這有什么,不是每一個武者都會對武者虔誠到不顧一切的地步。或許他還有家庭,還有父親妻兒,相比于死在這里的人,他至少還有機會與他們團聚!”

    商克總覺得怪異道:“不對不對,你這究竟是什么劍術?你剛剛破掉的那個劍客施展的劍術神通,自己所用的好像只是普通的劍術?”

    商夏笑道:“叔公,沒人說能破掉神通的只能是神通吧?”

    商克道:“雖然沒這么說,但……唉,等等,臭小子,說一說你的二階神通究竟是怎么回事兒?”

    商克望著遠去的商夏,微微一笑道:“這小子,還想在老夫面前藏拙?知不知道前面就有一個三階高手準備埋伏你?”

    說罷,老頭晃晃悠悠的向前走去,看上去倒是不急不緩,似乎絲毫不擔心商夏會被埋伏的三階蒼靈武修所傷。

    商夏在被眼前這個灰頭土臉的蒼靈武者險些偷襲成功的時候,便知道自己被自家叔公給賣了。

    眼前這個三階武者顯然是因為海潮峰倒塌而被埋在了地下,然后好不容易才鉆了出來。

    但商夏卻不相信眼前這個修為達到三階第二層的武者,能夠避開自家叔公身為四階高手的感知。

    “老人家這是想要看一看我的真實實力,這才沒做提醒,故意任由這個蒼靈武者偷襲,恐怕也是知道了之前自己斬殺三階武者的戰績,想要親眼看看并作確認!”

    商夏似乎猜出了自家叔公的心思,只是不知道這是他老人家一時興起,還是還有著自家祖父的意思。

    “不過無論是誰,想要看我的劍術神通,我便偏偏不讓你們如愿!”

    商夏心中打定主意,碧溪劍劍身劃開一道劍氣,隔空向著對手身上斬去。

    那三階武者原本并未在意,然而當那道劍氣臨身之際,卻忽而臉色大變,盡管他已經做出了一切可以抵擋的努力,可這一切抵抗最終連同他整個人在內,俱被那一道劍氣摧枯拉朽般摧毀。

    商夏這乾坤一劍,已然蘊含了五種不同的兩極劍意!
三分彩官网